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82 拐了,卖了,拐卖了昂
    小锐和五个同伴一块被抓走后,刚向h市返回时,远在江b分局看守所的满北伐就被管教提出去,接到了刘小军打来的电话。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

    与此同时,国会娱乐会所的办公室内。

    “抓住了是不?”白涛拿着电话,一边抽着烟,一边笑着说道:“呵呵,你谢我干啥,我也是偶然听说的这事儿。对,人抓住了就行了!哎呀,韦局,就是吃饭,那也是我请你。行行行,你先忙着弄口供,咱们什么时候聚都行。好叻!”

    话音落,白涛就挂断了手机。

    “小锐他们抓住了?”大龙站在桌子旁边问道。

    “恩,抓住了,人往江b带呢。”白涛点了点头。

    “呵呵,那就行。”大龙一笑。

    “满北伐估计很快就会听到小锐被抓的消息,但仅仅是几个兄弟,还不足以让北伐改变立场,咱们得一点点压迫他。”白涛舔了舔嘴唇后,继续说道:“下面的事儿,分两队去办!你带一队,弄外地的,宝熊和武邵阳,还有沙红刚再带一队,弄家里的。事情怎么办,按照我跟你们说的去做,速度要快。”

    “妥,我现在就叫他们。”

    “一定要快,动了小锐,对面肯定也会有反应。”白涛再次嘱咐了一句。

    “明白!”大龙点头。

    “恩,去吧!”

    ……

    当天晚上,七点半,沈y体育学院的寝室内。

    “诚诚,你他妈的是不是又偷我发蜡了?!”一个男同学穿着大裤衩子从上铺窜下来,皱眉喊了一句。

    “我的用没了,借你的用用!”叫诚诚的小伙从墙上拿下价值不菲的阿玛尼风衣,笑着回了一句。

    “艹,我这点发蜡都让你用没了!”同学嘴碎的叨咕了一句后,斜眼问道:“你又给头发整的像让雷劈了似的干什么啊?!”

    “一会去见个朋友!”

    “……男朋友女朋友啊?”

    “你妈!”诚诚笑眯眯的回应道。

    “我去你大爷的!”同学上去就是一脚,随即龇牙商量道:“对方有同伴没啊,咱俩一起去呗?”

    “没有,我也是刚认识的。”

    “哎,你带我去呗,万一对方有同伴呢。”同学继续商量道:“今晚,我请客行不?然后明儿一早咱俩再回来训练!”

    “我都说了,我们刚认识,人家肯定没带女伴!”

    “去了唠会儿嗑,再让她叫出来一个呗!”同学死皮赖脸的继续商量道。

    “我真他妈服你了,你媳妇不是在金融呢吗?你找她去呗!”

    “艹够了!”同学笑着应道。

    “那你借我用两天呗,哈哈!”诚诚放声大笑。

    “你给我滚,你带不带我去?不带我去,明天我告诉教练,说你晚上逃寝!”同学威胁了一句。

    “事先说好昂,人家要没有同伴,你就赶紧给我滚蛋!”诚诚提前打了一下预防针。

    “妥妥滴!”

    “艹,那你赶紧收拾收拾,我们约的是九点!”诚诚催促了一句。

    “好!”

    话音落,两个一米八十多且浑身都是肌肉疙瘩的青年,先是在寝室内打扮的溜光水滑,然后换上得体的衣服后,就悄悄溜了出去。

    二十分钟后,学院公用停车场内,诚诚领着同学上了自己的宝马m4后,猛轰一脚油门后,四排气轰鸣,车头速度极快的就窜了出去。

    “吱嘎!”

    车头刚刚窜出停车位,诚诚油门踩的太狠,这一眼没注意到,就差点怼在前方一辆正常行驶的宝莱车尾。

    “刷!”诚诚直接降下车窗,张嘴就骂:“艹你妈的,你在那儿练倒库呢?能不能走啊?”

    宝莱车内,一体育学院副教授级别的前退役冰球运动员,摇头叹息了一声后,连回话都没回,直接就将车向旁边停靠,让开了道路。

    “你个傻b!”诚诚看着宝莱骂了一句,随即再次猛轰油门,载着同学就迅速离去。

    “……呵呵,你都说院方总责怪咱们这些人不出成绩,唉,开宝莱的老师,怎么去管开宝马的学生?”副教授语气极为无奈的调侃了一句。

    “呵呵!”同行的老师,也是摇头一笑。

    ……

    第二日,一早九点半。

    两台suv在停车场停滞后,七八个青年就下了车,在入口处等待。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后,一个穿着训练服的中年,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您好,您是范勇先生吧?”

    “对对,我是!”范勇伸出手掌与对方握了一下手。

    “我接到北伐的电话了,你们找诚诚是吧?”教练笑着问道。

    “对,我们找满诚,他在吗?”范勇点头问道。

    “哎呦,北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去满诚寝室了,但这孩子昨天晚上一宿都没回来,跟一个同学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教练语气挺无奈的回应道:“今儿一早的训练课都没来!”

    “……他除了正常使用的手机号,还有别的联系方式吗?或者是跟他一块走的那个同学,您能联系上吗?”范勇皱眉回应道:“他家里出了点事儿,北伐让我们今天就得给他领家去!”

    “这俩孩子的电话我都打了,全关机!”教练摇头回应道:“但你们别着急,他们一般晚上出去,第二天就肯定回来睡觉了!”

    范勇听到这种不确定的话之后,心里也是很烦躁,但他现在也联系不上满诚,所以也只能选择等待。

    时近中午,范勇刚想再去管教练要一下跟满诚一块出去的同学电话时,这俩孩子就开着宝马m4回到了学校,并且脸色熬的蜡黄,被雷劈过的发型也全部怂搭了下来,满眼红血丝,看着非常疲惫。

    “……教练,我俩昨天晚上出去给朋友过生日,喝大了,不好意思,我们马上换训练服,一人跑二十圈。”满诚明显还是很怕自己的主要教练。

    “回头再收拾你,今天先不用跑了,你家里来人了!”教练阴着脸回了一句后,领着满诚迈步就去了停车场。

    满诚心里疑惑的跟着教练到达suv车旁边的时候,皱眉冲着范勇问道:“你是谁啊?”

    “我是你爸的朋友,你家里有点事儿,我得带你回去一趟!”范勇话语简洁。

    “你说是朋友就是朋友啊,万一你是拐卖的呢?”满诚斜眼问道。

    “你他妈多大了,我拐卖你这样的?”范勇等了小半天后,心里明显很烦躁的回应道:“我给你爸打个电话,你等会!”

    满诚站在原地,伸手掏出一根烟递给教练说道:“这都是我爸的弟儿!”

    教练皱着眉头,根本没有搭理对方。

    “嗡嗡!”

    就在范勇刚要将电话拨出去的时候,三台汽车顺着院外就开了进来。

    ……

    与此同时,宝熊,武邵阳,还有沙红刚在全部没有携带任何通信工具的情况下,一块上了两台面包车,随即奔着h市周边佳m斯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