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33 曾国民案件的突破
    王谦在面对水泥+铁箱子之后就崩溃了,随即他把自己知道的那点事儿,全部告诉给了车内的青年。

    双方谈了将近半小时后,青年拿着电话下车,走到海边给周天打了一个电话。

    “喂?子腾!”

    “他吐口了。”杜子腾单手插兜,低声回了一句。

    “是王谦吗?”周天皱眉问道。

    “应该不是。”杜子腾摇头:“我看他没那个胆子,而且徐占年也不会找这样一个人当传话筒。”

    “……!”周天闻声沉默数秒,随即又问:“那是他吗?”

    “是!”杜子腾立即点头。

    “呼!”周天长长出了口气,心态谨慎的再次问了一句:“子腾,这个事儿要错了,咱们在几内亚就满盘皆输,你肯定王谦没有骗你吗?”

    “肯定!”杜子腾仔细思考了一下后,坚持着说道:“人面对死亡所表现出来的情绪,绝对是演不出来的,他都尿了!”

    “那我知道了。”周天听到这话后,心里才算托底。

    “我们怎么办?”

    “跟他谈吧,把我跟你说的话,跟他说一遍。”

    “明白了!”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而周天斟酌再三后,就又给李宁拨了一个电话。

    “喂?”

    “李宁,我问你个事儿。”

    “你说!”

    “当初你去几内亚湾劫吕炎的货物,是谁直接给你的命令!”周天直言问道。

    “……远东的太子,小掌柜。”李宁问道:“怎么了?”

    “这人是远东商会会长的儿子?”周天再问。

    “对。”李宁点头解释道:“我入远东商会就是因为认识了他。当时徐占年因为一些事情跟远东商会闹掰了,惹的这个小掌柜很生气,所以找我去几内亚湾做的这件事儿。”

    “你去之前,除了这个小掌柜之外,还有其他人知道吗?”周天再问。

    “他应该就跟我说了,别人不知道。”李宁继续解释道:“但后来知道这个事儿的人就多了,因为我拿回去了罗永浩的那份资料。”

    “是这样!”周天频频点头后,思考一下问道:“那当初徐占年在远东商会跟谁的关系比较好呢?”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远东商会的会员太多,高层也太多,所以谁和谁私下接触,这事儿别人很难搞清楚。而且你一旦在表面上走的太近,那就会有闲话传出来,毕竟高层和会员频繁接触,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双方会在公事儿上,共享利益啊。”李宁话语详尽的说完之后,就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徐占年跟谁关系走的近,也不可能跟小掌柜走的近!因为他刚开始入会,小掌柜就对他挺反感,他有两三次事儿,都私下接触会员,没走商会的关系把事儿办了。”

    “那我就明白了。”周天心中豁然开朗。

    “周总,你打听这些事儿干啥啊?”李宁不解的问道。

    “是这样,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要趁着在几内亚的这次机会……!”周天思考了一下后,还是将去往几内亚的部分计划跟李宁交代了一下。

    ……

    就在周天着手布置在几内亚交换余福和徐占年资料的时候,毕澜也在曾国民被杀的案子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老六的亲弟弟在被抓之后,连续挺了数天,最终还是没能咬住牙关,直接吐口了。这小子和褚中正合作一共就这两次,而且跟正哥关系好的是老六,也不是他,所以他在得知自己还有一线生机之后,就非常正常的选择了保自己。

    提审室内。

    “……成d的这个案子,有人会专门审你,所以你不用跟我说。”毕澜点了根烟后,双眼盯着老六弟弟说道:“你只需要说说褚中正的情况!”

    “怎么说?”老六的弟弟低头问道。

    “你知道什么说什么!”

    “呼!”老六的弟弟喘息一声后,就抬头看着毕澜回应道:“其实我对褚中正了解的并不多,因为他和我哥关系还可以,但我们之间很少见面。不过就我们这两次接触来讲,我还是挺佩服褚中正的。这个人虽然看着胆小,但心理素质极其强悍。说实话,当时你们进ktv包房要检查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慌了,但褚中正非常稳,如果不是他拦着,我哥的枪没响,我的就响了。还有,他这个人经常用吹牛b来隐藏自己的身份……!”

    “什么意思?”毕澜一时间没有听懂。

    “他跟我们唠嗑,永远都是一脸认真的云山雾罩。打个比方,有些事儿,你以为他是在吹牛b,但后来他的一些行为却证明,他可能真的干过这些事儿。反过来,有些事儿他跟你说的像是真的,不过你跟他一接触,就发现他是在那儿扯淡。简单点说,这个人嘴里没一句实话,你根本搞不清楚他的身份,经历,还有下一步会干什么。所以我哥早就跟我们说过,和他如果不是特别好的朋友,那就尽量少在一块共事儿,因为你连他的底儿都不知道,那他有一天给你卖了,你都反应不过来!”老六的弟弟轻声解释着。

    “……!”毕澜抱着肩膀,沉吟半晌后,再次问道:“那也就是说,你对褚中正压根不怎么了解?”

    “是啊,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他跟我在一块接触的时候,有事儿都直接找我哥谈,我跟他说不上什么话。”老六的弟弟点头回了一句:“不过,我们这次在成d筹划这事儿的时候,我听我哥说过,褚中正可能有家里人在三亚居住,因为我哥有一回无意中听他打电话,好像是在三亚要联系一个什么医生。”

    “就这些?!”毕澜沉吟半晌后问道。

    “对,就这些!”老六的弟弟点头回应道:“我们这些人在一块,很忌讳打听对方的家庭情况,还有私生活……所以当时我哥是随口一说,我也就是那么一听。”

    “他就没有提是三亚什么地方吗?”毕澜不死心的再问。

    “没有,我说了,我哥是无意中听到的,并不完整。”老六的弟弟面色疲惫的回应道:“我知道的,我全说了,真的没有别的了。”

    ……

    十几分钟后,毕澜看着警方心理专家给褚中正做的画像,低头抽了两口烟说道:“这个小六身上该挖的已经都挖出来了,马上回一趟东北,我要提审曾强。”

    “好!”助手立即点头。

    ……

    两天后,王谦从越南返回了朝x分部,而郭部长见到他之后,则是十分惊讶的问了一句:“你怎么跟回来了,你不说你在越南等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