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194 自己干(四)
    查谟地区,军事驻防站内。?  ?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四个值班的本地士兵正在屋内吃着晚饭,而此刻外面的天色还是大亮,但周围比较荒凉,只有零星车辆路过,却不见行人。

    小山后面,瞎了一只眼的南征,再次检查了一下腿上的伤口,随即心里焦急无比,他原本想等着天黑,但现实情况似乎不允许他这么干了。

    扭头向四周瞧了一眼过后,南征伸手拽过一根干枯树枝,随即撅折后,就用石头将树枝断裂处削磨了一下。

    再过二十分后。

    军事驻防站的外围,突然泛起咣当一声脆响,随即屋内四个本地士兵本能抬头望去,但却什么都没看见。

    “当啷!”

    就在四人向外瞧着的时候,脆响再次泛起,随即有两人迈步就从正门走了出来。

    “嗖!”

    南征横跨一步,身体直接就从房屋左侧的死角冲了出来,俩人本能回头。

    “嘭!”

    南征一拳打在一人的肚子上,左手拽住另外一人的脖领子,右手将尖锐的树枝顶在他的喉咙上,左手紧跟着又拽出了他腰间的配枪。

    俩士兵被突袭之后,立即高声大喊,而南征两电炮干倒一个后,低头一检查抢下来的手枪才发现,枪里压根没有配法实弹!

    “艹你瞎妈的!!站岗不配实弹,都他妈跟谁学的!”南征焦急的大骂了一声后,眼疾手快的再次低头抢下被打倒士兵的军刺,毫不犹豫的就冲进了岗楼内。

    “哗啦!”

    屋内坐在最边角的士兵,抽开抽屉就要拽枪,但南征更快一步,飞过去一脚踹在他的胸口,致使这人连椅子带凳子全部栽倒在地。

    “别动!别动!”南征上前骑住这人,并且将刀戳在他的脖子上,连续用同样的英文喝令屋内的人别动,因为他的英文水平,也就能跟林军拼一下。

    五分钟后,四个士兵被南征用抽屉里的枪逼迫着,被困在了角落内,并且还被蒙上了双眼,堵住了嘴。

    南征解决完这四个人之后,大腿鲜血横流,刚刚要愈合的伤口再次迸裂。

    “妈的!”

    南征蓬头垢面的坐在椅子上,用两三分钟的时间就将四人的晚饭装在了自己肚子里,并且还用屋内的医疗箱简单清理了一下伤口。

    “妈的,竟然有85!艹,还得是乱糟糟的国家有这个配置!”南征惊喜的在岗楼二层发现一把老掉牙的中式85狙击步后,一边不停的翻找,一边嘴里叨咕着:“7.62!!佛祖保佑,一定要有7.62!”

    足足翻找了四五分钟后,南征终于在公用储物柜内找到了一盒7.62毫米的子弹!

    “妈的,还得找地方打个电话!”南征将枪装在行军包里后,又换上了一套本地士兵的军常服,并且用黑色布条勒住一直没有剪短过的头发后,就带有强烈文艺气息的下了楼。

    到了楼下后,南征直接按开了电灯,并且将屋内的座机电话听筒拿下来,直接摆在桌上,让电话保持时刻占线的状态。

    弄完一切后,南征在行军包内装了屋内仅有的一点干粮,一壶水后,迈步就要走。

    “滴滴!”

    但就在这时,屋内突然泛起一阵电子音。

    “恩?!”刚要推门的南征,立即收住了脚步,随即满眼惊喜的看向四人骂道:“敢在站岗的时候携带通讯设备?!难怪你们国家让人收拾成这个b样!艹,手机放在哪儿了?”

    四人一脸懵b。

    “mobphoen(手机)!”南征用英文重复着喊道。

    ……

    十分钟后。

    南征一边走着,一边拨通了天叔的手机。

    “喂?哪位?!”

    “我,南征!”

    “南征,你在哪儿呢?!”周天闻声后欣喜若狂的问道。

    “克什米尔的查谟!”

    “你怎么在哪儿?”周天惊愕。

    “一言难尽啊。当天我和军跑散了,自己也受伤了,但我现在跟上吕炎他们了,这帮人有越南当地的关系作掩护,当天直接乘船就离开的越南。而我绑架了越南文家的一个马仔,从他那儿得知了吕炎等人要去克什米尔,所以用他偷渡越境才来到这个地方。”南征话语尽量简短的解释道:“但我的电话在越南的时候就丢了,而吕炎他们藏的地方又很偏,我不敢让他们离开我的视线,所以只能在山里盯着,一直没有机会联系你们。”

    “你给我详细地址,我想法让人过去接你!”

    “不,你听我说!”南征摇头回应道:“原本我想着先盯上吕炎,随后找机会通知你们过来,但今天下午吕炎的人却突然给车加油,并且一同出去采购生活用品,所以,我判断他们是要离开这个地方了。现在,我不确定接他们的人是谁,也不确定他们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离境,所以我不准备跟了……!”

    “什么意思?!”

    “我要干他们一下!”南征话语简洁的回应道。

    “你自己?!”

    “对!”

    “不行,你马上回来!”天叔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一句。

    “天叔,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在想找住吕炎他们的人影那就难了。他们在越南完事儿之后,没有立马回到国内,就是怕咱们在北j的关系,或者是苏润的关系,直接暗地里抓他们!”南征再次解释道:“这次要让他们消失了,军的罪名我觉得就很难洗清了!”

    “你要出事儿怎么办?!”

    “天叔,这是我的工作。”南征沉默半晌后,轻声回应道:“军出事儿,我是有责任的。”

    “不行,你必须……!”

    “我决定了,并且心里有数,你不用在劝了!”南征直接打断着回应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就记住,从现在开始,你要在边境安排咱们自己人等我,如果三天后,我还不联系你,那就说明我折在了吕炎手里,他这条线就彻底断了……你要马上想别的办法,再次找到他们!”

    “……!”天叔在自知无法劝阻南征之后,咬牙回了一句:“我会联系新宇那边,争取让你在克什米尔北部离开,你只要到了那儿,就安全了。因为中巴的关系非常好,新宇这边打个招呼,你就能返回国内!”

    “好!”

    “征子,如果不行,千万不要硬来!军回来如果看不到你,我们谁都没法跟他解释!”天叔再次嘱咐了一句。

    “……呵呵,告诉小-波,如果我要是……真死了……就让他把我的枪,埋在我俩早都买好的地里!”南征用调侃的语气说了一句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