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28 换取自由的代价
    远东商会这次在越南医院与林军见面这事儿,原本是需要李宁参与的,因为林军毕竟是他一直在联系的,不过由于李宁也是皇冠ktv冯桂林被枪杀案件的当事人之一,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没有到场。而郭部长和王谦往林军病房走的时候,也语速很快的交谈了几句。

    “李宁在几内亚湾打吕炎时拿到的那些东西,我们用告诉林军一声吗?”王谦试探着问了一句。

    “见机行事吧,如果不是特别必要的话,先不用跟林军说。”郭部长略微思考了一下后,就摇头回了一句。

    “好!”王谦点头后,就没有在吭声。

    ……

    五分钟后,病房内。

    “你好,林先生,我是远东商会会籍部部长,我姓郭。”

    “你好!”林军躺在病床上跟对方握了一下手,随即自嘲的说道:“不好意思,这边的监狱不算太平,我受了点伤,只能躺着!”

    “林先生,十分抱歉,由于我们远东商会内部的失误,让您在越南遭罪了。”郭部长很客气的说了一句。

    “事儿都出了!”林军躺在床上摆了摆手:“以前的事儿,就不提了!”

    “吱嘎!”

    二人在交谈的时候,王谦伸手就把病房门推上,随即拽了两张椅子后,就和郭部长一块坐在了林军的床边。

    “林先生,在这里见面,时间有些紧迫,所以我就不绕弯子了,咱们直接谈正事儿?”

    “可以!”林军闻声点头。

    “李宁跟你说过入会的事儿了吗?”郭部长轻声问道。

    “入会说了,但细节没谈。”林军摇头回应道。

    “细节就是如果你想借用我们远东的关系,尽快在越南脱罪,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入我们商会,因为这样的话,你就有权共享我们商会的社会资源,我们也好全力为你运作。”郭部长话语简洁的介绍道:“而且你不是就可以用这一次,以后在生意上或者是其他需要打开人脉的事情上,都可以找商会帮忙。”

    “你们这个商会的性质我大概了解了一下,但我想问的是,这次我在越南出事儿,你们远东商会起码有着百分之五十往上的责任,所以你现在不但出工不出力,还非得让我入会,这里面是不是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呢?”林军话语直白的问了一句。

    “呵呵!”郭部长咧嘴一笑,随即轻声解释道:“林先生,我跟你打个比方!假如我们商会是一个中介,那真正办事儿的人就全部都是已经加入的会员!那么你出事儿了,其他的会员又拿不到好处,他们心里会愿意白帮你运作这个事儿吗?我不骗你,这次我们能在越南跟你见面,并且通过关系联系上冯家,又想法给你调到医院进行拘押,这都是我们一些会员在发挥作用,而这些人能愿意办这些事儿,是因为我们商会自己承诺分担给他们一部分利益!明白吗?”

    林军听完后沉默。

    “如果你加入了我们商会,肯定也不愿意让商会白用你的关系啊。”郭部长再次解释道:“所以我让你入会,就是给你一个合理使用资源的身份!因为远东商会宗旨就是资源共享,人脉共享……!”

    “呵呵!”林军听完一笑,轻声问了一句:“那入会的门票是什么呢?”

    “你南苏丹公司的百分之二十股份!”郭部长话语简洁的回应道:“除此之外,我们再无他求!”

    “我融府的矿产就挂在南苏丹的公司上,你这要价可不便宜啊!”林军依旧笑着回应道。

    “林先生,我都不说你会被判十几年或者更严重!哪怕越南军方这边的诉讼期拖长一些,押你个两年三年,那你在失去自由的这段时间内,你会少办多少事儿?会错失多少机会?融府内部是否会出现矛盾?!”郭部长同样笑着回应道:“我觉得,这人拥有了一定地位之后,时间远比股份值钱,你说呢?”

    “有点道理!”林军点了点头后,插手突然又问了一句:“我南苏丹的公司,本身就不是完全持股!因为股东里还有我一个在沈y的朋友,所以二十股份确实有点多,而且我一旦入会,在很多事情上就失去了一定主动权,我再怎么自由,也得考虑远东的建议啊!”

    郭部长沉吟半晌后,态度坚决的回应道:“二十是底线!”

    “那我也说说我的底线?!”

    “你说!”郭部长点头。

    “我掏二十股份,只换一个起码还得过几个月才有自由,那肯定不行。”林军双眼盯着郭部长回应道:“你得在加点价!”

    “什么价?”

    “……我听说你们手里有徐占年的一些材料!”林军非常突然的说了一句。

    郭部长听到这话,霎时间就愣在了原地。

    “……把资料完整的交给我,我就统一入会,也同意给你们南苏丹公司的二十股份!”林军再次重复了一句。

    “……林先生在监狱里,消息还是这么灵通哈!”郭部长脸色很难看的说道:“看来我们远东商会内部的管理,确实是有问题啊。”

    “行,还是不行?”林军再次逼问道。

    “徐占年的材料不在我手里,因为它牵涉的事情不少,我需要和其它高层商议一下!”郭部长斟酌再三之后,还是没有把话说死。

    “好啊,你们什么时候商量完了,什么时候在跟我谈就行!但我还是把话说在前头,我的底线是,必须拿到这份资料,而且我敢要就一定有渠道证实这份东西的真实性,所以咱们不要玩花活,简单点,干脆点!”林军面色严肃的回了一句。

    “好!”郭部长点头。

    ……

    半小时后。

    “妈的!”郭部长离开林军的病房后,皱眉大骂了一句,就掏出了手机,直接拨通了李宁的号码。

    “喂?郭部?”

    “你为什么把从吕炎哪儿抢来资料的事儿告诉给林军了?!”郭部长直奔主题的问了一句。

    “郭部,这话从何说起啊?”李宁沉默了三四秒后,声音挺冷的问了一句。

    “东西的事儿,只要你和有限的几个高层知道,而你和向南,还有林军都存在私人关系,不是你说的,会是谁说的?!”

    “你咬死是我说的了,对吗?”李宁直不楞登的问道。

    郭部长一时语塞。

    “郭部,我尊重你,你也得尊重我!我他妈还没追究你们泄露越南行程的事儿呢,你还主动往我身上泼脏水?!怎么的?我李宁在远东没人权啊?!你要怀疑我,直接去司法部举报,我他妈啥都接着!”李宁骂了一句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呼呼!”

    郭部长听着全是忙音的电话,气的胸口剧烈起伏。

    “他怎么说?”王谦问了一句。

    “不承认呗!”

    “肯定就是他告诉的,没别人!”王谦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