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85 反扑
    “噗!”

    宝熊的兄弟还没等反应过来,片刀竖着就剁在了他的脑袋上。?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哎呀我艹!”小伙嗷的一声,捂着脸就后退了三步。

    “小军,外面全是人!”耿浩站在门口砍完一刀后,立即就喊了一声。

    屋内,刘小军听到耿浩的话后,低头就从皮套里抽出了两把军刺,左右手各掐一个后,迈步就往外冲。紧跟着,小宏,还有满北伐的几个兄弟,手里端着三把*,跟着刘小军就往外跑。

    “屋里有埋伏!”小伙站在房间门的正对面,所以一眼就看见了刘小军等人,并且在提醒了一句后,两步就往台阶下面的方向跑了过去。

    “艹,往下走,往下走!”宝熊一看屋里被安排了人,立马就意识到这是对伙设套了,所以毫不犹豫的就招呼众人往下跑。

    “艹你妈的!”就在这时,刘小军红着眼珠子就和耿浩冲了出来。二人一露面后,直接就与武邵阳还有六七个人碰在了一起,因为宝熊的兄弟按门铃时,他们分别躲在了7楼半和六楼半的位置,这样能确保屋内的人不能从猫眼看见自己。但此刻小军和耿浩一出来,他们这帮人就被拦腰给分成了两拨,并且每一波都距离刘耿二人不足两步远。

    如此近距离的碰面,哪一伙都他妈无法绕开对方,所以双方相互瞅了一眼后,见到对方全都拿的是刀时,就根本不用招呼,几乎瞬间就怼在了一起!

    “啪!”

    耿浩单手持着片刀,眼疾手快的直接拽过武邵阳身边的一人,随即按着脑袋咣咣就是两刀。而刘小军见到人被耿浩拽过来后,直接一弯腰,双手掐着军刺噗噗噗的就开捅!

    “干他,艹你妈的!”

    对伙人群中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随即人群瞬间涌到门口,抬起砍刀和小卡簧,噼里啪啦的就冲着耿浩和刘小军猛砍。但由于小军和耿浩后面是门,占有一定地利优势,再加上二人都是从最底层马仔摸爬滚打混起来的,在心理上根本也不杵这种场面,所以二人并肩靠在墙壁上,抓住一个就是连砍带捅,完全搏命似的往死里干,没多一会就怼倒了两个,干散了四五个人。

    “噗咚!”

    武邵阳一看7层楼梯拐角处全部都被堵死了后,直接左手扶住楼梯铁扶手,随即身体从七楼半,瞬间跳到了六楼半的人群里。

    武邵阳身体在人群中撞了n下,而且也不知道谁是横着拿刀,所以他这一跳下来,大腿上还被刀尖刮了口子。但此刻也顾不上这点小伤了,所以他一摸腰间直接拽出一把手枪喊道:“都他妈别动!不想活了?!”

    话音落,对上六七个人的刘小军和耿浩顿时一愣,抬头就看见了武邵阳手里的仿六四!

    “啪!”

    就在二人一愣的时候,被堵在门里面的小宏和满北伐的一个兄弟,直接就将他们拽了回来。

    “艹你妈,就你有枪啊?!”小宏架起*,扯脖子就在门口喊了一声。

    “来啊,你开一下试试!”

    “去你妈的, 把枪放下!”

    二人额头冒汗,相互拿枪指着对方,连续喊了数声,而这时门口堵着的青年个个带血的就往楼下跑去。

    “邵阳,干他!!”宝熊扯脖子喊了一句,因为大龙说屋里就两个女的和一个小孩,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带枪上来,所有人里就武邵阳和沙红刚带着响!

    “你把枪放下!”武邵阳一边喊着,一边已经挪步往下退。

    “我放你妈了个b!”小宏一咬牙,直接就扣动了扳机。

    “亢!”

    *咆哮,随即六楼半的墙壁上荡起阵阵火星字,有不少人都被崩的喊了一声。

    “砰!”

    武邵阳左手挡着脑袋,右手也扣动了扳机!

    “噗!”

    站在最前面的耿浩,肩膀中了一弹后,身体一偏直接倒在了房间门口。

    “踏踏!”

    紧跟着,武邵阳和宝熊,俩人全部身体染血的奔着楼下冲去。

    “耿浩!”刘小军一把就抓住了耿浩手臂:“怎么样?!”

    “没事儿,打我肩膀上了!你们追!”耿浩咬牙就扶着台阶坐了起来,连连摆手安抚道:“打的不深,没事儿,没事儿!”

    “艹你妈的,追他们!”刘小军抢下满北伐兄弟手里的喷子,带队就往楼下追。

    ……

    与此同时。

    h市江b分局看守所内,满北伐被提了出来之后,就跟着管教去了四楼办公室,而他俩进屋之后,竟看见茂名就坐在屋内。

    “……!”满北伐愣了一下后,立即冲管教问道:“什么意思?”

    “他非要找你唠唠,就五分钟,你们谈,我出门抽根烟!”管教面无表情的扔下一句后,随即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呵呵,你知道同案犯见一面,得有多难吗?”茂名穿着号服,站在办公桌旁边笑着问了一句。

    “你要干什么?”满北伐阴着脸回应道。

    “……满北伐,咱俩时间都不宽裕,所以我直接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茂名喝了口白开水后,话语极轻的回应道:“满诚在沈y整的那个轮.奸,不是个巧合!这个被害人我认识,如果我跟她说句话,她不但会撤诉,而且还愿意承认自己是诬陷,想讹钱!而你儿子,最多也就是个p娼+聚众y-l,不出半个月,就能回学校上学!”

    满北伐听到这话后,双手紧紧攥着骂了一句:“你们这帮篮子,现在办事儿是真他妈的下作!”

    “呵呵,满北伐,我老家村里的小学校长找我赞助,我能眼睛都不眨的给他个十几二十万!为什么?因为这钱不多,我可以选择做个好人。但融府和我们的争斗,你在心里算一算,那得关乎着多少个十几二十万啊!”茂名歪着脖子反问了一句:“面对一百块钱,你可能是圣人;但面对一千万,一个亿,甚至公司生死存亡的前景时!你敢说你能当个圣人吗?你敢说你不会比我还下作吗?!”

    满北伐听到这话时,额头青筋冒起,哑口无言的看着对方。

    “周天在h市的时候曾经评价我和付饶,他说付饶算是个混子,但我却是一个只看利益的小人!呵呵,我觉得他说的挺对!”茂名笑着点头:“我就是小人,你把我逼急了,我他妈什么事儿都能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