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87 小军和老沙的碰撞
    胡同入口处,小宏端着枪走了进来,眼神怨恨的盯着沙红刚,内心极度愤怒的问道:“艹你妈的,我们好好的浙江不呆,给你们来这边打前阵,你们他妈的反过来杀我兄弟吗?啊!”

    沙红刚看着小宏,一声不吭。r?anw  en w?w?w?.?r?a?n?w?e?n?a`c?om?

    “今天我不干死你,他妈小权在下面眼睛都不闭不上!”小宏说话间就迈步上前,直接把枪口戳在了沙红刚的脑门。

    沙红刚依旧没动,双眼看向小军也不吭声。

    “滴玲玲!”

    就在这时,刘小军兜里的电话声急促响起,但他刚开始没有理会。

    “我跟你说不通,有人能跟你说得清楚,你接还是不接?!”沙红刚双眼看着小军,终于开口说话。

    刘小军内心极度挣扎的看着沙红刚,身体没有动弹。

    “接他妈什么!!我混了十来年,也没听过有自己人杀自己人的道理!”小宏激动的握着枪柄,咬牙就要扣动扳机。

    “啪!”

    刘小军几乎出于本能的伸手拦了一下枪管子,随即脸色阴沉的从兜里掏出了电话,直接按了接通键。

    “我在开会,不和你说那么多,你让沙红刚走!”周天直奔主题。

    “他承认,他杀了小权!”刘小军嘴唇颤抖的说道。

    “他跟我说了事情的经过,那是有原因的!”周天低声强调道。

    “你答应过我,事情弄清楚后,你给我一个交代,天叔!”

    “回头说,行吗?!啊?”周天非常少见的用失态的口吻喊道:“公司现在处境这么艰难,你们他妈的能不能不要在私下里整事儿?要逼死我吗,啊?”

    刘小军咬牙沉默。

    “马上让老沙走!!回头我们三个坐一块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好吗?”周天再次吼着说道。

    “……!”刘小军听到这话后,足足沉默了能有七八秒,随即才咬牙说道:“好,我等着!”

    话音落,刘小军还是选择顾全大局的把电话挂断了,而小宏看着他的表情,扯脖子问了一句:“融府的人是人,我们从外地回来的就不是人吗?!”

    “把枪放下!”

    “我问你话呢!”小宏再次喝问道。

    “我让放下枪!”刘小军瞪着眼珠子喊道。

    “……!”小宏盯着刘小军,胸口剧烈起伏着。

    “啪!”

    沙红刚伸手打开小宏的枪口,看着二人几次想张嘴,但又觉得此刻自己说话不是时候,所以顺着胡同就快步消失在了夜色中。

    ……

    二十分钟后,国道入口处。

    刘小军看了一眼车内北伐的媳妇后,立即皱眉冲着一青年问道:“孩子呢?!”

    “我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跟来的北伐兄弟,摇头回了一句。

    刘小军听到这话,顿时皱起了眉头。

    “……你让嫂子上我们这台车吧,我们把她送走!”北伐兄弟再次说了一句。

    “放你妈了个p!”此刻心里正怒火中烧的小宏,突然跑到北伐兄弟身前,一拳怼在他的胸口处喝问道:“孩子呢?!孩子被弄哪儿去了!”

    “你他妈打谁呢?”

    小宏一动手,正在车上等待的北伐兄弟,立即就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别扯没用的!”刘小军拦了一下小宏,随即再次冲北伐的兄弟问道:“孩子到底让你们整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领头的小伙直接摇了摇头。

    “你跟我玩路子,是吗?”刘小军此刻心里已经明白了过来,满北伐的二儿子肯定是在刚才的混乱当中,让这帮小子给偷着弄走了,因为对方很明显是不想让北伐的家人再跟着融府一块走。

    “……刘小军,我跟你明说了吧,这远亲,近亲,都不如家里人亲!!大嫂和北哥的儿子,跟着外人我们不放心!咱们两家好的时候,怎么都行,但万一哪天不好了,你们回头拿着北哥家里人说事儿,我们怎么办?”小伙思考半天后,话语干脆的回应道:“今天,我必须得给大嫂带走!”

    “你吹牛b!”小宏直接一摆手,已经上车的兄弟就全部窜了下来。

    “这话是你说的,还是满北伐说的?”刘小军冲着青年喝问道。

    “我说的,跟北哥没关系!”青年斜眼看着刘小军应道。

    “那你们就都别走了!”刘小军阴着脸回了一句后,转身就往车上走,而小宏等人瞬间就要掏出家伙围上去。

    “刷!”

    就在这时,满北伐的媳妇降下车窗,面无表情的冲着那个小伙喊道:“印子,你们兄弟几个先回去吧,我跟他们走,没事儿的!”

    “大嫂……”小伙皱眉就要说话。

    “北伐的朋友本身就不多,他人在里面,还需要外面的这些人帮衬着。你们舞刀弄棒的把他这些朋友都得罪光了,那他出来怎么办啊?”大嫂声音平稳,慢条斯理的又看着刘小军说道:“我跟你们走,咱们两家公司合作一场,即使散买卖,也不能散了交情!北伐不在家,我也能主事儿,咱们别在这儿吵,回去坐下聊!”

    刘小军闻声看向满北伐媳妇,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但此刻那个孩子已经被藏走了,而“大嫂”又愿意跟着走,所以即使翻脸也没有任何用处了。

    ……

    深夜,监室内。

    满北伐坐在监栏旁边,脑袋靠着墙壁,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寂静无声的监室一动不动。

    “踏踏!”

    就在这时,监道走廊内传来脚步声,随即一个打卡的管教路过满北伐监室时,伸手就把一个电话放在了水泥台上。

    满北伐一愣。

    “信号*我关了!”管教扔下一句后,迈步就开始巡监打卡。

    “啪!”

    满北伐伸手就抓起了电话。

    “爸!!爸,是你吗?”满诚的声音在听筒内撕心裂肺的泛起。

    “……是我!”

    “爸,你得救我啊!!那个女孩的家里人跟我说,你有一个朋友认识他们,你只要答应他们一件事儿,他们就会撤诉啊!爸啊,你找他们啊!你跟他们商量商量啊,要不我就完了啊,办案人说我起码得判十多年……爸,我才二十一啊,我不想蹲监狱……你救我,我一定回去好好训练,再也不闹了……爸,你在听吗?爸,我跟你说话呢……!”满诚非常胆怯的哭着喊道。

    满北伐听着儿子的哭声,右手死死捂着胸口,因为他感觉这里堵的都快要爆炸了一样!

    ……

    长c融府康年会议室。

    “……我说两句这个注资的事儿吧。”周天看所有人都到齐安静了下来后,随即扶正话筒,就准备发言。

    ps:为了提高阅读连贯性,早晨三章连发,晚上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