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19 曾强吐口
    在东北, 社会上大概有几种特殊行业,虽然具有竞争关系,但相互之间却也一定是通气的!

    带小-姐的ktv!

    赌博场所!

    还有就是搞小额贷款和各种婚庆公司的!

    以上这几种行业,只要两家关系不是彻底闹掰了,而且离的近一些,那基本相互都有联系。因为你像ktv这种行业,尤其规模小的,那基本都是几家共用一套班子的小姐。这样做一是可以保证小-姐不缺台上,能留住人;二是可以保证店内回头客的新鲜感。如果你就七八个姑娘,人家可能来两回看不着新面孔,那就换一家了。而赌博场所相互有联系,是因为彼此可以共用官方关系。你比如市里突然严打了,那保证周边所有棋牌室,放局的都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再有就是这种搞小额贷和婚庆公司的,他们之间有联系是因为个体的资源太少。比如,你店里流动资金不够,或者这一段时间贷款的活儿特别好,你有单,但却手里没钱,这时候你就可以把单甩给另外一家,然后自己从中间抽个缝子钱:再假如你自己就五台宾利,两台奔驰,那要稍微接一个大点的单,店里都不干不了,所以他们要整合资源,大家的东西放在一块,才能产生巨额利润,所以你经常会看到,有些熟悉的宾利,劳斯莱斯等车辆,一出婚礼,车牌子没换,但却把婚庆公司的了logo换了……

    所以从事这种行业的人,彼此之间要说不熟悉,那绝对扯淡!而今天杜家兄弟俩来的这个小额贷款公司,就是这趟街的“领军企业!”,他们一吹号子,周围几家店内瞬间就干出了三四十号人,而且全是膀大腰圆的小年轻!

    杜子腾站在街道上眨巴眨巴眼睛后,也是脑门有点冒汗的冲子勋说道:“艹,这帮b人不少,你去开车!快点!”

    “你能唬住吗?!”杜子勋也有点懵b的问道。

    “我试试,你快去!”杜子腾催促着回应道:“一会这帮人要给咱们车抢了,那沈y的事儿就彻底歇菜了!”

    “你挺一会,我把车开了咱俩就跑!”

    “妥!”

    话音落,二人迅速分开,随即杜子勋迈步就冲向街道另外一侧,使出吃奶的劲儿就往停车地点跑,而杜子腾在心里忐忑的酝酿了一下情绪后,就强行镇定下来,准备装个圆润的b。

    ……

    另外一头,长c市郊。

    曾强和毕澜见过面,又在屋内独自呆了不到六小时后,就决定自己要吐口了,因为他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即使现在什么都不说,那光凭滨哥那帮人给警方的口供和证据,也足够判死自己了,再加上他此刻依旧心理有别的想法,所以决定配合毕澜,供出藏在自己心里很久的一件事儿。

    二人再次见面的地点,依旧是那间用办公室临时改造的提审室,而唯一不同的是,毕澜这次是穿着警服,带着书记员和他见的面。

    “……我一小时后还要去市里开个会,晚上回来又要跟我的组员分析案情。”毕澜抽着烟,话语简洁的看着曾强说道:“我的时间很宝贵,所以你要给我非常直接,非常有效的案件信息,我们才能继续谈下去!”

    “我妈的案子什么时候能从检察院打回来?”曾强直接问道。

    “她的案子很复杂,检察院打回到公安局补充侦查是一定的,你好好配合,等你的案子证据链组成的差不多了,我安排你们见一面!”毕澜轻声回了一句。

    “呼!”

    曾强听到这个保证后,就长长出了口气,随即整理一下思路应道:“我知道林军亲自犯的一个杀人案,不知道对你有没有帮助!”

    “亲自犯的杀人案??”毕澜听到这话后,顿时眼神一亮的问道。

    “对!”

    “你说说经过!”

    “……在我爸出车祸之前,我二叔一直在抓一个诈骗犯,这个人曾经冒充过发改委干部,化名唐科长骗过我家的钱,并且他跟林军也认识,但当时的情况具体怎么样,我是不清楚的,因为我那时候正在看守所……!”曾强低头一边抽着烟,一边再次叙述道:“我二叔抓这个人的时候,就跟林军对上了,并且一怒之下还给林军的兄弟大脑袋绑了……之后林军救回大脑袋的当天,我二叔就和他的兄弟大关一块消失了!”

    “你的意思是,林军只因为他的一个马仔出事儿,就把你二叔给做掉了?”毕澜皱着眉头问道。

    “也是,也不是!”曾强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

    “……林军这个人对外挺独,但对自己的兄弟,确实没得说,要不然融府也不会有这么多人给他卖命!所以,他一急之下为了大脑袋报仇,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那你为什么又说不是呢?”毕澜不解的问道。

    ”因为还有另外一层原因,是因为二叔当时说错了一句话!”曾强面色严肃的回应道。

    “什么话?”

    “我二叔当时挺恨林军,所以就跟他说,让他别再得瑟,要不然就小心一下自己家里的人。”曾强阴着脸回应道:“这话肯定是扎林军心窝子上了,因为在外面混的,别的都不怕,但肯定怕有人拿自己家里人说事儿!”

    “这个动机确实成立!”毕澜略微思考了一下后,心理是认同了曾强的说法,所以问道:“你有什么直接证据表明,你二叔的消失跟林军有关系?”

    “直接的证据我没有,但我可以给你们方向!”

    “你说!”

    “首先,当时我二叔并没有什么仇家,能有直接要他命的想法,其次,我出狱之后查过这事儿,问过跟我二叔一块消失的那个大关的朋友,他跟我说……我二叔消失之前,是去收拾那个冒充发改委工作人员的唐科,但我二叔没了之后,这个唐科就也人间蒸发了!我之前说过,唐科跟林军是认识的,所以林军去办我二叔,也是为了救他。”

    毕澜眯着眼睛沉默许久之后问道:“就这些?”

    “我查了一下,这个唐科好像叫褚中正!”曾强思考一下后,就再次补充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