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12。天叔还是那个天叔
    “呵呵!”周天听完王谦的话,顿时咧嘴笑了。

    王谦看着周天的表情,心里也知道自己提出把主犯要过来的这个想法,就基本等于意-淫。

    “王总,这俩人的重要性,往小了说,那是关乎到林军个人安危,往大了说,那是关乎到融府命运的!”周天话语简洁的回应道:“所以,这俩人除了在我身边呆着,任何人都不能带走。如果远东答应帮我们运作这事儿,那我可以陪i你们先去谈,必要的时候,我会亲自把他俩交给越南军方!”

    “好吧,我理解您的意思了!”王谦点了点头后,再次轻声回应道:“帮忙我们是一定会帮的,但细节我要和上面的领导商量一下!这样,我和李宁这两天就在南苏丹,如果一旦细节谈下来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亮子,这两天你可得照顾好王总和李组长,他们是咱们的希望哈!”周天扭头冲着于亮说了一句。

    “那是必须的!”于亮笑着点了点头:“这边除了性-要求有点难,其他的都没问题!”

    “哈哈!”众人一笑。

    ……

    半小时后,王谦和李宁一块往房间走的时候说道:“你就不应该先一口答应下来帮融府运作林军的事儿,你这一答应了下来,我们在邀请林军入会就很被动了!”

    “哎呀,我当时太急了,就想着别坑我朋友向南!”李宁一脸懊悔的回应道:“是我的错,我太急了!”

    王谦听到这话后,心里顿时感觉很憋屈的回应道:“我不是在桌子下面踢你了吗?”

    “我没接收到啊?!你踢我了?啥时候踢的?”李宁一脸惊讶的问道。

    王谦心里暗骂了一句,你个耿直的大d哥现在也他妈学坏了……

    “你看这事儿弄的,让你没完成任务,行了,回头我跟郭部长解释吧,别让你背锅了!”李宁立马往自己身上揽了一下。

    王谦一听李宁的话滴水不露,嘴上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

    另外一头,会议室内。

    于亮笑着冲周天问道:“叔?!南征这次抓回来两个啊?”

    “是四个!”周天抽着烟,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

    “四个?!他一个人带着四个回来?”于亮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

    “对!”周天回忆着说道:“当天我和小波打开他那台车的门,一看里面的情况全都懵了!车里全是血,后座车座子地下,两三条胳膊粘在一块,都分不清楚是谁的。后来离开边境站的时候,小波去检查车里情况,发现一共是四个人,但其中有一个在路上就咽气了,尸体都有点臭了……然后等在往国内运的时候,另外一个也没救过来,也咽气了!”

    “南征牛b!!”大勋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句:“这活儿也就他能干!”

    “那剩下的这俩你咋就带回来一个呢?为啥让笑笑回国?这样不是有风险吗?!”于亮不解的问道。

    “融府内有个小崽子一直在给白涛递消息,我让笑笑回去,就能给他引出来,然后借着他还可以检查一下融府内部的其他人!”周天长叹一声,继续说道:“我走了,要给家里留一个稳定的内部,要不他们会很难!”

    于亮和大勋听到这话后,内心触动,久久无语。

    “笑笑回去,还有两个好处!第一,笑笑是吕炎的铁杆兄弟,所以如果你不让他寒心,那他就会跟余福一样,咬死不承认这件事儿,而白涛如果知道笑笑回去了,那就知道救回笑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所以十有**会选择灭笑笑的口,这样一来,我就能让笑笑看到对面处事儿的残酷性!第二,白涛借着飞龙公司股份的事儿,一直在分化融府内部,所以,我要让他的内部也乱起来,如果吕炎知道白涛下的命令不是救笑笑,而是杀……那吕炎会怎么想?!”周天弹了弹烟灰继续补充道:“所以,笑笑回去确实有一定风险,但他既是被干掉了,那也能完成我的两到三个目标,而我手里现在还掐着余福,所以从性价比上来讲!这险值得一冒!”

    “……我就不明白,前几天张世峰牵头开董事会,你为什么私下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不支持你?!”大勋不解的问道。

    “继续争下去,我不走,那世峰就得走,而这正中了白涛的算计: 但如果我要退下来,那世峰就会留在融府,我们的完整性,依然跟从前一样!”周天轻声解释道:“适当的时候,规避矛盾,远比直面矛盾要强!而且我是真的想要一定的自由性,离开融府,我能做的更多!”

    话音落,于亮和大勋内心彻底叹服。

    “我要不退,那融府有多少牌,白涛心里是门清的,但我这一退,现在的融府他不一定能看得懂!因为我从明走到了暗,那私下盘活了什么,他根本就不清楚了。”周天再次解释了一句。

    ……

    长c。

    李英姬等人私下见了沈金宏。

    “……你啥都不想说吗?”张世峰抱着肩膀问道。

    “你想让我说什么?!”沈金宏低头抽着烟,轻声呢喃道:“我又能说什么?”

    众人闻声沉默。

    “是个人都知道,来长c抓什么笑笑,就他妈是个死活儿!”沈金宏眯着眼睛,抬头看向众人问道:“可我为什么又来了呢?你们猜猜!”

    众人听到这里,心里已经清楚沈金宏想说什么,所以都没吭声。

    “你们以为我是为了白涛才来的吗?!呵呵!”沈金宏脸上挂着嘲讽的笑意,叹息一声后,摇头继续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八个字,我是直到落魄之后,才深有感触啊!!不管多大个手子,只要一入这个圈,肯定就有你自己做不了主的事儿,白涛是这样,我是这样,你们也是这样!”

    “……你只要吐口,我们想办法给你家里人解套!”张世峰眯着眼睛做着最后的努力。

    “白涛能让我跟他一块合伙干事儿,你觉得他会给你解套的机会吗?!”沈金宏毫不犹豫的摇头回应道:“我的一生都在赌博,都在博机会……但今天我不想在拿我家里人做最后的堵住了……我就到这儿了,挺好的!”

    话音落,屋内众人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