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46 相爱相杀的两口子(补更1)
    当天晚上,付饶等人在景洪市旁边的一个小镇子暂住了下来,并且吃饭的时候也和大龙,还有宝熊,武邵阳谈了一下家里目前的情况。

    “你真不应该回来。”大龙啃着鸡爪子说道:“我来的时候听公司里的人说,涛现在已经着手安排双c那边分公司的人事调动,很有可能你会被弄倒哪儿去。”

    付饶听到这话,只吃菜,没有接话。

    “小饶啊,现在不比从前了,你身上一直背着s家庄的事儿,根本没法在双c公开露面,所以涛说是让你去哪儿主事儿,其实就是找个借口慢慢削弱你!”大龙喝着白酒,再次叹息着说道:“回来太被动了。”

    “我不回来,就彻底和涛站在了对立面!”付饶声音低沉的回应道。

    话音落,屋内众人先是沉默了半天,随即宝熊硬着头皮插了一句:“我这人性格直,喜欢有啥说啥!反正对于我们来说,我只认你饶哥,大老板是谁,我根本就不在乎!如果涛boss这次真打压你了,大不了咱就不干了,自立门户呗,反正现在白家绝大部分的事儿都是咱们干!我说句难听的,现在你要走了,涛boss就基本是光杆司令了。“

    “你闭嘴!这话是你该说的吗?”付饶立即抬头训斥了一句。

    “我还真觉得宝熊说的对!”大龙眉头紧皱的回应道:“大旗死了,你背锅,现在吕炎死了,你又背锅,为了满足茂名的情绪,直接准备撸了你!这事儿搁谁谁也不干啊,咱们这一脉的人,可不是坐在办公室出点馊主意换来的,那是挨着刀,扛着枪挣回来的?!你要倒了,我们也都跟着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哥,我有个办法,不知道该不该说!”宝熊再次插了一句。

    “什么?!”付饶歪脖问道。

    “既然你已经和茂名整成这样了,那不如干脆……!”宝熊说到这里,直接作出了一个抹脖的手势。

    付饶听到这话后,顿时眼神变的凌厉。

    “哥!!我真是为你好啊!你和他既然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了,那早下手,肯定比晚下手要强!”宝熊依旧极力劝说道:“他一死,涛哥短时间内必须得仰仗你!不然,你觉得他现在能指挥得了谁?我,邵阳,龙哥,还是弗里敦公司的人?!”

    “啪!”

    付饶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狠狠的抽在宝熊的脸上骂道:“你他妈的这些东西都是跟谁学的?!”

    “你打我,我也得说!!你不杀茂名,他就得杀你!”宝熊依旧坚持着吼道。

    “我他妈的……!”付饶还要抬手。

    “啪!”

    大龙伸手阻拦着说了一句:“小饶,没有人想逼着你和白涛闹掰!!但你心里最清楚,你和茂名之间,必须有一个人要折在白家!不是你,就是他!这时候心不狠点,你让我们怎么办?!”

    付饶眉头紧皱,举杯就闷了一大口白酒。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点个头,剩下的事儿,我们就给你办了!”大龙瞪着眼珠子,再次说了一句。

    “哥,咱们这样行不行?!如果涛哥这次没有把你调到双c废了,那我们哥几个什么都不说!但如果他这样做了,我们就……!”宝熊再次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

    付饶目光挣扎了一下,闭着眼睛回了一句:“喝酒,喝酒吧!”

    “我来安排!”大龙接了一句后,举杯就与付饶撞了一下。

    ……

    吉l,李家屯。

    王小利回到家之后,难得的没有再去赌博,而是有好几次都故意出门抽烟,总是往离家门不远处的小路上看去,因为他知道那里有警察在盯梢。

    “你天天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啊?!”媳妇端着洗脸盆,皱眉问道:“你在外面又惹什么事儿了?”

    “我他妈的连你都整不了,我能惹什么事儿!”王小利烦躁的骂了一句,皱眉就走进了屋内,随即寝室难安的坐在炕上喝了杯茶水,张嘴就叫了一声:“你进来!”

    “干啥?”

    “家里还有多少钱?”王小利直言问道。

    “没有了!”

    “你他妈别闹,弄不好我这一把是真悬了!”王小利搓着脸蛋子说道。

    “到底怎么了?!”媳妇一看他这个表情,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妈的,跟曾强那个傻b吃锅烙了!”王小利摇头回应道:“不行,我得走!”

    “走什么?!”

    “再不走,一旦我知道这些事儿的消息让别人知道了,那小命都保不住了!”王小利双眼滴流乱转的说道:“……你给我拿点钱!”

    “到底什么事儿啊?”

    “你傻啊?!我告诉你了,你不也跟着摊事儿吗?!”王小利破口大骂:“你别管了,我死也不能连累着你!”

    “……你等会吧!”媳妇沉默了数秒后,就去旁边屋内,把家里所有的钱全部拿了出来,大概一共也就一万多一点。

    “你他妈藏这么多?!”王小利惊愕。

    “……我不怕你饿死吗?”

    “你还有吗?!”王小利问了一声。

    “……你就甭管我了,我怎么还不吃饭啊?你有事儿,就全拿着吧!”媳妇一分钱都没给自己留。

    “艹!”王小利毫不犹豫的将钱粗略的分了一半,直接递给媳妇说道:“我要真出事儿了,你也别jb等我了,换个人,也挺好!”

    “别放屁了!”

    “……!”王小利看着媳妇沉默了数秒,随即伸手抱着她,只长叹了一声,最后什么都没说就从后门走了。

    “翁!”

    王小利一出门,院外一直监视着的两台警车就跟了上来,但对方肯定没有他了解周围的情况,所以王小利绕了几个圈,就给车甩开了。

    ……

    乡派出所内。

    曾强看着毕澜,话语简洁的说道:“王小利怕自己被融府报复,所以才咬死不说这个事儿!”

    “……你觉得怎么办好?”毕澜直言问道。

    “王小利缺钱,你给他钱,他就能答应作证!”

    “这不符合规定!”毕澜直接摇头。

    “钱我有!”曾强突然说了一句。

    ……

    另外一头。

    小袁站在吉l市区某胡同内,皱眉问道:“他们查的是那个案子?!”

    “曾国民的案子!”一中年抽着烟回应道:“他们昨天晚上从李家屯带回来一个人,但今天放了!”

    “去李家屯干什么?”小袁不解。

    “不知道!”中年摇头:“我求你了,你下回别找我了,行吗?!现在上面查的太严,我要是露了,那得重判!”

    “刷!”

    小袁直接从包里拿出鼓鼓的牛皮信封回应道:“……蹲了,也按小时给你结费用!!”

    “……!”中年憋了半天,一脸无奈的骂道:“……这东西真他妈的是害人不浅啊!”

    ……

    三天半后,付饶返回了东北。

    ps:九点二十之前,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