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60 黑暗后的太阳
    矿区办公楼的天台上,大勋即将下令开火之时,突然从望远镜内看到对方皮卡车队先是停滞,随后又分批进行掉头,开始有序进行撤退。?  ?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不对啊,这帮人怎么开始走了?”大勋皱眉嘀咕了一句。

    “走了?”夏华宇也是一愣。

    “啊,你看!”大勋伸手就把望远镜递了过去。

    “这徐占年在玩什么呢,吓唬我呢?”夏华宇拿着望远镜一边看着,一边眉头紧皱的嘀咕了一句。

    “咱有意要搞摩擦,老徐心里肯定是门清的,但他能让人来,这说明他刚开始真的是认为货和人在咱这儿……!”于亮沉吟数秒后,一句点题的分析道:“所以啊,他现在让人撤了,就两种可能。一,就是像你说的,他在这儿唬你呢,看看你到底是啥态度;二,很有可能他突然知道,真正在几内亚湾干他一炮的人是谁了。”

    “有道理!”向辉话语简短的评价道。

    与此同时,北j。

    徐占年让靳辉等人撤了之后,就又拨通了给他报信的朋友电话。

    “你的人撤了?”

    “恩,撤了!”徐占年点头后继续问道:“在几内亚湾抢货的到底是谁?”

    “远东派的人,干活的叫大d!”

    徐占年听完后,顿时陷入沉默。

    ……

    国内,深夜的戒.毒所院内。

    张世忠和穿着病号服的凌涵并肩走在小路上,全程都没啥交流。凌涵一直安静的走着,而小忠则是内心有些慌乱,心里那种感觉就跟十几岁上学时,自己刚刚看上一女孩,心里喜欢人家,但又不敢主动表白的心态一样。

    “……这小院里收拾的还真挺好的哈,我看着周边的松树,年头都不少了。”张世忠有点找不着话题,但心里又怕凌涵觉得无聊,提前结束这次略带一点小幸福的散步,所以只能没话找话的开始尬聊。

    “恩,挺好的。”凌涵捋着发梢点了点头。

    “你冷不冷啊?”

    “还好,不太冷。”凌涵再次回应道。

    二人聊到这里之后,又短暂的陷入到了没话说的状态。而张世忠心里焦急,脑袋短路,几次想问凌涵饿不饿,但又感觉这个话题十分脑残,所以就忍住没说。

    就这样,俩人围着主楼走了能有三四圈后,张世忠忽然想到一个好地方,所以非常突然的问了一句:“……我带你去爬山啊?”

    “啊?”凌涵一脸茫然:“现在吗?”

    “对啊!咱们现在去,还能赶上!”张世忠看了一眼手表。

    “赶上什么?”

    “你别管了,你去不去?”张世忠挺激动的再次问道。

    “……!”凌涵一阵无语后,眨眼问道:“这里已经关门了,我外出是要申请的,如果所里明天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等他们明天一早查房,咱俩就回来了,没事儿的。”张世忠笑着指向远处:“咱们可以跳墙跑!”

    “……这样……不太……!”

    “走了,没事儿,我扶你!”张世忠语速很快的回了一句后,抓着凌涵的手腕,就奔着围墙那侧跑去。

    “我还没换衣服呢!”

    “就爬个山,大半夜的谁看你,快点吧!”

    “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啊……!”凌涵有些崩溃。

    这个戒.毒所有两个区域,一个是康复区,一个是强制戒d区。通俗点解释就是,康复区相当于民办单位,而强制区等同于吸d者的专属看守所,管理非常严格,住的全是大通铺,有管教,进门出门也有严格的手续。而由于凌涵是主动被送过来戒d,再加上她没有复吸记录,所以“居住”的地点是康复区,并且所有费用都是个人承担,跟被警察抓住的吸d者完全是两个性质,所以张世忠和保安打了个招呼,就能给她带到院内散步,而俩人趁着这个机会,跳墙就溜了……

    ……

    出了戒d所后,张世忠先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取车,然后拉着凌涵就往市区走。但离开之前,凌涵坐在副驾驶,扭头看向张世忠租的老楼,轻声问了一句:“……你住的是合厨?”

    “恩,这儿附近太荒了……房子难找……呵呵!”张世忠随口应了一声:“我和房东一块住。”

    凌涵听到这话后,抿着嘴唇就没有再吭声。

    “翁!”

    张世忠猛踩着油门,扭头看了一眼凌涵:“你要困就眯一会,车后座有我的衣服,你披上点!”

    “你不困吗?”凌涵主动问了一句。

    “我都习惯了,军哥平时事儿比较多,上午可能在吉l,晚上就要回长c!我跟他在一块电话都不敢关机,他要走,我就得马上收拾东西。”张世忠单手握着方向盘:“用英姬的话说就是……我的青春……都在高速上!”

    “你都多大了,还青春呢?”凌涵莞尔一笑。

    “心态不老,青春不老!”

    “……也是!”凌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二人打开话匣子之后,就一边聊着,一边开了一百五十多公里,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赶到了净月潭景区。

    “这么高?”凌涵抬头望了一眼景区的小山,轻声呢喃了一句。

    “你累啊?”张世忠把衣服披到凌涵身上后,就弯腰说道:“我背你啊!”

    “……不用了!”

    “没事儿,你最近也不好好吃饭,身子虚,上来吧!”张世忠转身坚持着说了一句。

    半个小时后。

    张世忠额头冒着汗水,弯腰背着凌涵,一步步走着青石台阶,终于来到了山顶。而当凌涵双脚落地之时,一抬头就看见太阳从地平线升起,那炙热光芒映在潭水上,生机勃勃……

    “好美啊!”

    “我有很多次去接军哥的时候都路过这儿,一直想来,但也没时间。”张世忠点了根烟后,双肘戳在栏杆上,身体弯曲的看着朝阳说道:“涵涵,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儿吗?”

    凌涵看着张世忠,没有吭声。

    “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总会遇到各种各样让你绝望,让你想逃避,但又不知道该往哪儿躲的事儿。当初在s家庄,我摊上小柱的事儿之后,我以为我完了……但我哥跟我说……有他在一切都没问题……后来,我们又加入了融府,有一段时间内,我特别怕见到大柱和二柱……因为我知道……我做错了……在小柱的事情上对不起他们……所以我特别怕他们会在人多的时候,突然跟我翻脸……指责我,谩骂我,说我不讲道义……所以我躲着……逃避着……但现实是……有些事儿,你根本躲不了,也避不开,该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张世忠嗓音沙哑,十分认真的叙述道:“可当大柱和二柱一起砍我的时候,我反而没那么怕了……因为我知道……他俩的刀落到我身上那一刻……一切问题就彻底解决了!”

    凌涵静静听着,没有打断。

    “我想说的是,任何人的生活中,都不可能只有光明没有黑暗,而当你身处黑暗当中的时候,千万不要怕,因为你还有爱你的家人,朋友,愿意牵着你一起往前走,你没有理由要抛弃他们……而应该是要跟他们一起渡过难关,迎来新的一天,看着太阳从这里照常升起!”张世忠转过身,摸着凌涵的小脸说道:“我特别希望你好,特别希望能帮你走出困境,真的!”

    “……!”凌涵满眼泪痕,站在张世忠身边,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双眼盯着朝阳问道:“下一个黑暗……你还会在吗?”

    ……

    弗里敦,永昌公司新的总部办公室内。

    “嗡嗡!”

    桌面上的电话铃声响起,付饶扑棱一声坐起,掀开自己身上的衣服,揉着眼睛接通电话问道:“喂?”

    “我,吕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