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32 绑架王谦
    临去几内亚之前,周天跟杜子腾在包房内谈了一次。

    “我想了一下,这次你需要先走,帮我办一件事儿!”周天坐在屋内的沙发上,一边倒水,一边轻声说了一句。

    “什么事儿?”杜子腾一愣。

    “找一下远东商会的人。”

    “你在远东商会还有认识的人吗?”杜子腾惊愕的问了一句。

    “没有!”周天摇头回应道:“咱们这次去几内亚,真正办的事儿已经不是军那边了,因为笑笑和余福一交,咱们又和远东达成了协议,那么军的案子离结束就已经不远了。所以,我们这次必须拿到的是徐占年的那份资料,你明白吗?”

    “……你继续说。”杜子腾点了点头。

    “但我现在不托底的是,远东那边不干净,所以我们要给自己加个保险。”周天眯着眼睛,声音很小的说道:“你这样弄……!”

    杜子腾听着天叔的交代,频频点头。

    “你千万要记住,一定一定要先确认对方的身份没问题,在跟他说咱们的条件!”周天十分谨慎的补充道:“如果不确定,那宁可不说,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那尺度大一点可以吗?”杜子腾眨眼再问。

    “……你不让他知道是你干的,多大尺度都没问题。”周天笑着回了一句。

    “呵呵,我懂了。”杜子腾阴阴损损阴阴的点了点头,随即又问:“但咱们没有地址啊!”

    “我打个电话就有了。”周天直接掏出手机,低头就拨通了李宁的手机。

    ……

    一天后,越南。

    “喂,老周!”

    “你好郭部长。”周天笑着在电话内跟对方打了个招呼。

    “在几内亚交换人和资料的事儿,我已经跟上面商讨完了,你看咱们约一下时间?”郭部长轻声问了一句。

    “可以啊!”周天眨了眨眼睛,率先问了一句:“你们怎么决定的?”

    “一周后,可以吗?”

    “这么久啊?”周天一愣。

    “资料肯定不在我身上啊,我得回一趟x鲜分部提资料,然后在去几内亚。”郭部长轻声解释了一句。

    “……行,那就一周吧。”周天点头应道:“正好我这边也要在国内处理一点事情!”

    “好,那就先这么定吧。”

    “好好,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随即周天仔细斟酌了一下后,又马上给李宁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

    “……帮我打听一下,郭部长这次回去都带着谁!”周天直言问道。

    ……

    时间再过两天,越南岘港某海边度假酒店。

    王谦穿着沙滩裤,躺在遮阳伞下面拿着电话说道:“我不跟你说了吗?林军的事儿还没解决呢,我暂时走不开。恩,老郭已经回去了,但我还在越南……呵呵,我为什么不回去,你心里还不清楚吗?远东内部有人在林军的事儿上搞鬼,我他妈傻啊?我跟着掺和?哈哈,是谁咱们在心里猜一猜就得了,谁还真能跟李宁似的那么较真啊?我不是没办法吗?我要能拒绝,那越南我都不来……这事儿政绩不算我的,分红也不算我的,我图啥呀?恩恩,行,等我回公司咱们在聊吧,哎,好叻!”

    与朋友打电话聊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后,王谦就挂断了电话,随即冲着一随行员工问道:“你订那俩女的啥时候来啊?”

    “说是快了。”

    “这从早上就说快了,怎么睡个觉的事儿比取经还难呢?”王谦有些不满的回应道:“你在给她们打个电话,告诉她们一小时后不到酒店,咱就换人!”

    “回酒店啊?”

    “你在这儿看的都是别人姑娘,不回去干啥啊?”王谦笑着站起身,打着哈欠说道:“这几天累死我了,回酒店歇一会,洗个澡,等姑娘!”

    “呵呵,走吧,我跟你回去!”

    二人交谈了几句后,就一起从躺椅起身,并肩顺着沙滩溜溜达达的就走到了街道上,随即准备往前走两步就回不远处的酒店。

    岘港是旅游城市,白天的时候海边车流量很大,而且天气还很闷热,所以王谦走了两步路后,就感觉嗓子冒烟,转身想去冷饮店买点凉的吃。

    “吱嘎!”

    突兀间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响起。

    “刷!”

    王谦本能回头。

    “哗啦!”

    车门子弹开,俩人迈步就从车内冲了出来。

    “你们干……!”王谦的话还没等喊完,嘴就被捂了起来。

    ……

    晚上,十点钟左右,岘港周边的某荒地内。

    王谦和他的同伴被蒙着眼睛,光着身子,穿着大裤衩子跪在地上,身上沾着的全是砂石。

    “刷!”

    一青年上前,伸手就将王谦的眼罩摘了下去,但王谦一睁开眼睛,就被大灯晃的险些致盲。

    “你们到底是谁?要干什么?!”王谦嗓音沙哑的喊道。

    “唾!”

    面包车内坐着的青年,腿上绑着纱布,一边吃着西瓜,一边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就问你三件事儿,你就有三次回答的机会!”

    “……!”王谦极力的想看清楚坐在车内的青年是谁,但无奈他身体正对着大灯光亮,所以怎么看也看不清楚。

    “第一,徐占年允诺了你什么好处,你才答应帮他透露消息!第二,除了笑笑和余福,在越南枪击冯桂林的主犯,你都接触过谁!第三,你在远东内部还有没有同谋!”青年接连问出了三个问题。

    王谦听完之后,瞬间懵b了。

    “嘭!”

    见王谦不说话,车下站着的两个小伙,一人上去就是一脚:“问你话呢!”

    “你们……你们……是远东的人?”王谦仔细思考了半天后,就语气结巴的试探着问道。

    “你在浪费我的时间!”车内坐着的青年,扔掉西瓜皮,眯眼问了一句。

    “……不是,你们搞错了……我没有出卖远东的消息……真的没有……我来远东七八年,一直兢兢业业……!”王谦冲着车内的人就极力辩解了起来。

    “给他拌在水泥里,扔海里吧!”车内青年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后,直接就拽上了车门。

    “啪!”

    话音落,两个青年薅着王谦的头发,直接就将他往海边拉去。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相信我……不是我干的!”王谦身体滑在沙滩上,歇斯底里的喊着,解释着。

    车内的青年一声不吭,托着下巴注视着王谦的表情。

    五分钟后,王谦被绑着扔在了湿水泥内,感受到水泥开始挤压自己的身体,胸口喘不过气。

    “盖子给他盖上!”旁边一小伙轻声吩咐了一句。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搞错了,我求求你们了,我在远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旁边的人无动于衷,继续准备搬起铁箱子的盖子就准备盖上。

    “好,好……我说……我知道是谁干的……我大概知道,我能猜到,你们放了我,我说……!”

    当盖子即将扣在铁箱子上方之时,王谦瞬间崩溃的喊了一句。

    “哗啦!”

    面包车的车门再次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