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62 大案
    这把事儿确实是大了!

    白涛等人在国会门口,虽然属于是正当防卫,但他们可是非法持有枪支在先,连续打死打伤数人在后。而这种在“市区最中心”,公然持枪火拼,并且造成数人死亡,十几人受伤的情况,简直太罕见了。自从融府和白涛团伙成立以来,也没有过这种情况发生,他们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大旗和于亮当初在街头开枪,但结果是,二人一个蹲了数年监狱,另外一个跑到国外,至今不敢回来。

    枪这个东西,不响就是一块破铁,但响了就是事儿。而事儿的大小,也取决于枪是在哪儿响的,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所以白涛在车上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次的事情,很难像之前那样解决,因为当场打死的人根本没有处理的时间,就直挺挺的扔在了国会门口。而死者一见光,再加上根本无处躲藏的监控作证,这事儿就捂不住了。

    ……

    回到东风,白涛去找私人大夫处理伤口后,茂名就坐在平房里办了两件事儿。第一件事儿,他通过白涛集团的关系,抢着时间让小崽儿给他自己的兄弟打了一个电话,内容也很简单,只告诉小崽儿的兄弟,把所有事情都往自己和小崽儿身上推。而这样做有两点原因,第一,茂名在国会门口是开枪了的,这点洗不掉;第二,白涛从枪响之后,就被人两枪打倒了,所以他是现场唯一一个没有掏枪,也没有还击的人。所以,茂名把事儿全部揽到自己身上之后,白涛的压力就会小很多,因为他只要坚持称自己没有开枪,并且也不知道同伴携带了枪支,只从一个被害人的角度阐述“事实”,那火暂时可能就烧不到他这儿。

    第一件事儿处理完之后,茂名又立马准备审讯被抓住的阿财,然而对方态度极其强硬,不管怎么收拾,怎么打,就是不说自己是谁雇来的。

    但双方接触了一次后,老油条茂名就发现阿财有吸d的特征,所以他也就没有继续再审。

    当天晚上,省g安厅召开紧急会议的时候,被抓的晓俊和司机也被突击审讯,但二人同样拒绝配合,没有向警方提供任何线索。

    “你是抽了?”办案人冲着晓俊喝问了一句。

    “没有啊!”晓俊吊儿郎当的回道。

    “验尿!”

    “我他妈没尿,你验什么?”

    “你老实点!”

    “我老实点你能放我出去吗?”晓俊撇嘴回了一句。

    “验不了尿是吗?”办案人摆手喊了一句:“给他架床上,抽血,做血检!”

    “做呗!”晓俊眼珠子滴流乱转的回了一句。

    “你不用嘚瑟,到这里面的人,我还没有见过谁能一个字都不说呢。”办案人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等你身上这点兴奋劲儿过了,药劲儿散了,我看你还有没有精神挺着,跟我对着刚!”

    晓俊闻声没有回话。

    ……

    第二日一早。

    原本想着继续联系王小利的毕澜,也接到了吉l省g安厅的电话,直系领导让他马上赶回来开会。刚开始毕澜接到这个信儿的时候有点懵,不明白为什么,但看完早间新闻之后,就无语的骂了一句:“真能作啊,这是恨自己不死啊!”

    沈y,金州。

    “欢迎收看早八点的法治在线,我是主持人……昨晚八点钟左右,我市赣水路的国会娱乐会所门口发生一起震惊全省的持枪火拼案件,造成三名匪徒死亡,十几人受伤……!”

    “动静闹的挺大啊。”褚中正扫了一眼电视后,脸色极为严肃的说道:“阿财他们去就干上了,而且还在门口?!这帮人太没脑子了,我就说吸d的不托底!”

    “啪!”

    周天直接关了电视。

    “你关了干嘛啊?”褚中正一愣:“看看有没有人被抓啊?如果有,他们很可能会供出来你啊!”

    “……供出来就供出来吧。”周天倒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说道:“我昨晚接到电话了,阿财这边好像有两个人被抓住了。”

    “那你怎么像是一点都不担心呢?!”褚中正费解。

    “我上线了,白涛也上线了。”周天吃着早点,轻声回应道:“老褚,你不用管我这边,今天白天你有活儿干!”

    “你别不当回事儿,阿财这帮人真的不托底!”褚中正再次提醒了一句。

    “没事儿,你不用管,我有我的想法。”天叔再次摆了摆手,随即轻声说道:“你还是准备一下,一会我给你地址!”

    褚中正一听周天这么说,也就没有再絮叨,但心里却很担心这个老哥们,因为他是真的觉得阿财这边有人要进去的话,那周天有可能就会上线了。

    二人吃过早饭没多久,周天接到小袁短信,随即叫来了褚中正,给他看了一眼手机说道:“人就在这儿!”

    “好,我去办!”褚中正扫了一眼地址后,就立即点头回了一句。

    “小袁他们干不了这活儿,如果你就自己的话,一定加点小心。”周天嘱咐了一句。

    “不,我还有个朋友,从成都带回来的,他能帮忙。”褚中正轻声解释道:“他当过军医!”

    “人在这边吗?”

    “我已经让他过来了,他到了。”

    “那就行!”周天听到这话后,才算彻底放心。

    “行,我先去!”

    “好叻!”

    二人交谈几句后,褚中正就离开了居住的酒店,而周天在看完新闻之后,也是第一时间选择了退掉酒店的房,并且还让酒店吧台帮他订了一张去广州的机票,虽然他根本就不会去什么广州。

    离开酒店后,周天刚要上车就接到了杜子腾的电话。

    “你在哪儿呢?”

    “我在外面办点事儿!”周天含糊着回了一句。

    “叔,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跟我们说?”杜子腾语气急迫。

    “我就见个朋友,有什么可跟你们说的?”周天无语的一笑。

    “你别撒谎!!!”杜子腾几乎咆哮着喊道:“小军给我打电话了,他说昨天晚上白涛在国会门口出事儿了,新闻我都看了!”

    “是吗?”周天用惊讶的口吻问了一句。

    “你别演了行吗?!天叔,你到底要干什么?能不能跟我说,我是真的很着急!!”杜子腾再次逼问道。

    “我会用到你的,你等我电话,行吗?”周天语气轻松的回了一句:“不要质疑我,以你对我的了解,我会干没有脑子的事儿吗?”

    杜子腾听到这话后,心里焦急的情绪才算缓解了一下。

    ……

    大l,金z某县。

    王小利住在小旅店的包房,搂着媳妇说道:“家你是回不去了,你拿着钱,还是去你福建的表姐那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