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68 善良的芳姐(三)
    第二日一早。?火然文???  w?w?w?.?ranwena`com

    林军主动邀请了青凝在床上进行了一场“晨练”过后,二人就一块洗了澡,随后坐在屋内吃起了早餐。

    “……你今儿去公司请个假吧,然后我领你去度个假。”林军帮青凝沾好了一块寿司,一边喂着她,一边轻声说道。

    “去哪儿呀?”

    “……呃,去越南吧。”林军有点心虚的回了一句。

    “你是带我去种鸦.片嘛?”夏青凝撇着小嘴问道。

    “你别小瞧那儿,越南的胡志明市,还有岘港一些地方,风景真的都不错……!”林军假模假式的说道。

    夏青凝磨牙掐住林军的鼻子,歪头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可傻了?”

    “……怎么的呢?”

    “你当我不知道呢?你去越南肯定是办公事儿,度假就是顺便给我一个安慰奖……!”夏青凝扭着林军鼻子:“心眼儿是不是都让你长了!”

    “度假主要,公事儿次要!”林军臭不要脸的回道。

    “放屁!你就跟大脑袋学的嘴甜儿,你要没公事儿能领我跑越南度假去吗?”

    “……好吧,我确实去那儿有点事儿,要见一个朋友。”

    “去见谁?”夏青凝追问。

    “我朋友的一个朋友,想找我聊聊徐占年的事儿。”林军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那我就不去了,你这事儿也不是正经生意,我给不了什么参考意见,而且一帮爷们在一块,我自己好无聊的。”夏青凝想了一下后,就伸手盘起头发说道:“好吧,那我就给你批两周假期,让你把这事儿忙完。等你回来,咱们再去度假……!”

    “媳妇,我就喜欢你这颗能装核航母的心……还有胸……!”林军伸手就要摸过去。

    “滚,你别贱贱的。”夏青凝打开林军的爪子,吃着寿司嘱咐道:“两周内,你必须回来哈……我们一边度假,一边见见我的朋友!”

    “好!”林军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你吃吧,我去回屋换套衣服,顺便请假送你们走。”

    “你不吃了?”

    “……我回去再榨杯果汁就可以了。”夏青凝站起身,凶巴巴的嘱咐道:“你也不许吃太多昂!到时候你要穿西服给我挺个大肚子,别说我给你勒个肚兜!”

    “呵呵,到什么时候穿西服?”

    “我娶你的时候呗!”

    “……好的,老公。”林军无语。

    “哦,对了!”

    “怎么了?”林军一愣。

    “……大脑袋来之前,你叫文姨过来收拾房间,床单给我换掉……听见没!”

    “为啥啊?”

    “滚,你傻啊,必须赶紧换掉。”夏青凝脸色略显红润的骂道。

    “哎,上回咱俩好像真没脱袜子,哈哈!”林军大笑:“破案了!”

    “傻吊,你赶紧让文姨换了昂!”夏青凝啐骂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

    傍晚,苏z吴中区某饭店内,曾强一个人坐在包房里抽着烟,闷不吭声的等待了近半小时之后,房门才被推开,芳姐拎着手包走了进来。

    二人隔着桌子对视了起码得有十几秒,芳姐才关上门说了一句:“……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话。”

    “他点的那些人,都是给我办事儿的,我没表示,剩下的人还能跟我吗?”曾强叹息一声回应道。

    芳姐沉吟半晌后,拉着椅子就坐在了曾强对面,看着他一时无语。

    “我们喝点吧?”

    “好!”芳姐点头。

    话音落,曾强拧开瓶盖就给芳姐和自己一人倒了一杯白酒,随即吩咐服务员走菜。

    “咕咚!”

    菜还没等全上桌,芳姐就一声不吭的喝了一杯半白酒,而曾强也没有阻拦。

    “……小强,今天我去医院看了阿东,我们谈了一下,已经达成离婚协议了。”芳姐见服务员走了之后,双手紧攥的看着曾强轻声说道:“他提出把家里所有存款,房产,汽车都给我,只让我给他留个公司就好,但我没有答应,我还是按照了正常的财产分割跟他签了合同。”

    曾强静静听着,没有吭声。

    “你芳姐老了,手里也不缺钱,所以这心里永远不希望,因为一点利益,就否定了自己的前半生。阿东对我确实没感情了,在外面也养了不少女人,可能我们毕竟在一起过。当初他选择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看上的不是我的人,而是我的关系和钱……可是小强啊,这人就不能把生活看的太细,太较真,因为如果你看的太细,你会发现有太多的事儿……都不是那么纯粹的,也包括我和你……对吗?”芳姐再次喝了半杯白酒:“阿东有今天是自己打拼的。没错,他起步的时候,我是帮过他,但他要不行,那我用再多的力也是徒劳的。而且除了最近几年,之前阿东对我一直很好,可以说是做到了无微不至的关照……所以,我付出了情感,那他也投入了精力……哪怕这就是一场交易,他也不欠我什么。做人啊,即使散伙,也要散的潇洒,这就是我对人生的看法。”

    曾强嘴唇蠕动着,还是没有回话。

    “小强,我不太了解你之前的事儿,甚至我可能连你真正叫什么都不知道……但咱们毕竟也在一起过……!”芳姐抿着嘴唇,含着眼泪打开手包,随即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摆在桌面上说道:“我在东北有个女朋友,她家也是做生意的,信封里有她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你找她,她会给你拿一笔钱,这是芳姐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咕咚!”

    曾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沉默半晌后,同样眼圈含泪的说道:“姐,我谢谢你……怎么说呢……如果你认识的不是现在的小强,那我们一定会在一起……可现在不行……我真的还有事情要做……也需要这笔钱……真的!”

    “咱们不用说谢谢,你和我在一块的时候我就说过……姐懂你的意思……跟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也很开心……!”

    “你等着我,如果我还能有机会找你……咱们谈一场跟钱没关系的感情!”曾强此刻心里很难受,因为他虽然知道自己拿的这份钱,就他妈是吃软饭得来的,而且芳姐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目的,但最终还是选择给了钱,帮了他。

    这人呐,随着经历变的圆滑,事故,有心机,这都不难,而真正难的是你再怎么克制,也不可能完全屏蔽一切情感。

    芳姐长的不好看,又胖又丑,可曾强还是对她产生了情感,因为他在最无助的时候,能他妈愿意多看他一眼的,就只有这个女人。

    二人谈完之后,都喝了不少酒,因为芳姐知道,自己很难再见到这个小强了,而她四十多岁了,真的没精力,也不可能跟着这样一个亡命徒东跑西逛。同样的曾强也知道,芳姐今天来送钱就一个信号,咱们喝了这顿酒,从此天涯陌路,只剩挂念,却别再相见。

    ……

    当天晚上,曾强回去之后,就告知立达,凯凯等人要返回东北,因为砍了阿东之后,上h周边肯定是呆不了了。

    与此同时,林军带队前往了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