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22 大嫂夏青凝,有家有业冯继祖
    阮参谋长听见周天的话后,会心一笑的点了点头:“把你说的那两个凶手交给我吧?!”

    周天沉默。

    “啪!”

    王谦回过神来,伸脚就在凳子下面踢了一下周天,意思是你赶紧接话啊。

    周天思考片刻后,依然我行我素的看着阮参谋长说道:“您是将军,我们就是普通民众。那两个犯人对您来说,不会影响到您任何东西,但对我们来说,那是我公司老总的未来啊!这俩人在我手里,我能保证他们的绝对安全,但如果我交给你,在路上,或者在认罪之前,一旦被人灭口了怎么办?我这话不是空穴来风,刚才您的士兵也看见了,码头上去了多少拿枪的。”

    “你想怎么解决?”阮参谋长并没有表现的很不高兴,而是客气的问了一句。

    “我方只能先交一个人,而且你们的司法机关要通过媒体释放有新的犯人被抓的消息,让贵国民众先知道这件事情,我们在交第二个人,而且我们交第一个人的时候,必须有冯桂林先生的家属在场!”周天思路清晰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谦听完这话内心很忐忑,因为现在不管怎么样,林军也是主要的涉案人之一,而你周天又在人家的地盘上,所以他心里很怕老周在这儿讲条件,把阮参谋长弄烦了,人家一急眼再给你挂一个涉嫌同谋,等待调查的罪名,自己这帮人就全出不去了。

    阮参谋长听完周天的话,皱眉沉默数秒后,就并没有像王谦想象的那样暴躁,反而很有涵养的说道:“这事儿关乎到你们老总的安危,所以你提的建议也可以理解。但有件事情,我必须和你说好,如果一旦媒体知道有新的犯人落网,那在林军的事情上,你就没有退路了!这两个罪犯如果拒不交代,你们林先生的处境就会很艰难。”

    “没有百分之二百的把握,我不会敢坐在这儿跟您谈!”周天胸有成竹的说道:“工作我已经做完了,军方的办案单位只需要记录他们说的口供就可以了!”

    “好,你准备移交第一个犯人吧,老冯会到场的。”

    “麻烦您了,阮老!”

    “喝茶!”阮参谋长笑着点了点头。

    ……

    一小时之后,王谦和周天一块返回了酒店,而刚刚进屋,周天就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即见到有阿哲的未接来电后,就立即给他回了一个。

    “喂,天叔,你在忙吗!?”

    “刚刚在见一个挺重要的人,我把电话静音了。”周天皱眉问道:“怎么了?”

    “是这样,子腾这边帮着满北伐……!”阿哲话语简洁的就跟周天解释了一下事情经过。

    周天听完后,轻声问道:“你的意思是,现在差钱对吗?”

    “对!子腾这边觉得,沈y这母女俩一脱困,白涛那边肯定就会得到消息,所以现在应该以最快的速度和满北伐签了合同,这样白涛那边才能死心,放弃对飞龙公司的股份争取!”阿哲点头应道。

    “我明白了!”周天扫了一眼手表:“等我五分钟,我给你回电话!”

    “ok!”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随即周天坐在床上左思右想后,一共就打了俩电话,一个是冯继祖,一个是夏青凝。

    ……

    两小时后。

    夏青凝盘腿坐在沙发上,眨眼拿着电话说道:“菲菲,你帮我联系一下股票经纪,告诉他以最快的速度帮我把账户内的股票全部清掉,在联系一下房产经纪,让他把我分的几套住房,也处理一下,如果短时间内卖不掉,你让他们的公司做一下质押,我需要拿到大笔现款……!”

    “干嘛啊?!你被绑架了啊?”雪菲无语的问道。

    “林军的天叔,需要用钱!”

    “你不是给过他了吗?”

    “那是小钱!”

    “……那给大钱,你也不能把家底儿全折腾了啊?”

    “没有什么股票,在我眼里比林军那傻叼更有性价比了!我们订婚了,我不帮他,难道要看着他着急上火吗?”夏青凝啃着苹果回了一句。

    “……你真的不跟二哥和大哥商量一下吗?他们或许有更好的办法,起码不会让你变买这些东西啊!”雪菲再次劝道。

    “自己的事儿,为啥要拉着亲人买单呢?更何况我也么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啊?!这事儿不商量了,你快点做吧,我等你消息!”夏青凝态度坚决的回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

    海南,某开发公司的办公室内。

    “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冯继祖手里夹着烟头喊道:“近!”

    “咣当!”

    门开,一位穿着黑色西服套装,身材高挑,长相甜美的姑娘走了进来,她皮肤白皙,小腹微微隆起,明显是在孕期。

    “怎么了?”

    “账号还有多少钱?”冯继祖直奔主题。

    ”三千多万吧,二爷刚打过来的。”姑娘愣了一下后又问:“怎么了?”

    “零头留下,剩下的挪出来,我要借给别人!”

    “什么?!”姑娘惊愕的回道:“大哥,你疯了?那是公款!!”

    “……二爷那边我会去说的,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我回头告诉你账号,你分次打钱过去就行!”冯继祖话语简洁的吩咐道。

    “我能问问这钱你干什么用吗?借给谁吗?”姑娘捂小腹,有些生气的喝问了一句。

    “我要报恩,借给东北的周天!”

    “报什么恩?至于让你挪用公司的钱?!”

    “没有他,就没有我!”冯继祖轻声回应道:“他如果不是真遇到难事儿,是绝对不会给我打电话的!……这钱公司先垫上,我马上清理变卖一些自己的东西,拿出现款把窟窿填上!”

    姑娘沉默半晌后,抿着嘴唇说道:“你可快有孩子了,你最好别让你孩子跟你睡大街上!”

    “……!”冯继祖听到这话后,顿时愣起眼珠子,表情瞬间变的很严肃。

    姑娘愣了一下后,心理有点小怕怕的嘟囔道:“凶个屁凶!”

    话音落,冯继祖叉腰站在原地掏出了手机,调出了二爷号码,而姑娘则是一溜小跑的就离开了办公室。

    ……

    三天后,周天将笑笑交给了越南军方的阮参谋长和老冯,就立即返回了国内。

    与此同时。

    毕澜坐在派出所的二楼内,指着照片冲曾强问道:“你看一下,他是不是那个冒充发改委领导的褚中正!”

    “刷!”

    话音落,曾强就低下头,看向了照片。

    ps:今日从江门刚往长隆,早上八点出发,堵到下午两点多才到,赶不上白天场,只能玩晚上的了。没办法,还得欠大家一章,但依旧欠一还二,周日那天累计更新共七章。

    另外,随即抽送给读者的月饼,我已经发出去了,礼物虽然不算贵重,但也是戒戒的一片心意,感谢大家陪我度过了四个中秋!

    祝大家阖家团圆,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