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70 再聚皇冠KTV(五)
    “也不是的啊,那个帅帅的上尉叫冯桂林……他父亲是第一军区的将官……所以……就没人敢惹他啦。?  ?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陪酒的姑娘听到大脑袋和小博的话后,就轻声在一旁解释了一句。这里的姑娘大多数懂一些中国话,更有一些压根就是从国内来这里淘金的,所以小妹妹和大脑袋在交流上毫无障碍。

    “妈的,我说的嘛,民风再开放士兵也不敢这么干啊!”大脑袋点头回应道:“原来是个将门虎子啊!”

    “……这地方就这样,三天两头就开火,比较乱。”小博的一个兄弟,撇嘴评价了一句。

    “哎,这话可不对的,现在的越南跟前些年相比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这里很稳定,治安条件也很好,政府更是在大力发展旅游业……!”姑娘再次冲众人解释道:“可能缅甸,柬埔寨那边还乱一些,但越南早都不是当初的那个毒地了。虽然现在肯定没法和你们那儿比治安什么的,但相对周边的一些地区……这里很适合度假和游玩的,起码在安全上有一定保证。”

    众人听到这话一愣,因为他们对越南这里的印象有些固化,但仔细一琢磨自己这一天多看到的景象,再对比姑娘说的话,大家发现她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舞池门口处,一场斗殴迅速结束,随即那个叫冯桂林的尉官,让士兵扯着挨打的几个中年,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夜场。而大脑袋他们对这种事儿都见怪不怪的,所以只当是个小插曲,等他们走了之后,众人依旧耍的很开心。

    三个小时后,大脑袋请客,帮众人一人点了一个姑娘就回到了酒店。而那个众人在夜场偶遇的冯桂林尉官,则是刚要返回部队,就接到了夜场老板的电话。

    “……冯先生,您在这里抓人我很难做啊,小文的家里人也找到我了……让我调和一下!”

    “你想怎么调和?”冯桂林用越南话,语速很快的回应道。

    “……您明天能过来一趟吗?和他家里人谈一下,要不我真的很难做。”皇冠夜场的老板很客气的商量道。

    “行,明天我过去。”

    “好,好,我等您!”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而冯桂林刚上车,这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什么,明天你过生日也在皇冠啊?这是怎么了?这几天都往皇冠约我。”冯桂林一边笑着冲电话说道,一边就上了车。

    ……

    第二日,中午。

    林军起床后跟南征去海边游了个泳后,就接到向南通知,对方告诉他,d哥已经往回走了,今晚就能到,并且约他在皇冠ktv的03号贵宾包房内碰面,林军听完后,自然就答应了下来。

    晚上七点半,众人吃完东西后,林军,大脑袋,南征,还有小博等**个人,就徒步去了皇冠ktv,因为酒店离那儿大概就三百多米的距离。但众人抵达的时候,大脑袋刚进门就看见那个尉官冯桂林领着几个人,也往楼上包房走。

    “我艹,这兵哥哥的生活,简直太美好了。”小博在看见冯桂林之后,张嘴调侃了一句:“天天来这儿当新郎哈!”

    “什么?”林军一愣。

    “没事儿,我说前面那几个当兵的呢。”小博解释了一句。

    “他们怎么了?”

    “啊,昨天晚上我们就在这儿玩的,也碰上他们了,我跟你说昂,哥!这边的部队简直太牛b了……!”大脑袋言语有些夸张的就跟林军介绍了一下昨晚的情况,而众人一边聊着,就一边上了楼,进了包房。

    ……

    与此同时。

    海边。

    “咱们回去把东西放一下吗?”兄弟将车开过来后,扭头就冲d哥问了一句。

    “不用了,林军已经去了,咱们再晚不太好,赶紧过去吧!”

    “那你带更换的衣服了吗?”兄弟眨眼问道。

    “你带了吗?”

    “我当然带了啊,在包里呢!”

    “啊,你带了,不就等于我带了吗?!来,给我穿吧!”d哥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我艹,我嘴真欠!”青年无语的回了一声。

    众人聊了几句后,大部分人就在车内脱了无标作训服,换上了普通便装,随即总共在原地停留不到十分钟,就赶往了皇冠ktv。

    ……

    皇冠ktv的某包房内。

    冯桂林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而坐在他旁边一穿着西装的中年,则是端起酒杯用越南话说道:“我敬您一杯!”

    冯桂林扭头扫了他一眼,伸手就把自己的酒杯拨到一旁,歪脖笑着问了一句:“是你弟弟小文想跟我斗一下,还是你们文家有别的想法啊?”

    “……我弟弟不懂规矩!”

    “他不懂,那我就教会他啊!”冯桂林咄咄逼人的回应道。

    中年沉默两秒后,满脸笑意的问道:“那这件事情,您看怎么办合适?!”

    “……他倒卖军需,那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啊!”冯桂林一笑。

    “能内部解决这事儿吗?”

    “我今天来是不想让老板难做,而不是跟你谈这个事儿的。”冯桂林摆手回应道:“小文的事儿,咱们听军法处怎么说吧!”

    “呵呵,好,我知道了!”中年笑着点头。

    “你还有事儿吗?”

    “……没事儿,您忙吧!”

    “帮我点首歌!”冯桂林指着同伴交代了一句后,就根本不再多看中年一眼。

    中年坐在原位沉默数秒,随即整理了一下衣衫后,就面带微笑的走出了包房,但人刚到走廊的时候,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

    几分钟后,中年到了楼下,但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舞池那边的一个卡台,坐了不到两分钟。

    “……人在哪儿呢?”卡台内一躲在阴暗角落里的人影主动问了一句。

    “在二楼,09号包!”中年用流利的中国话回应道。

    “好,我知道了!”

    “你们先开火办你的目标,然后再找他!”

    “我心里有数!”

    “恩!”中年点了点头后,起身就走。

    ……

    几分钟后,门外。

    中年上了自己的车之后,目光阴霾的看着皇冠ktv,咬牙骂了一句:“杀你,你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话音落,司机加油就离开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