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14 孤儿寡母如何伸冤?
    就在沈金宏跳楼的当天晚上,他媳妇接到消息后,就直接给h市市局某领导打电话,声称要揭发白涛集团的所有经济犯罪和刑事犯罪,但这个电话打出去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被大龙的人从家里强行接走,随即拉回了h省双城市。

    当天晚上,白涛在双城见到沈金宏的媳妇后,就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说了一句:“老沈没之前给我打过电话,让我照顾你,他是我朋友,临走前交代的事儿,我一定要做到!明天我给你和孩子丁两张机票,你们直接出国!在国外呆一段时间后,咱们在想办法办理移民手续!”

    “你害怕了?!”沈金宏的媳妇双眼非常怨毒的看着白涛问道。

    白涛低头沉默许久,声音沙哑的回应道:“你不要闹了!”

    “白涛!!老沈给你鞍前马后的干这么多事儿,你对他就是没有感情,也该有感谢吧?!他都不玩了,都退出了,你为什么还逼着他去死?!啊?”沈金宏的媳妇嘴唇颤抖的喝问到。

    “他有不得已,我也有,只是你看不见!!”

    “我没了老公,孩子没了父亲,我需要看见什么?!”沈金宏的媳妇哭着,完全不要命似的吼道:“他死了,你也好不了!我要告你,我要把你的那些脏事儿,全揭发出去,让h市所有的老白姓看看你这个市人大代表是个什么嘴脸!”

    白涛闻声停顿了数秒,随即抬头看着沈金宏的媳妇问道:“你打完举报电话,不出半小时,就被我的人带回来了,你没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沈金宏的媳妇愣住。

    ”你要举报的那些事儿,不光牵扯到我,还牵扯到更多的人!论害怕,他们比我更害怕!”白涛歪着脖子,双眼盯着沈金宏的媳妇继续说道:“你可能当富贵太太当习惯了,已经不知道这个社会有多复杂!”

    “你威胁我?你要杀了我?!你来啊!”沈金宏的媳妇咆哮者吼道。

    “我有一个朋友,在市里精神病二院当副院长。我说你是正常人,你就是,我说你有病,你可能就得在二院度过后半生!”白涛点了根烟,眯眼再次问道:“你觉得,我用杀你吗!!”

    沈沈金宏的媳妇再次呆愣。

    “是去做精神病鉴定,还是领着孩子去国外享福,你自己想吧!”白涛说完这句话后,就站起身往外走。

    “白涛!你这么做损早晚会遭报应的!你会死的比老沈还惨!我会天天诅咒你!!”沈金宏的媳妇崩溃着大哭,满腔怒火却无处发泄。

    “……我不信报应,我只信我自己!”白涛背对着沈金宏的媳妇回了一句后,推门就离开了房间。

    屋内,悲惨的哭声泛起,大龙站在门口抽着烟,双眼不敢看着哭的无助的沈金宏媳妇,只能低头长叹着。

    一天后,沈金宏的媳妇见到了孩子,心中怀着满肚怨气离开了国土,而白涛都没给她见沈金宏尸首最后一面的机会……

    ……

    白涛背负着骂名,在处理沈金宏死后的事情时,长c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并且极具讽刺意味。小灿出事儿的当天,曾强等人在得知被枪击的只是一个酒吧保安后,就没拿这个太当回事儿,因为抢劫安的破案周期一般都比较长,警方从摸排线索到确定犯罪嫌疑人,都需要一定的调查取证时间,所以曾强准备玩个灯下黑,先在长c立达提供的住所藏起来,然后继续谋划下一次犯罪。

    长c市区边缘的某城镇内,立达等人在藏身处的客厅内,一边坐着小马扎吃着泡面,一边正在听曾强讲话。

    “……咱们几个都是从上h那边回来的,而且用的枪也不是在本地买的,所以警察那边短时间内都不一定能搞清楚咱们的身份!”曾强极其“伪专业”的指着墙上挂的黑板,话语简洁的继续谋划道:“我的想法是,在警察弄清楚咱们的身份之前,继续在长c干一把!因为我要是警察,那心里肯定会认为,犯罪嫌疑人在抢了一百多万的情况下,很有可能第一时间就逃离了本市,所以,咱现在在弄一把,成功的几率也会很大。”

    “干哪儿啊?你有熟悉的地方吗?”滨哥主动问了一句。

    “不能干熟悉的地方啊,你一干熟悉的地方,那警察肯定会从被害人的朋友圈查起,这不出半个月他们就能锁定到我身上!”曾强直接摇头回应道:“咱们要干,也得干一个既有钱,但他们不熟悉我,我却听说过他的地方!”

    “哪儿啊?”立达问道。

    “长c北面的四通路,有一个别墅区,那里长年放赌局,而且玩的也不小,以前我二叔没死之前,就总去哪儿。”曾强舔着嘴唇说道:“咱们就干这儿!”

    “能抢多少钱?”滨哥三句不离钱的问道。

    “这把要是掏正了,怎么也得整个三五百个吧!”曾强胸有成竹。

    “那林军呢?林军啥时候做?”立达也问了一句。

    “干完这把,咱先跑西藏躲一段时间!等他回来,咱在办他!”曾强眼珠子通红的说道:“咱手里有钱,啥家伙都能买到!将近十个人在背后研究他,我就不信他还能躲过去!”

    “行,你要干,我们肯定都跟着!”滨哥立即点头回应道。

    “行,先吃饭,回头我在研究一下抢劫赌场的细节!”曾强很满意大家对他言听计从的态度,所以说完计划后,还挺高兴的打开了一瓶啤酒。

    “来,我陪你喝点!”立达擦了擦嘴上的油,伸手就也拿过来一罐罐啤。

    “哎?!凯凯和老肥呢?!”曾强刚喝了一口啤酒,就看见桌上没有老肥和凯凯。

    “……!”竹子听到这话后,没有吭声。

    “去哪儿了!”曾强知道竹子和二人的关系,所以用脚踢了他一下问道。

    ”……去楼-凤嫖娼了!”竹子憋了半天后,还是说了实话。

    曾强听完后懵b了半天:“啥是楼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