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83 天真的满家大太子
    “嗡嗡!”

    就在范勇准备给满北伐打电话的时候,停车场外面的路上就开过来三台车,随即停在了入口处的位置之后,领头车内的一个姑娘突然指着满诚喊道:“就是他!”

    “是他?”副驾驶的人一愣:“你确定吗?”

    “对,就是他!”姑娘立即回了一声。??火然文  w?w?w?.?r?a?n?w?e?n?a`com

    “下车!”副驾驶的人立即冲着同伴招呼了一声。

    数秒过后,三台私家车内下来了十多个人,随即不自觉的展开队形,迈步就奔满诚这边赶来。而此刻站在路边打电话的范勇,正好一眼就看见了这帮人,并且见到走在前面的几个,右侧腰间鼓鼓的,腰带,鞋子,全是警用的。

    “艹!”

    范勇一愣,随即猛然回头说道:“你们先上车走!”

    话音落,范勇身后的两个兄弟,转身就走,而对面走过来的领头中年张嘴就喊了一声:“满诚!”

    “刷!”满诚本能回头。

    “咣当!”

    范勇的兄弟坐上车后,直接打火,顺着左侧道路就走。而满诚回头的一瞬间,对方十多个人直接就扑了上来。

    “艹,你们干啥?”满诚十分不解的喊了一声。

    “哗啦!”

    “哗啦!”

    “……!”

    十多个人内,有四五个同时抄枪,剩余的人封锁退路,七手八脚的就将满诚按在了地上。而范勇愣了半天后,见到同伴已经从旁边开车走了,顿时上前问道:“你们干什么?”

    “你们他妈的谁啊?”满诚四肢全部被人按住,脸颊蹭在水泥地上,顿时语气狂躁的骂了一句。

    “你叫满诚是吗?”

    “怎么的?”

    “齐丽丽你认识吗?”

    “……!”满诚顿时一愣。

    “微信名雪梨!!认不认识?”用膝盖顶住满诚脑袋的中年再次喝问道。

    “认识啊,怎么了?”

    “昨晚和你在一块的那个同学呢?”中年再次喝问道。

    “你们是?”教练在旁边拉着中年喝问道。

    “我们是皇g分局的,你是哪位?”中年掏出了警官证。

    “我是满诚的教练,他怎么了?”

    “那正好!”中年站起身后,轻声回应道:“他昨晚和一同学涉嫌轮.奸,那个小子外号叫二毛,你认识吗?”

    “……轮.奸?!”教练不可置信的看着中年重复了一句。

    “你带我们去找另外一个!”中年催促着说了一句后,随即冲着同伴招呼道:“给他弄车上去!”

    “哎,哥们,你们是皇g分局哪个队的?”一直没吭声的范勇,迈步就上前问了一句。

    “你谁啊?”

    “我是满诚他爸的朋友!”范勇来的时候车内是带着东西的,但现在同伴离去,他也没必要惧怕警.察。

    “那跟你没关系。”中年警察语气梆硬的回了一句。

    “妈的,怎么会是轮.奸,你们搞错了吧!我艹……!”满诚此刻已经骂骂咧咧的被拽上了车。

    范勇一看警察对自己态度生硬,随即站在旁边就没有再问话,而是转身就走到一旁,拨打了电话。

    ……

    一个半小时后。

    满诚与昨晚跟他出去的同学,一块被带到了皇g分局。

    “……说一下昨晚的事情经过。”办案人点了根烟后,屁股靠在办公桌上就冲满诚问了一句。

    “一个约.炮能jb有啥事情经过?!”满诚背靠在暖气管子上,此刻脸上还是挂着一幅无所谓的态度回应道:“我和那个雪梨认识两天,在微信上一直聊的挺好……然后我就约她出来吃饭,可说是吃饭,但其实这事儿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两个不认识的一男一女,出来就jb是睡觉……要他妈吃饭自己在家不能吃啊?但昨晚我去之前,我的那个同学二毛非得要跟着,想看看这个雪梨带没带同伴。”

    “在哪儿见的面!?”

    “快乐小火锅!”

    “……吃完饭呢?”

    “去酒吧坐了一会,一人喝了点酒,而且二毛一看雪梨没带同伴,还叫了一个小.姐陪他,但最后人家不出台,所以,我们三个就一块回了酒店!”

    “你们俩人给人家干了?”中年皱眉问道。

    “但她也没拒绝啊!”满诚争辩了一句。

    “……你知不知道三个人在一块干这事儿,最轻也叫聚众淫.乱?”中年警察挑着眉毛问道。

    “不知道。再说我们三个也没一块干啊,姑娘是我约的,二毛一直属于排队状态!我先完事儿去洗澡了,他才突突的。”满诚还略显有些小得意的解释了一句。

    “呵呵!”警察一笑,弹了弹烟灰再次问道:“你俩与对方发生性.关系.的时候,对方是否喝酒了,说没说过拒绝的话!”

    “你这不是瞎问吗?去酒吧肯定是喝酒了啊!”满诚略显无语的回应道:“而且你见过哪个女的,跟你第一次艹.b会张嘴说,来吧,你往死干我吧,我都等不及了?……女人肯定会矜持啊,但大家心里都清楚,一块上酒店就是艹b,不然还能是打斗地主啊!?”

    “你说话干净点!”

    “哎,要不我给你读个唐诗吧?!”满诚此刻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觉得那个姑娘就是想讹点钱。

    “你还在这儿扯没用的是吧?”中年警察斜眼看了一下满诚,随即直接从兜里拿出手机,摆在桌面上按了一下屏幕。

    数十秒之后!

    “诚诚,不行……你别这样……诚诚……你让你朋友出去……你别这样……我衣服……衣服扯坏了……诚诚,你怎么这样啊,俩人不行……!”

    电话内雪梨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满诚听完后当场愣住,随即缓了半天才骂道:“这个娘们还录音了!”

    “我给你普一下法哈!当女性醉酒到失去一定抵抗能力,并且意识模糊的情况下,男.性没有征求到对方同意,而与其发生性.关.系,这叫m-奸;而如果女性在与你发生-关-系的时候,说过拒绝的话,并且做出拒绝的动作,你不予理睬,强行再上,这就叫强.奸!而你在有同伴的协助下,也叫l奸!”中年警察语气非常严肃的说了一句。

    满诚闻声当场有些懵b。

    “现在对方已经报案,家人也来了,你准备准备进看守所吧!”

    “就他妈约个炮,还至于进看守所?!”满诚不可置信的回了一句。

    ……

    h市松北分局看守所内,满北伐莫名其妙的被管教提出来打扫监道卫生,而他与其他劳动号犯人扫完一楼之时,刚到二楼正监道时,就看见小锐已经被关在了203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