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25 川地办案
    林军一看这帮越南人根本唬不住之后,就尥蹶子跑出了厕所。而一直在门口堵着的那十多个犯人,抬头一看见林军跑了出来,就全部站起身围堵过去。

    “**的!”林军怒骂一声,手里拎着那种实心边角的垃圾桶,蹦起来连续砸倒两人,随即也不管后面的人拿刀往他腰上捅了几下,只身体踉跄着冲破休息用的单杠区,速度极快的就窜到了值班岗的岗楼楼下。

    后面的脚步声噼里啪啦的传到耳朵里,林军听到后也顾不上回头观望,只左臂使出吃奶的力气,直接将手里的垃圾桶抛上了天空。

    “嘭!哗啦!”

    一声脆响之后,岗楼右侧的玻璃当场碎裂,随即两名背对着院内的士兵,就立即转身将枪口对准了院内,并且用本地语呵斥道:“趴下,全部抱头趴在地上!”

    “help me!”林军此刻狼狈到家的喊了一句,完全顾不上形象的直接就爬上了底层没有通电的铁丝网,随即并且不停的用英文在冲士兵喊着救命。

    放风区内,十几名犯人在看见岗楼的士兵被林军惊动,并且亮枪了之后,就站在原地没在动,随即领头的精壮汉子扭头就看向防风通道一楼的两名越南警察,而那两名警察眯眼扫了一眼现场情况后,都不约而同的冲着精壮汉子摇了摇头。

    精壮汉子见到警察摇头后,才摆手命令跟随自己的犯人们抱头趴在地上。过了数十秒,二十几名越南警察领着胶皮棍子和直角铁棍等凶器就奔着那十几名犯人围了过去,并且下手极狠的就开始殴打了起来。

    林军挂在铁栏杆上,居高临下的目睹了犯人与警察之间的所有细节,所以他惊怒之下也更加后怕,因为很明显,越南这边肯定有本地势力想替徐占年弄死自己,而且很大可能这个本地势力就是冯家的政治对伙儿。

    林军想到这里之后,内心憋屈到爆炸,因为他现在的这种情况,根本没办法反击,报复徐占年。不过极度愤怒和憋屈的同时,林军心里也有一些兴奋,因为徐占年此刻如此急迫的要杀自己,那说明自己可能离出去的日子不远了,应该是天叔和峰哥在外面运作的有效果了……

    果然,时间只过了一个小时,林军的想法就得到了认证,因为他直接被河内监狱内的二把手押解着送往了医院,并且还签署了转监通知。直到抵达医院之后,林军看着珍室门口有两名士兵专门站岗看守他之后,心里才算放轻松一点,因为他知道他现在应该是安全了。

    ……

    监狱时间过去两小时后,越南文家的人就联系上了徐占年,并且二人谈的很不愉快。因为文家感觉徐占年没有看管好余福和笑笑这种直接参与刺杀冯桂林的亡命徒,才直接导致融府的人抓住了他们,并且还把其中的笑笑交给了冯家,这样一来,笑笑如果吐口,那么文家的事儿就肯定会露。而徐占年这边也同样不满意文家的办事儿效率,他觉得以文家在缅甸的能量,应该只要一出手就一定会干死林军,而不是事儿没办成,反而打草惊蛇了冯家,让阮参谋长亲自打电话给林军转了监。

    总之老徐和文家在电话中沟通的极不愉快,并且最终还在相互沉默中结束了通话。

    徐占年左思右想之后,就赶紧又给白涛打了一个电话,想让他用埋在融府内部的鬼打听一下笑笑是否已经吐口,但白涛却比徐占年更上火的回了一句:“我在融府的人,已经彻底失联了……”

    “唉!”徐占年听完后,就忍不住皱眉长叹了一声。

    ......

    四c成都,毕澜专案组在突击审讯了枪贩子李勇后,就得到了一条极为有用的线索。李勇在交代自己与褚中正是如何接触的时候,供出了褚中正和他联系的一个电话号码,而专案组迅速对这个号码进行了一下排查,直接发现这个号码目前属于开机的活跃状态,并且一个小时前有过数次的通话记录。

    这条线索出来后,专案组所有成员都兴奋了起来,他们争分夺秒的就定位了这个电话的目前所在地,并且发现这个手机卡就在成d一家叫蜀华名门的ktv内。

    电话号的这个重要线索一出来,毕澜就迅速找到了本地分局的章局长,请求他协助抓捕,因为褚中正的一系列行为都表明,这是一个纵横多种地域,甚至还经常跨国的超级江洋大盗,所以他能被抓住尾巴的机会着实不多,如果此刻被他溜掉,那想找可就太难了。

    章局是刑侦方面的老油条了,所以毕澜跟他一说,他就立即叫来了分局刑侦三队的队长,并且迅速制定好了抓捕计划。

    晚上九点多钟,十几台挂着私家拍照的汽车迅速离开了分局,并且火速赶往蜀华名门ktv。

    ......

    蜀华名门ktv商务ktv的三层走廊内,一位穿着帆布衣,帆布鞋,看着大约六十岁左右的老头,背手领着十多个随行人员,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国内的变化太大了,我十五六年前回来的时候,这片区域还都是以平方为主呢?!”

    “秦老,您十多年前来过这儿?”身后一中年笑着问道:“公干?”

    “呵呵,陪太子读书.”秦老非常模棱两可的回了一句。

    众人一听这话,就都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心里又开始过度解读,过度琢磨了起来。

    “嘭!”

    话音刚落,一个有些喝懵了的女孩,简单粗暴的拽开一间包房门后,迈步就撞到了秦老的怀里。

    “你怎么走路的??”中年皱眉呵斥了一句。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姑娘看着秦老连连致歉,但当她的目光与秦老对视上后却发现,眼前的这个老爷爷目光有点......色。

    “不碍事儿,呵呵。”秦老淡然一笑,双眼直接就将目光从女孩的胸脯子上挪开。

    女孩依旧有些愣的站在原地,因为她确实感觉到老头的目光不光色,而且还有点贼,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流露,但还是让她很奇怪,忍不住多看了对方两眼。

    另外一头,秦老等人进了包房之后,毕澜就站在ktv楼下,迅速做出了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