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61 是我干的
    徐占年在认为劫货的事儿是华胜集团干的后,夏华宇原本想借着这个机会一报内蒙之仇,然后要回来黎小权,但他却没想到老徐在最后一刻让人撤了回去。??? ? 火然?文 ?? w?w?w?.?r?a?n?w?e?na`com所以夏华宇最终以失望收场,因为有李部在中间调和,他只能“被动”开火,不好主动搞事儿。

    靳辉撤走之后,向辉一看这事儿也没啥油水可捞了,所以就和于亮商量一下后,各自挺扫兴的回到了公司。而另一头,吕炎在联系上了付饶之后,双方就在隔日碰面,随即徐占年和白涛根据吕炎反馈的消息,开始继续商量着调查丢失货物的问题。

    ……

    眨眼间,半月时间过去。

    国外依旧在勾心斗角,但融府却在国内越来越忙碌。因为飞龙公司的项目已经动工,天叔和林军,经常是在吉l,长c,还有h市三地来回跑。

    周六晚上,天叔在跟刘小军见完马书记,哦不,应该是马s长的秘书后,刚刚返回万d洲际酒店,准备开个内部小会时,电话就响了起来。

    “你们先聊,我接个电话!”周天拿着手机,就往门外走去。

    “等你不啊?”刘小军张嘴喊了一声。

    “不用,你们先唠着。”周天摆了摆手。

    “来,咱们说咱们的。”刘小军招呼了一声众人后,就开始率先发言。

    ……

    门外,走廊内。

    “喂?”周天看着陌生的本地号码后,就皱眉接起了电话。

    “我,沙红刚!”

    “……你可算联系我了。”

    “前段时间我身边一直不断人,白涛也总带着我,我行为受限。”沙红刚轻声解释了一句后,就张嘴回应道:“你有空吗?见一面!”

    “我需要准备什么?”周天反问。

    “给我拿点钱吧,我这和白涛内部的人天天在一块,手里没款,也没法打开关系。”沙红刚舔着嘴唇回应道:“先拿三十。”

    “行!”

    “一个半小时后,你来植物园门口,咱俩见面!”

    “好!”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

    ……

    晚上十点多钟左右,空旷且毫无行人的植物园停车场内,周天坐在花坛边上,抬头就看见沙红刚走了过来。

    “……今儿怎么有空?”周天见到他之后,伸手就将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

    “白涛去北j了,跟我在一块的那几个小子出去嫖了,所以我能走开一会。”沙红刚将卡揣在兜里,随即伸*过周天嘴上的烟,低头吹了两口烟头,对着自己的烟卷点燃后,才轻声补充道:“白涛这边进新人了!”

    “谁啊?”

    “叫吕炎!”

    “吕炎,以前马钢的兄弟。”周天瞬间记起了此人。

    “你给白涛家里留的后遗症还在,因为大旗的事儿,茂名和付饶算是彻底闹掰了。而白涛叫这个吕炎进来,估计也就是为了平衡关系,他一进来就被安排跟茂名在一块搭班子。”沙红刚再次解释了一句。

    “……恩!”周天点了点头,心中已然有数。

    “不是,我怎么看你听到这个消息,不是显得很意外呢?”沙红刚抽着烟,眨眼问了一句。

    周天沉吟半晌,双眼盯着沙红刚问道:“我听说一个事儿!”

    “什么事儿?”沙红刚一愣后问道。

    “……原本我不该问你,但现在已经有人问我了,我必须得给他一个准确的答复。”周天眉头紧皱,双眼盯着沙红刚:“王明权是怎么死的?!”

    沙红刚听到这话,身体足足僵硬了十几秒后,才狠狠吸了口烟:“是我杀的!”

    周天心里咯噔一下,紧跟着又问:“用王明权引白涛的人去黑h找杜子勋,是你提的主意,当时你也说,有机会能救明权出来……可这人不但没回来,还让你亲手给整死了,你让我怎么跟其他人交代!”

    “……王明权我是很佩服他,这个小子有刚,也有情义!”沙红刚沉吟半晌,抬头看着周天问道:“但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从王明权被白涛抓到的那一刻开始,他能出来的几率就不大,对吗?”

    周天咬牙沉默。

    “没错,我刚开始是想法要救他,但现实情况是,白涛之前一直在防着我,而且在去黑h抓杜子勋的事儿上,他心里一开始就抱着怀疑的态度,所以提前就把王明权从原有地点给转移走了……而等我这一回去,话还没等说,人就被带到了江边。”沙红刚裹着烟头,皱眉继续说道:“当时我就两个选择,一,自己跟着王明权一块被扔江里;二,我开枪打死王明权,而且一点都不能犹豫,白涛说完,我就得开枪!多迟疑一秒,那都是在犯错,你明白吗?”

    周天盯着沙红刚,张嘴问道:“明权是小军的人,他现在知道这个事儿了!你觉得,我该怎么跟他解释?”

    “这有什么可解释的呢?!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根本不容我多想一秒。是两个一块死,还是死一个保一个,这还用解释吗?”沙红刚摊手回问了一句。

    “你跟我说这话没问题,但死的是小军的兄弟,他跟你接触的少,根本不清楚你的性格。而且之前你又有过那样的保证,你觉得他会信你说的吗?”周天无语的解释道。

    “我需要他相信我吗?!需要吗?”沙红刚毫不犹豫的指着周天的胸口说道:“只要你和军相信我,这就够了啊?我又不给他干活,他怎么想我,无所谓的事儿。”

    周天看着沙红刚的眼睛,就把剩下的话咽到了肚子里。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再逼问下去,那很容易让老沙感觉到,自己对他不信任了……而这种感觉一旦形成,老沙肯定是寒心的,因为老沙此刻的处境,比任何人都危险,而他愿意冒这份险,不论是不是为了报恩子然,都算对融府有情有义了。

    “……如果你不好说,我找个机会跟他解释一下,信就信,不信我也没招。”沙红刚再次补充了一句。

    “这事儿先压下来,我先不说和你今晚见面了,等我想个招,让小军能接受你这个说法。”周天叹息一声回道。

    “恩。”沙红刚点了点头,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行,那就这样吧。我得回去了,万一他们提前回来,我离开时间太久,那是不行的。”

    “好!”周天也站起了身。

    ……

    当晚,周天回到酒店后,并没有跟小军说今晚见了沙红刚,只说自己出去跟一朋友碰了面。

    第二天一早,林军刚准备从长c赶往吉l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小忠的电话。

    “喂,大弟儿,有事儿啊?”林军调侃着问了一句。

    “恩……有个事儿……!”

    “什么事儿啊?”林军嘬着豆浆,扭头指挥着大脑袋说道:“你他妈慢点开,怎么这脚一搭上油门,你就好像要起飞呢?”

    “……哥,我……要结婚了!”张世忠突然在电话中说了一句。

    “什么?你说什么?”林军没太听清楚。

    “我要结婚了,和涵涵!”

    “噗!”林军一口豆浆就喷在了大脑袋的侧脸上。

    “……哎呀我艹,干啥啊?都喷我耳朵里了!”大脑袋打了个激灵后,顿时懵b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