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89 各自站队
    会议室内。?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子然在说完开场白之后,低头喝了口水,继续补充道:“咱们这次开会,主要是探讨是否对飞龙公司进行再次注资,而不是要进行个人抨击和指正错误,所以以前的注资是否正确,咱就绕过不提了。恩……老周刚才和世峰都说了各自的两点原因,那我就再补充两点吧。第一,从个人角度讲,我跟满北伐是有仇的,因为这个人曾经在背后捅过我们一刀,事情原委林伟,林军都是清楚的,所以我对这个人的印象极差。而当初军要跟他合作的时候,我心里是不同意的,不过我也没表态,但天儿和军儿一定清楚我心里的想法,可最终结果是他们绕过融府董事会,选择让飞龙进场……说实话,这个事儿我心里不是很舒服。第二,从公司的角度讲,满北伐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原因可以参考我刚才说的。他当初跟我们合作的时候,抱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心态,满嘴他妈的甜言蜜语,但老贺一出事儿,最先给我们背后用招的就是这个人!所以老周在如此紧要关头,还选择信任他,买他股份,我认为是不理智的做法。一旦他要出问题,钱不但会被套住,飞龙也会越弄越被动。以上两点原因,是我今天支持世峰的理由和动机,好,我说完了!”

    话音落,子然直接就把麦克风推到了一旁,而屋内的气氛也是压抑到了极点。

    “……做生意这个东西,有赚就有赔,你不能拿现在的结果去印证当初投资的动机。”方圆一听屋内所有人都没有张嘴替天叔说话,顿时心里极为不舒服的拿过话筒说道:“当初和满北伐合作的时候,谁能想到军儿会出事儿?!谁又能想到满北伐会进监狱,吕炎出面帮助白涛?很多事情是偶然发生的,你们现在把这些事全都推到天叔身上,这不公平吧?”

    张世峰扫了一眼方圆后,低头转着笔没有吭声。因为他之前虽然几次找过方圆和张小乐谈话,但二人的态度总是劝说,而没有表明立场,但现在一开会,当周天陷入被动时,方圆却首先站了出来。

    “我也觉得什么事情不能出结果了,然后再追求事情起因。”张小乐紧随其后的说道:“当初和满北伐合作的时候,本身的目的就是借着他进h市,所以他是否托底,根本就不在咱的考虑范围之内!而且我也不认为,军和天叔绕过融府去让飞龙公司进场这事儿,做的有什么问题!因为如果军没考虑到大家的感受,那他就是直接拍板,别人不也得瞅着吗?!融府有现在这个规模,天叔的贡献有目共睹!军这刚进去,咱们就三四十人过来逼宫天叔,是不是有点着急了?”

    “你是不是以为我们要夺权啊?”子然皱着眉头,脸色不太好看的问道。

    “各自持股数在这儿摆着,我和方圆不点头,这融府江山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张小乐态度极为强硬的回了一句。

    “是,你们是元老,我们都是外来的!你们一抱团,谁能说什么?谁又敢说什么?”子然心里极为不舒服的回了一句。

    “乐哥,这话说重了!”林伟皱眉劝了一句。

    “刚才全都开炮怼天叔的时候,你怎么没说他们把话说重了呢?”张小乐直接反问了一句:“你哥进去之前让大脑袋打过电话,他怎么说的?把融府后面的事儿交给谁了,你心里不清楚吗?”

    林伟闻声沉默。

    “小乐!”周天皱眉喊了一句。

    “……别人有别的看法,我有我的看法!在注资的事情上,我支持天叔!不为别的,就为这个天天吃着抗癌药,依然在办公室帮公司做规划的长辈!”张小乐掷地有声的扔下了一句:“不就他妈的是钱吗?老子敢挣就敢花,真祸害没了,那等军出来,我陪他重头再来!”

    “……!”张世峰沉吟半晌后,面无表情的回应道:“我提反对意见,也不是因为钱的事儿。公司如果光靠情义往前走,那就是草台班子,永远没有前途。今天这个事儿,我是咬死不吐口,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话音落,屋内气氛再次僵持住。

    “给亮子打个电话吧,问问他的意见!”方圆点了根烟后,率先打破了沉默。

    ……

    深夜。

    刘小军从佳m斯返回了之后,刚想给满北伐打个电话时,对方就先他一步把电话拨通了过来。

    “喂?小军!”

    “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刘小军一边往身上缠着纱布,一边皱眉问道:“我们这费劲巴力的把人抢回来,你的人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孩子藏起来了,还要领着你媳妇走,这是什么意思啊?”

    满北伐沉默。

    “你指使的吗?”刘小军停顿半晌后,就话语直接的问道。

    “……小军,我也是迫不得已!”满北伐咬着牙回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

    “晚上的时候茂名找我了!”满北伐搓着脸蛋子,声音沙哑的回应道:“他跟我摊牌了!”

    “……!”刘小军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

    话到这里,二人沉默了得有一两分钟后,满北伐突然长出一口气说道:“我想通了……我累了……想撤了!”

    “撤了?!怎么撤?”刘小军急迫的吼着问道:“我们在江b的项目上砸了这么多钱,你现在说撤就要撤,那不把我们坑了吗?!我问你,当初非得要合作的是不是你?融府不同意,是不是你又三番两次的找军哥商量?最后事儿成了,我们飞龙公司硬着头皮跟你来了h市,弄得瞿正道进监狱,明权死在了白涛手里!现在双方已经捅的刀刀见血,你这时候跑了,是不是有点损啊?”

    满北伐低吼着回应道:“你去佳m斯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股份我可以卖给融府,但必须马上就要签合同。你跟我保证过,周天马上就会运作出资金!可现在呢?钱一分都没到位,你们给了白涛充足的运作时间,明白吗?!”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弄钱!”

    “晚了,晚了明白吗?!”满北伐语气近乎崩溃的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