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64 两任小白脸的撕B大战
    曾强在听说融府这边想办喜事儿之后,就让人偷偷返回了长c。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原本想着在婚礼当天进行一场凶残的报复,但他派来的人在亲自踩完点后,却发现婚礼现场到的人太杂。官方的,经商的,社会上的应有尽有,再加上此刻是白天,融府酒店门口又不停的来人,造成交通严重堵塞,所以硬干的话根本没法脱身。很可能这边枪一响,不出五分钟警察就得把这片区域围死。

    曾强接到兄弟的电话后,虽然还是很想在融府办喜事儿的日子,让林军这帮人见点血,但仔细斟酌了利弊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酒店大堂内,依旧充斥着欢声笑语,融府这帮人今天都很高兴,一为小忠结婚而贺喜,二也为凌涵能彻底走出阴影而庆幸,所以大家都玩的很开心。酒席进行不到半小时,张世忠就走路都打晃了,而大脑袋等人更是喝到断片,完全不知道外面有曾强这样一伙人,已经在刚才进屋踩过点了。

    “……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凌涵喝的小脸红润,完全坦然的看着林军说道。

    “涵涵,由衷的祝福你。”林军虽然已经喝了不少,但看见凌涵和小忠走过来后,还是倒了满满一杯白酒。

    “我也祝福你,祝福你能早点给青凝戴上结婚戒指。”凌涵端着酒杯,发自肺腑的说道:“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和她重新相处。”

    “一定的。”林军与凌涵撞杯,仰脖一饮而尽后,拍着张世忠的肩膀说道:“你好好照顾我妹妹!”

    “你放心吧,大舅哥。”张世忠微笑着点头。

    “哈哈!”

    众人相识一笑。

    ……

    上h。

    曾强在接完电话之后,刚想去自己为芳姐找的离婚律师那儿坐一坐的时候,电话就再次响了起来。而他低头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发现,给他打电话的人正是芳姐的老公,阿东。

    “喂,老板?”曾强愣了一下后,就接起了电话。

    “洪强,你在哪里啊?”芳姐的老公说话总是慢条斯理的,听着很有涵养。

    “……我在路上,准备跟朋友去吃点饭,怎么了,老板?”

    “有时间吗?我想找你聊一聊!”

    “……啊,有时间,有时间。”曾强连连点头。

    “你来公司找我吧。”

    “好,我马上过去。”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电话,随即曾洪强开着芳姐的车就去了阿东的公司,二人在办公室里见了面。

    “洪强,坐!”阿东坐在办公桌内,擦着金丝边眼镜,笑呵呵的冲着曾强摆了摆手。

    “怎么了,老板?”曾强弯腰坐下后,轻声问了一句。

    “呵呵!”阿东一笑,转身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扔在桌子上说了一句:“小芳的生活圈子并不大,有些事儿一个人知道了,其他人就都知道了。”

    曾强顿时一愣。

    “你看看!”阿东招呼了一句后,就继续擦着眼镜。

    曾强沉吟半晌后伸手打开信封,从里面拽出了十几张照片。他低头粗略的扫了两眼后发现,这些照片都是他和芳姐单独相处时被人偷拍的,有挽手的,有亲.嘴的,还有“甜蜜相依”的……

    “刷!”

    曾强看完照片后,脸色铁青。

    “呵呵,你不用害怕,我和小芳在生活上已经没有感情了。”阿东放下眼镜布,伸手指着曾强说道:“你没来之前,我俩就要闹离婚!”

    曾强一声不吭。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也像你一样,胸怀理想,做梦都想着发达,而且现在这个年头,一个人喜欢钱,爱物质,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阿东满脸笑意的看着曾强回应道:“不过做事儿要讲究方法,无耻可以,不要脸也是一门技能。但你要是不择手段,什么烂招都用,那就很可能把自己的后路都堵死了……!”

    “老板,我和芳姐……!”

    “我和小芳离婚,怎么分财产,那是夫妻之间的事儿,你说你一个小司机,总想着从我身上找点毛病,让我净身出户,这就有点心里没数了吧?呵呵!”阿东打断着说了一句。

    “……!”曾强听到这话后,先是沉默了半天,随即脸色顿时阴沉的指着照片说道:“就凭这些东西,法院就会认定我和芳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吗?!”

    阿东一愣。

    “就从这个公司里,就起码有三个女的跟你睡过觉,你们的开房记录,共同出境的旅游记录,包括在床.上的一些照片,我都能拿出来,你信不信?”曾强阴着脸问道。

    “呵呵!”阿东咧嘴一笑:“你真不像一个农村人。”

    “……芳姐不会打官司,所以有些事儿,我愿意帮她办办。”曾洪强直接站起身回应道:“老板,今天我就辞职了,咱们法院见吧。”

    “曾洪强!”阿东叫了一声。

    曾强驻足留在了原地。

    “你如果能让小芳跟我正常离婚,我给你这个数!”阿东伸出两个手指。

    “两千万啊?”曾强笑着问道。

    阿东顿时皱起眉头。

    “……我会和芳姐结婚的,呵呵,所以你就是真给我两千个,我也不想拿!”曾强扔下一句后,大步流星的就奔着门外走去。

    “年轻人,别太贪了。”阿东笑着喊了一声。

    “呵呵!”曾强冷笑一声后,推门就走出了办公室。

    “思想简单的小烂仔!”阿东看着曾强离去后,伸手就拿起了手机。

    “喂,老板!”

    “……两小时后,你拿着我让你调查的资料,来分局旁边的咖啡厅找我。”阿东扔下一句后,就挂断了手机。

    ……

    曾强从阿东的公司离去后,就立即拨通了芳姐的电话。

    “喂?小强!”

    “阿东找我了,跟我摊牌了,想给我钱,让我劝你跟他协议离婚。”曾强话语简洁。

    “……!”芳姐沉默。

    “律师我已经找好了,证据也有,你放心的跟他打官司,咱稳稳能赢。”

    “小强,你听我的吧,我和他协议离婚就好了。”芳姐沉默半晌后劝说道:“阿东的为人你不了解,他做事情滴水不漏,你和他翻脸……他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没有你,他算什么?”曾强皱眉回应道。

    “……你在哪儿呢?听我的,咱们见面聊一聊吧!”芳姐语气有些焦急的说道。

    “我在他公司门口呢。”

    “……我去接你,咱们见面说!”

    “好吧!”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