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59 迷迷糊糊的阿财团队
    川菜馆内。

    周天出门打了不到五分钟电话后,就再次返回了包房,随即褚中正看似非常随意的问了一句:“谁啊,这么急找你?”

    “我前妻,家里的事儿。”周天一愣,话语非常含糊的回了一句。

    阿财戴着散光眼镜,嘴里嚼着口香糖,完全是主动找话题的接了一句:“周先生很顾家啊,呵呵!”

    “离婚很多年了,平时就为了孩子的事儿沟通沟通,很少联系。”周天再次含糊着回了一句后,就坐在椅子上岔开了话题:“来,吃饭吧。”

    “都给酒倒上,咱们一块走一个。”褚中正也招呼了一句。

    话音落,众人寒暄几句,就开始一边喝酒,一边谈起了正事儿,并且在交谈过程中,褚中正已经给阿财打好了预防针,直接告诉他这次事儿挺难的。不过阿财则是“霸气”的表示,他挣的就是这份难钱。

    ……

    饭局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后结束,随即周天结完账,就与阿财,褚中正并肩向外面走去。

    “……今晚休息一夜,明天我给你地址。”周天冲阿财嘱咐了一声。

    “好,好,没问题。”阿财连连点头。

    “晚上好好玩,费用算我的。”

    “谢谢周总了。”

    “呵呵,小事儿!”

    “滴玲玲!”

    就在二人边走边聊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再次响起,随即周天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皱眉就接了起来:“我不跟你说了吗?我明天和老褚去锦州,今天晚上有事儿!你带着孩子先在那儿呆着吧,我忙着呢。好了,回头再说!”

    周天极其不耐烦的冲着电话说了两句后,就直接挂断了,而阿财则是笑着问了一句:“嫂子啊,家里有什么事儿啊?”

    “没事儿,更年期妇女就这个毛病!”周天依旧话语含糊的岔开话题,摆手冲着老褚喊道:“打两台车,咱走了,转场!”

    “好叻!”褚中正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阿财和他自己带来的五个人,在周天的安排下,去了某五星级酒店的会所狂嗨到了凌晨。而当他们各自搂着娘们回包房的时候,周天则是和老褚聊了起来。

    “明天就让他们去?”褚中正问了一句。

    “恩!”周天点头:“明天早上,我就给他们结一半的钱!”

    “行!”

    “还有个事儿,我刚才接到了一小朋友的电话,他跟的那条线有信儿了。”周天点了根烟。

    “李家屯那条?”

    “对!”

    “我能做什么?”褚中正主动问道。

    “你过去走一趟,把人弄住,然后让阿财这边留下两个人,准备帮我办这个事儿。”周天话语简洁的说道。

    “哪个事儿?”

    “曾强的事儿。”周天如实答道。

    “……不行!”褚中正想了一下后,摇头回应道:“曾强的事儿和白涛还有茂名的事儿,完全不一样。他已经在官方手里了,如果你要硬办的话,那后果太严重,所以这个必须得是托底的人,我去吧!”

    “你去很容易沾在这事儿里面!”

    “老周,一点不吹牛b的说,能没干活之前,就已经想好怎么跑的人,你现在就认识我一个!南征,小波,素质肯定比我这个岁数的人强,但你要让他们办这事儿,绝对没我稳,你信吗?”褚中正表情很**的问道。

    “……!”周天略显犹豫。

    “这事儿我去,不商量了。”

    “……好吧,那细节回头咱俩再研究一下,你先马上去一趟大l那边,把人给我圈住。”周天点头。

    “妥!”褚中正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阿财这帮人,能把事儿办了最好,但如果办不了,那也可以,我们直接在大l一次性解决问题。”周天低头点了根烟,歪脖看着褚中正补充道:“今天晚上你不用去阿财那里了,跟他聊的太多,反而假了。”

    “我明白!”褚中正再次点头。

    ……

    第二日一早。

    阿财等人起床后在楼下集合,随即褚中正单独见了他们。

    “玩了一夜啊?”

    “我们玩了一夜,但司机没有。”阿财笑着回应道:“拿钱办事儿,我们是专业的。”

    “呵呵!”褚中正笑着点了点头。

    “你不跟我们去?”阿财主动问道。

    “我得和老周回一趟金z,这事儿就你带头来办吧。”褚中正轻声解释道:“如果事儿成了,你直接电话和我联系就行!”

    “好的。”阿财点头后,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问道:“钱怎么给?”

    “今天下午两三点钟,你查一下给我的那个账户,钱就应该到了!”褚中正话语简洁:“我们给你打过去了一半!”

    “好的。”阿财抱拳说道:“那就谢谢正哥赏我们饭吃了。”

    “小事儿!”

    “完事儿之后,我不会忘了你哈。”阿财再次补充一句。

    “事儿办好,大家都好!”

    “明白!”阿财点头说道:“那我们先走了。”

    “路上注意点。”褚中正扫了一眼手表:“那就上路吧!”

    “这话不吉利啊,哈哈!”阿财一笑后,摆手喊道:“走了,走了!”

    寒暄几句后,阿财等人就换了车牌,迈步上了一辆面包车,随即褚中正与众人告别,亲眼看着他们消失在了街道上。

    ……

    路上。

    昨晚折腾了一夜的阿财,盖子外套躺在车辆的中排座椅上,精神有些疲倦的说道:“妈的,这边早晚温差太大,这会有点冷。我小睡一下,下午你们叫我,咱们抽点东西,晚上就干活!”

    “阿财,我怎么感觉车后面一直有人跟着咱们呢?”一个青年目光发直,一脸正经的说了一句。

    阿财闻声向后扫了一眼,随即皱眉骂道:“你看后面有车吗?”

    “你没看见吗?一台红色的民意面包!”青年神经兮兮的再次说道。

    “日你老母啊?!你是不是有岔道了?你家民意面包有红色的吗?”

    “……我确实看到了。”青年伸手按着车座子旁边的帆布包,再次问了一句:“会不会是警察?”

    “再给他搞两口拉,给他顶一顶,这个王八蛋岔道了。”阿财无语了的骂了一句。

    ……

    吉l通往辽n的国道上,王小利媳妇拿着两个大包,低头用诺基亚老人机发了一条短信:“我快到了,你在哪儿呢?”

    短信发出去不到十几分钟,王小利就立马打来了电话。

    “喂?”

    “你说,你记个地址!”

    “你等下哈,我找个笔!”

    “虎娘们,你找什么笔啊?!用脑袋记。”王小利皱眉训斥了一句:“东安县和平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