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45 贱人王小利
    深夜,长c同化乡,毕澜专案组临时办公地点内。

    “我犯什么事儿了,你们给我拉到这么远?”王小利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冲毕澜问了一句。

    “我们找你了解点情况,希望你能配合一下。”毕澜拿着烟盒,递给了王小利一根。

    “哎呦,你们这些当警.察的挺有钱啊,还抽苏烟呢?”王小利伸手接过烟,笑呵呵的调侃了一句。

    “我很少抽,所以就买点好的。”毕澜放下烟盒,双眼盯着王小利问道:“曾强你认识吗?”

    王小利听到这话,顿时一愣:“怎么了?”

    “你认不认识啊?”

    “……听过,但不熟!”王小利摇头。

    “呵呵,你俩不熟他还给你拿钱啊?”毕澜笑着问道。

    王小利眨巴眨巴眼睛:“你什么意思?!”

    “你放心,我找你不是因为你拿钱的事儿,而是想问问你,曾强为啥给你钱?!”毕澜脸色突然变的严肃。

    王小利听到毕澜这么问后,心里就咯噔一下,低头猛嘬了两口烟卷。

    “怎么不说话了?”

    “……是,我确实和曾强认识,也拿过他的钱,但我又不是抢他的,是他自己愿意给我的。”王小利皱眉解释了一句。

    “我问的是,他为什么要给你钱!”毕澜再次强调了一句。

    “我他妈哪知道他为啥给我钱?!”

    “我提醒提醒你?”

    “什么啊?”

    “你在小卖部旁边那个废弃的民房旁边,曾经看到过什么?!”毕澜直言问道。

    “……什……什么也没看到啊……你说的是哪个房子?”王小利开始装傻。

    “我用把曾强给你叫过来对质吗?”

    王小利听到这话后,稍稍沉默了一下,随即舔着嘴唇回应道:“啊,你说的是我骗曾强说的那个事儿吧?”

    “骗?”毕澜一愣。

    “对啊,曾强他二叔消失了,后来他托人在李家屯打听当天的情况,这事儿让我听见了,而且也正好赶上我手头紧,所以我就跟他说,我看见了当时的情况……但这都是我胡编乱造的……不为别的,就为忽悠他俩钱,而且这钱也不是我主动要的,真是他自己给我的,说是等到有合适的时机,让我拿这个事儿点一下融府的林军!”王小利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一副痞子样。

    “……!”毕澜审到这儿才发现,这个王小利肯定是没少进去过,因为他明显十分善于跟警察打交道。

    “你这算是诈骗,你知道吗?”毕澜旁边的刑警吓唬着冲王小利喊了一声。

    “你别真拿我当法盲!我他妈第一次进监狱的时候,你可能还没上幼儿园呢。”王小利扣着鼻子回应道:“自始至终我都没管曾强说过要钱的话,而且也没有任何引导他的行为!我最多就是撒了个谎,哎,我问问你,撒谎能被判几年?”

    毕澜皱眉沉默。

    “我可告诉你们昂,我家离这儿可不近,一会我自己走肯定是走不了了,你们得把路费给我报了!”王小利非常欠揍的补充了一句。

    “呵呵,行!”毕澜点了点头,迈步就往门外走。

    “给我找个地儿,我要睡觉了,太jb困了!”王小利打着哈欠喊了一句。

    二十分钟后,曾强被提出来准备见王小利,但后者却要求必须和曾强单独见面,而且还不能在屋内,因为他怕留下录音和监控影像。

    毕澜思考了一下后,最终决定还是让曾强对王小利施行“说服”工作,所以就在院子外面安排了俩人见面。

    树木下的长椅上,曾强皱着眉头冲王小利问道:“你为啥跟警察撒谎啊?”

    “是你傻b啊,还是我傻b啊?!那他妈的你二叔他们四个人都被做掉了,我有多大个胆子去跟着你们掺和这事儿啊!”王小利趴在曾强的耳边,撇嘴说了一句。

    “你他妈拿我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曾强目光阴郁。

    “大哥,我要拿你钱的时候跟你这么说,那你还给我钱吗?!就你这个智商,也确实该进来……!”王小利活脱脱就是一滚刀肉的范儿。

    “我艹你妈!!”曾强气的牙根直痒痒。

    “行,你也别骂我,咱俩明说了吧!”王小利再次趴在曾强耳边解释道:“兄弟,你也真别怨我,林军他们玩的太大,你说我一小平头老百姓,拿啥跟他们唱反调啊!你也听我一句劝,快别扯犊子了,你爸,你二叔,外加吉l一把老陈都他妈没斗过融府,你说你一个小崽子,能有多大尿啊?”

    “……!”曾强眼珠子通红。

    “我可不跟你扯了,我要回家睡觉了……你……你就蹲着吧。”王小利说完就站起了身。

    曾强坐在椅子上,双眼盯着王小利的背影,牙齿咬的嘎嘣作响。

    “这个王小利太油了,常规审讯都不一定有效果,就更别说这种问话了!”专案组一中年站在二楼,摇头评价了一句。

    一小时后,王小利被“释放”,但毕澜以防他扯别的,所以专门安排了人二十四小时监控他。

    ……

    第二日中午,越南边境处,一艘货轮缓缓而来。

    “啪嗒!”

    大龙坐在车内掐灭烟头,随即摆手喊道:“人到了!”

    “呼啦啦!”

    话音落,其它几台车内坐着的人,全部走了下来,站在岸边看向货轮。

    十几分钟后,货轮靠岸停滞,付饶带着三个人,非常低调的从闸板上走了下来。

    “不让你回来,你非得回来!”大龙迎上去抱了抱付饶的肩膀。

    “……我怕我不回来,涛真的会寒心啊。”付饶无奈的叹息一声,随即冲着宝熊,武邵阳打着招呼说道:“哥几个,辛苦了!”

    “哎呀,这点路算啥。”武邵阳一笑。

    “走,先找住的地儿吧。”付饶领着众人,一边迈步向车上走去,一边拨通了白涛的电话。

    “喂?!”

    “涛,我跟大龙他们见上了,今天晚上休息一夜,明天早晨就走!”付饶直接说道。

    “我等着。”

    “呵呵,好!”付饶一笑,伸手就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