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08 沈金宏挂帅
    辽n,金州。

    “喂?!”沈金宏走到家内阳台上接起了电话。

    ”老沈,你今晚就得去长c。”白涛的声音响起。

    “……!”沈金宏一愣:“不是说还得两天吗?而且不是跟他们去外地在干吗?”

    “事情临时出现了变化,融府那边今天突然要决定送笑笑走。”白涛皱眉解释道:“而且很有可能送他的人,只是有限的几个核心,我的人并不一定能接触上,所以现在不干,很可能就没机会了!”

    沈金宏沉默半晌后,只能无奈的回应道:“好,我现在去!”

    “老沈,我手里现在能用的人真的很少,你帮我办完这个事儿,我马上安排你去付饶哪儿!”白涛轻生安抚了一句。

    “好!”沈金宏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电话。

    五分钟后。

    沈金宏穿上外套,站在家门门口,轻生冲媳妇说道:“我一天就回来!”

    “……能不能不去?”

    “小桂,我现在的情况跟之前不一样了,有很多事情,我自己已经没法做主了!”沈金宏伸手摸着媳妇的头发,话语简洁的说道:“以前我干什么事儿,都是为了自己,但这次我去是为了你,为了孩子……”

    媳妇抿着嘴,没有吭声。

    “我走了!”沈金宏一笑后,就步伐果断的下了楼,而媳妇返回屋内,则是来到柜子前,表情虔诚的给龛里的佛祖上了三根香。

    深夜,一点半左右。

    一台比亚迪唐,一台别克商务停在进往长c的国道路口,等待了不到二十分钟后,沈金宏就带着四个人,开了一台轿车赶到。

    “咣当!”

    宝熊推开车门,张嘴喊道:“走啊,宏哥!!”

    “走吧!”沈金宏点了点头。

    “我们不知道地址,就跟着你呗!”

    “好!”沈金宏再次回应了一声,随即冲司机催促道:“开车吧!”

    与此同时,h市的国会内,白涛拿着电话问道:“你没在哪儿,是吗?!”

    “对,只林伟在那边呢!”

    “地址就是这个诊所是吗?”白涛在问。

    “嗯,就在二楼最里面的哪个房间,笑笑脖子上有伤,估计小崔那边会有三到五个人在哪儿看守,最少两把枪!”对方话语详尽的再次提醒道。

    “好,我知道了!”白涛点头后,就挂断了电话。

    ……

    一个半小时之后,长c市郊,诊所对面的黑旅馆内。

    “……哥,你说咱融府不能真分家吧?你说这真要散伙了,那咱们这帮人咋整啊?还回s家庄啊!”一个很早就从石家庄跟过来的兄弟,面色有些担忧的问道。

    “……你他妈听谁说的要分家?!”丹哥听到这话后,顿时皱眉骂了一句。

    “公司里不少人都这么说啊!”小伙一看丹哥瞪眼睛,顿时语气有些虚的回了一句。

    “他们傻b,你也傻b啊?告没告诉你们,别他妈在这时候造谣?”丹哥非常反感的指着众人骂道:“在他妈让我听到这话,别说我给你们舌头薅下来!”

    话音落,屋内众人都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后,就没敢在吭声。

    “滋溜!”

    丹哥低头闷了一口小酒,低头想了半天后,可能也觉得自己说的话过于强硬,所以叹息着补充了一句:“公司内部确实有点问题,但这个问题根本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爸妈和孩子没事儿还拌嘴呢,这公司这么多人,有不同意见不是很正常吗?!更何况两家人磨合了这么长时间,不管是钱,还是人,这彼此早都混成一片了,分,怎么分?!你问问阿莱,他以前是阿哲的兄弟,但后来又跟了我!现在真要分家,你问他自己跟谁走,那他自己都懵b!”

    “不不不,我一点都不懵b,你是神仙,我肯定跟你得道,这点不用怀疑!”阿莱脸上泛着笑意,毫不犹豫的捧了一句。

    ??“你滚犊子吧,我他妈自己都不知道跟谁走呢,你瞎捧什么玩应!”丹哥烦躁的骂了一句。

    “哈哈!”

    众人听到这话,全部大笑,紧张的气氛得到了有效的缓和,而丹哥也是啃着鸡爪子嘱咐了一句:“公司现在本身就遇事儿不顺,你们不但要少嚼点舌根子,还得碰见那种造谣的,一个大嘴巴子就给我呼过去,打坏了算我的!”

    “哈哈!”

    众人再次大笑。

    “吃饭吧!”丹哥摆手招呼了一声。

    “踏踏!”

    话音刚落,一阵脚步声从门外响起,随即一青年推开房门,探头进屋内喊道:“有三台车, 在诊所门口转悠了三趟了!”

    “哪儿牌子?”丹哥立即抬头问道。

    “全是h省的!”

    “来,所有人都准备准备!”丹哥放下酒杯,招呼着众人说道:“可能来了!”

    “呼啦啦!”

    众人全部站起,有的收拾着东西,有人去了旁边几个房间叫了同伴。

    ……

    诊所外的街道上。

    沈金宏和宝熊等人所乘坐的三台车,先是在街道周围转了两圈踩点,随即才停在了离诊所不远处的一个胡同内。

    “咣当!”

    车辆停滞后,沈金宏率先下车,随即他领着自己的三个兄弟,冲着宝熊和武邵阳就摆了摆手。

    “呼啦啦!”

    数十秒后,十多个人无声的跟在沈金宏后面,迈步就奔着私人诊所走去。

    黑色小旅馆的二楼内。

    丹哥趴在窗口扫了一眼街道上的人,随即回头轻生喊道了一句:“抄家伙!”

    ……

    诊所门口。

    沈金宏看了一眼防盗门,随即皱眉冲宝熊喊道:“干开,冲进去!”

    “嘭嘭嘭……!”

    话音落,宝熊拿着撬棍连掰数下后,就将防盗门简单粗暴的从外面愣别开了。

    “大黎,你跟他们进去!”沈金宏冲着自己的兄弟吩咐了一句。

    “好!”

    话音落,沈金宏旁边的一壮汉点头后,就从怀里拽出锯短*,与宝熊和武邵阳等人一块冲了进去,而沈金宏则是与另外俩人,站在门口处就点了根烟,并且双眼不停的像四周扫去。

    屋内,大黎,宝熊,武邵阳等十多个人,顺着楼梯直接就冲向了二楼,但却在踹开最里面房门时,并没有看见屋内有人,更没有见到其他几个房间有什么负责看守的人。

    “怎么回事儿?”大黎皱眉就冲宝熊问了一句。

    ……

    与此同时。

    林伟兄弟等人住的房间门外,突然有门铃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