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13 自由落体
    一天后,晚上八点多钟,h市国会娱乐会所内走出来四五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的轻声交流着。

    “白老大今天怎么发这么大火儿?!我很少看见他这样啊。”一个青年眉头紧皱的冲同伴问道。

    “……你还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啊?”

    “昨天还是前天,我听说白老大让沈金宏,宝熊,还有武邵阳一块去长c办了件事儿,但事儿不但没整成,老沈好像也没回来!”一壮汉声音很小的解释道:“而且到现在白老大这边都没有老沈确切消息,你说他能不急吗?”

    “办的什么事儿啊?”青年继续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壮汉摇头:“不过不知道也好,现在融府难,咱这边更他妈的不好过,龙哥和玉哥都说,吕炎在国外也出事儿了……唉,这次去长c的活儿,白老大辛亏没给龙哥,要不然出事儿的就是咱们了!”

    “是,祖坟冒青烟,逃过一劫啊!”

    “呵呵!”

    众人闻声,都挺无奈的一笑。

    “行了,不说这个事儿了!”壮汉点了根烟后,轻声问道:“我去洗个澡,你们谁去?”

    “我不去了,我回去睡了!”

    “你自己去吧,我得去见个娘们!”

    “艹,你也真有闲心!”

    “哈哈,你去吧!”

    “行,那我先走了昂!”壮汉叼着烟,冲着众人摆了摆手。

    “好叻!”

    话音落,众人就在街头分开,随即各自就去忙活各自的事儿了。

    ……

    半个小时后,抽烟的壮汉来到了市区内的梦天湖洗浴中心,随即下了出租车,溜溜达达的就要去旁边的超市买两盒烟。

    “踏踏!”

    街边,杜子勋迈步跟上壮汉,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扭头扫了一眼四周。

    “喂?我,张涛!对,我到浴池门口了,你让22号和27号拿着小箱先进屋热热身,我一会冲个澡就上去,呵呵,对,今天男女混合三打!”壮汉拿着电话说了两句后,人就要本着超市台阶上走去。

    “啪!”

    杜子勋弹出一把成人手指长的大卡簧,左手顺着垃圾桶扔掉水瓶子,就从后面追上了壮汉,并且将刀尖定在了他腰上。

    “艹?!”壮汉一愣后,猛然就要回头。

    “别动昂!扫黄的!”杜子勋低声在后面呵斥了一句。

    “扫你妈了个b啊,我还没嫖呢!”壮汉回头就是一拐,直接奔着杜子勋的脑袋砸去。

    “扑哧!”

    ??“扑哧!”

    杜子勋侧身躲过之后,低头对着壮汉的大腿就是两刀,随即扯着他脖子骂了一句:“你他妈真当我这刀是纸糊的呢?!”

    壮汉大腿泚泚淌血,低头看着杜子勋顶在自己腹部的军刺,脸色苍白的就没敢再动。

    “我们也俩人,走吧,我带你换个地方混合三打去!”杜子勋扭头扫了一眼四周,随即左手搂着壮汉的脖子,右手拿刀逼着他,就迅速离开了街道。

    ……

    深夜,十点多钟,市郊某地。

    “你他妈的到底要干啥?!”壮汉双手双手被困着侧躺在地上,声音极其尖锐的问了一句。

    “哗啦!”

    杜子勋从破旧的轿车上拿下来半桶汽油,随即二话没说,直接就往壮汉的腿上撒了大概小半碗的量。

    “你到底要他妈的干什么!!”壮汉咆哮。

    “啪!”

    杜子勋低头按开打火机,弯腰看着壮汉说道:“你是大龙队伍里的?”

    壮汉斜眼盯着杜子勋,目光有些挣扎。

    “你和大龙,还有玉哥去过沈y,对不对?!”杜子勋再次问道。

    “咕咚!”壮汉咽了口唾沫。

    “我看过一本书,上面说二战的时候,美军攻打硫磺岛,为了防止日兵躲在地道里不出来,最常用的办法就是拿装载汽油的喷火枪进行试探行攻击!而汽油在燃烧起来之后,大概十几秒就能把人烧成骨头架子!唉,你觉得你这体格,能挺几秒!”杜子勋舔了舔嘴唇,右手拿着燃烧的火机,动作缓慢的就往他腿部被汽油浸湿的地方递去,并且话语简洁的说道:“来吧,咱们就先从腿上试试!!”

    壮汉闻声后,躺在地上就打了个冷颤,随即看着火苗子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大腿,突然就高喊了一句:“去过!去过去过!”

    “去过哪儿?”

    “沈y!”

    “跟谁去的?”

    “大龙,还有玉哥他们!”

    “去干什么?”

    “弄满北伐的儿子!”壮汉闭着眼睛,不到两秒钟就回答了杜子勋三个问题。

    “……好吧, 你的腿和腿毛,不用遭罪了!”杜子勋点了点头后,就走到一旁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

    “哥,我的路子成了!”杜子勋直奔主题。

    “继续往下挖,想办法让他跟玉哥请个假,先不要惊动白涛这边!咱们去沈y,得有一个领路的。”

    “妥!”杜子勋连连点头。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十几分钟后,h市松北看守所内,满北伐被提到管教室之后,一脸惊愕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青年问道:“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家里需要我,我就出来了呗!”青年一笑:“舅,你坐下说!”

    ……

    长c,某二十多层的烂尾楼楼顶,沈金宏坐在天台的水泥上,双脚悬空的搭在外面,低头就拨通了白涛的电话。

    “喂,老沈?!你在哪儿呢?”白涛很快就接了起来。

    “……呵呵,我在二十多层的楼房天台上!”沈金宏喝了口劣质白酒,惨笑着回了一句。

    白涛闻声彻底沉默。

    “你让我跑,我跑了,你让我回来,我也回来了!融府找我谈,我同样什么都没说……白涛,我们合作一场,希望到最后,你能想着我沈金宏点好!”

    “……!”白涛眉头紧皱着一声没吭。

    “这一两天,我一直在想黎小权的话,我觉得他说的挺对!”沈金宏长叹一声,抿嘴补充道:“如果有选择,我宁可给你当个兄弟,也不会再做你的合伙人!”

    “老沈……谢谢你!”白涛内心触动,但却无可奈何的回了一句。

    “谢啥谢,我只是为了家人而已!”沈金宏沉默半晌,话语果断的回应道:“行,不说了,就这样吧!”

    “……老沈,你把心放肚子里,能做的,我一定会做!”

    “嘟嘟!”沈金宏听完这话后,直接挂断手机步伐踉跄的从水泥台上站起,随即手里攥着酒瓶子最后喝了一口,闭着眼,迈步就从楼上跳了下去。

    数秒过后!

    ”嘭!!”

    一声闷响在楼底清晰无比的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