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78 怒汉的监狱生涯
    张世峰说完话之后,周天就沉默了,坐在位置上一声不吭。?  ?火然文 ?? w w?w?. r?a?n?w?e?na`com

    “滋滋!”

    过了两三分钟后,张世峰调整了一下情绪,轻声补充道:“军刚进去,我觉得咱们还是尽快想办法运作他的事儿。他人在国外羁押,而且身上背的又是这么大的事儿,这多待一天,都是在咬牙熬着!”

    “……对,天叔,咱们还是先让人查一下究竟是谁去的越南,飞龙公司的问题,咱们可以回长c再研究!”张小乐在中间劝和了一句。

    ……

    二十分钟后,融府内部的小型高层会议结束,周天面色疲惫的与夏青凝并肩往前走着。

    “……青凝,你也一夜没睡,抓紧回屋休息一会吧,咱们晚上返回长c!”周天劝了一句。

    “叔,圆圆跟我说,大脑袋最后打的一个电话说,融府内部大小事情您说了算……!”夏青凝沉默半晌,话语轻柔的补充了一句:“林军这样交代有他的道理,所以您有什么事儿,是我能帮忙的,您可以直接跟我说。我俩虽然还没结婚,但我戴上了他给的戒指,那我们就是一家人……您不用见外!”

    “啪啪!”

    周天轻拍了拍夏青凝的肩膀:“我宁愿看着融府折我一个周天,也不会让它出现任何问题的。军进去有多少东西,出来时只会多,不会少。”

    “……难怪他会让大脑袋这么说!”

    “唉,军在的时候,专门的事儿有专门的人在做,看似他好像没什么存在感,可他不在的第一天,融府就不一样了。”周天长叹一声:“这就是为什么他能坐在第一把椅子上的原因,融府除了他,谁也玩不转。”

    话音落,周天再次劝说道:“回去好好休息,我得躺一会,有点累了!”

    “好,你先休息,我回去给我哥打个电话!”

    “恩!”

    二人点头后,就各自回到了房间休息。但说是休息,其实谁心里都装着一堆事儿,一堆担忧。

    ……

    另外一头,林军在医院被捕后,就被送往了河内监狱,在途中有十几辆军车负责押送,抬头望去,百米之内根本看不到一辆社会车辆和行人。

    抵达河内监狱之后,林军就被303师部的参谋长亲自提审,但双方却根本没法谈话。因为林军不可能承认是自己杀了冯桂林,更不可能透露出李宁等人的消息,所以军方自然认为他这种态度是非常恶劣的,那么接下来等待林军的就是非常人能忍受的折磨……

    两米长,半米深的蓄水池内,林军被连续电击了五六个小时,n次休克后,才度过了监狱生活的第一天。等他回到监室的时候,已经浑身浮肿,眼花到根本看不清楚三米之外的东西。

    “那里!”

    一个越南籍犯人,指着室内厕所冲林军喊了一声,而林军实在是浑身乏力,虚脱到说话都费劲,所以根本就没鸟他。

    “呼啦啦!”

    林军无声的回应,让屋内的犯人觉得此人实在装b,所以十几个犯人站起来,二话没说就冲过去,光着脚丫子,将他按在监室门口一顿暴打。而监管犯人的警察,在扫了一眼监控后,只拿起扩音器淡淡的用越南话说了一句:“不要把人搞死了!”

    双手护着脑袋,林军躺在地上挨了五六分钟的毒打后,一动不动。而众犯人一看再打下去可能就会出人命了,所以就将他扔在了厕所间内。

    林军躺在地砖上,眯着眼睛擦了擦嘴上的血,脑袋靠着墙壁,就一动也不动的在那儿喘息着。

    两小时后,监狱内开始发放晚饭,但众犯人直接把林军的那一份就给分了,压根就没有准备给他留。林军躺在厕所间内心里一琢磨,这蹲监狱也他妈是个体力活,所以自己不能不吃饭啊!想到这里,他嗷的一声就窜了起来。

    数秒过后,林军一脚踢翻屋内坐的位置最好,吃的最好,看样是最牛b犯人的晚餐,低头喊了一句:“艹你妈,你要饿死我啊?!”

    监号老大一愣,抬头就看向了他。

    “嘭嘭嘭……!”林军歇了两个多小时后积攒的这些体力,全部都放在了这个犯人身上,扯着对方脖子,瞬间连打数拳。

    “呼啦啦!”

    二十多号人再次窜起,眨眼间冲到林军身边就开始干,而林军则是死死抱住领头犯人的脑袋,不管不顾的就往墙上撞!

    两分钟后,看管监室的七八名警察拎着胶皮棍子和电棍就冲进了屋内,随即强行把众人分开。

    “噗!”

    林军满脸是血,坐在地上吐出了两颗槽牙,并且他受过伤的左耳此刻再次渗出了鲜血。负责监管的工作人员看见林军后,拿着电棍就要进行殴打,但林军连看都没看他,直接胡乱的擦了擦嘴,捡起掉落在铺板上的圆饼,只用五口就吞了下去。

    众人全部一愣。

    “咕嘟,咕嘟嘟!”

    林军右手端起汤盆,先是涮了涮嘴里的鲜血,随即扭头吐在铺板上就开始喝了起来。而同样满脸是血的监号老大看向林军,眼珠子眯着,一动不动。

    “再惹我!我弄死你!!”林军放下盆之后,嘴里说着中文,右手直接比划了一个抹脖的手势。

    “噗咚!”

    就在这时,监管人员一脚就将林军踢倒,随即与同伴围上去,再次对林军进行了殴打。

    当天晚上,林军被关进了小号,但第二天他回来的时候,监室内的人没有一个再对他进行辱骂或者殴打。而且在吃饭的时候,虽然监号老大依旧不搭理他,可却还是让人给他的餐盆里多分了一些食物。也是这天开始,曾经打过林军的那些监管警察,也再没有冲他动过一次手。

    ……

    第二日,当周天等人返回长c之时,白涛在北j也与徐占年见了面。

    “……越南的文家已经在使劲儿了,林军这个案子的诉讼期,起码得半年往上,而这个时间,已经足够办很多事儿了。”徐占年翘着二郎腿回应道:“之前说好的下一步,你要尽快弄了!”

    “我已经在办了!”白涛点了点头后问道:“你说林军这一把能被判死吗?!”

    “你管好你的人,他必死!”徐占年毫不犹豫的回应道:“越方本身亲美,再加上死的人身份这么敏感,又有文家在暗中保驾护航!那不论是向南,还是华胜,亦或者是老金,他们再有能量,也用不到这个地方。而这帮人能聚在一块是因为有林军在中间做纽带,可如果林军一被判死……那谁又能围住这些关系呢?张世峰不行,周天也不行!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