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63 翻砂厂
    “你到底在外面整出了多大的事儿啊,家都不要了?”媳妇此刻虽然掐着存有“巨款”的银行卡,但内心还是无比忐忑。因为她就是一善良农村妇女,心里对于这种来路不明的钱,是怀有敬畏之心的。

    “这钱你就放心花,绝对不会出事儿的。”王小利轻声劝说道:“你先过去,我最多也就是一个来月,就去找你!”

    “王小利,你好吃懒做我都不管你,但你绝对不能给我整出什么大事儿!”媳妇再次正色的劝说道:“你要完犊子了,那真就是坑我一辈子了!”

    “……坑你是不可能了,你只能跟我享福了。”王小利这么说还真不是蜜汁自信,而是他心里虽然也忐忑,但总不能在媳妇面前表现出来。

    “我他妈跟你少操点心,就算是佛祖保佑了!”

    “别bb了,你赶紧给我下楼买点吃的,我饿了。”王小利跟媳妇对话时的用词,永远是这么低俗。

    “那你再眯一会,我下楼转转!”媳妇说着就拿起了床边的衣服,随即穿好之后,手里掐着房卡就走出了客房。

    床上,王小利虽然不停的打着哈欠,但心里却是装着事儿,怎么睡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墨迹了一会后,他干脆点了根烟,身体靠在床头上,就皱眉琢磨起了怎么给毕澜作证的事儿。

    眨眼间,二十多分钟过去,王小利抽了两根烟,躺在床上皱眉骂了一句:“怎么他妈的还没回来,找地儿现挤奶去了啊?!”

    “滴玲玲!”

    话音刚落,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但却不是王小利的,而是他媳妇的。

    “喂,你好,哪位?!”王小利随手就接起了电话。

    “我跟你媳妇吃饭呢,你从旅店出来,往右走两百米,看见第一家饭店,就进来吧!”

    “喂,喂?你他妈谁啊?!”王小利听到对方的话后,先是一愣,随即脸色霎时间变的苍白的喊了一句。

    “嘟嘟!”

    对方没有再回话,而是直接挂断了手机。

    “艹!”王小利骂了一句,再次回拨了对方的号码,但听筒内却传来提示关机的声音。

    “扑棱!”

    坐在床上愣了四五秒后,王小利就如火箭一般窜到地上,随即脸色极为煞白无比的就穿起了衣服。但由于心里太慌,太害怕,所以裤衩和袜子全都穿反了。

    几分钟后,王小利穿完衣服就出了门,但人到走廊里才愣了一下,随即四周扫了一圈后,就偷着钻进黑旅店的厨房,火速偷了一把菜刀,这才迈步向旅店外面走去。

    来到街道上之后,王小利抿着衣怀儿,大步流星的就奔着对方告诉他的饭店走去,但还没等走上十步远,他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叫喊。

    “小哥们,媳妇买饭走丢了啊?!”

    “恩?!”

    王小利打了个激灵后,本能回头,打眼就看到有一中年站在胡同内抽烟。

    “你看看车里,是你媳妇不?”褚中正再次笑着问道。

    话音落,王小利抬头就看向了胡同内,果然见到了一台轿车的副驾驶里面就坐着自己媳妇。

    “我艹你妈的,你要干啥?”王小利红着眼就掏出了菜刀:“你把我媳妇给我放出来!”

    “你别傻bb的跟我拿这玩应比划,行不行?”褚中正斜眼骂了一句。

    “给我媳妇放出来!”王小利狼狗一样的喊道。

    “你进来说!”

    “我进你妈痹!”王小利抡圆了片刀,一刀就剁了下去。

    “刷!”

    正哥一个侧身闪躲,提起膝盖直接就怼在了王小利胸口,随即右臂弯曲,在空中顿挫一下后,肘部嘭的一声就砸在了王小利的脑袋上。

    “咕咚!”

    王小利当场一个狗吃屎就趴在了地上。

    “你进谁妈逼,骂谁呢你?!”褚中正一脚就踢开了王小利手上的菜刀。

    “我日你妈!”王小利一咬牙就要再次站起身。

    “啪!”

    褚中正掏出仿六四顶在王小利的脑门上:“谁妈?!”

    “……不……不是你……你妈!”王小利看见枪之后,起码懵b了三秒,随即结巴着回应道:“哥……我没寻思……你有枪!”

    “啪!”

    褚中正薅着王小利的脖子,迈步就往车辆方向走去。

    ……

    下午。

    金州某县农村的海边,褚中正和他的医生朋友,开着轿车,载着王小利和他媳妇就来到了一处早都废弃许久的翻砂厂内。

    众人抵达之时,周天早已经在这里等待多时了。

    “人整回来了?”周天轻声问了一句。

    “拿菜刀要砍我,呵呵!”褚中正笑着回了一句:“脾气可爆了呢!”

    “是吗?”周天一笑,伸手就拽开了车门:“来吧,下来吧!”

    “咕咚!”

    王小利直接从车上跪着下来,膝盖噗咚一声砸在水泥地面上喊道:“大哥,我知错了!”

    “什么和什么啊,你就知错了?”周天轻声问道。

    “李家屯的事儿,我知错了!!”王小利双手合十着喊道。

    “你他妈还不傻哈!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周天冷笑着回了一句。

    “大哥,大哥……我爷们不懂事儿,他就在外面瞎作,你们别和他一样的。我卡里有钱,有二十万呢,你们全拿走吧!”媳妇也是从车内跪着下来,一脸惊恐的冲着周天哀求道。

    “……!”周天看着二人沉默半晌,随即叹息一声回应道:“……掺和进来容易,想脱身难啊!钱谁都喜欢,但有的时候,这不该你拿的,你多拿一分都要命啊!”

    王小利听到这话,跪在地上的双腿抖的跟触电了似的,他是真害怕了,真哆嗦了。

    ……

    吉l省公安厅。

    “你那边进展的怎么样了?”厅长亲自问了毕澜一句。

    “大线索已经出来了,就差一个证人了。”毕澜如实回应道。

    “三省联合侦办这两个犯罪团伙的案子,到目前为止,不但一个主犯没抓到,而且还在h市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厅长面色不快的冲着毕澜说道:“颜面无存呐!”

    毕澜没有接话。

    “不要再说尽快了,要看结果啊,结果是解决一切的硬性指标啊!”

    “明白!”毕澜再次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