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65 军哥即将出狱
    “你有把握这个阿财能愿意帮你调周天吗?”白涛沉默半晌后,轻声冲茂名问道。

    “这人d瘾非常严重,往那一坐鼻涕眼泪哗哗淌,根本不是装能装出来的。”茂名毫不犹豫的回应道:“这种人,你只要给他冰抽,他们是一点底线都没有的。”

    “……那就做吧。”白涛轻点着头说道:“茂名,如果能找到周天换回资料,咱们就能缓过这口气儿来!”

    “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拿到徐占年的资料!”茂名语气非常认真的回了一句:“你养伤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办。”

    白涛听到茂名的话,心里是温暖的,因为他知道茂名玩命要抢徐占年的资料是帮自己。可是这种温暖当中,白涛同样是心里有不满的。其实他挺恨茂名,恨茂名的得理不饶人,恨茂名无法与付饶兼容,最后逼的对方造反……

    哥们情谊在,可是长时间积累的心理矛盾也在,这种情感十分纠结,也十分让白涛痛苦。

    “……名子,家里能和我说话的就你了,如果不行,不要硬干,我们再想别的办法。”白涛沉吟许久后劝了一句。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话音落,二人隔着电话沉默半晌,随即就默契的各自挂断了手机。

    ……

    越南。

    余福和笑笑被羁押之后,那么林军脱罪就只剩下时间问题了,因为他确实没有枪杀冯桂林,也确实是属于被害一方。但皇冠ktv枪击案震惊越南全国,媒体高度关注,地方政府和军队也都有牵扯,所以在时间上会慢一些。

    越南由于与我国政治、文化、历史传统以及人文素质都相似或相近,所以在司法制度上也和我国基本一样,刑事案先交由g案部门调查,然后经由检察院提起诉讼,最后再由法院进行判决。但他们的刑法却与我国有着细微的差别,比如他们在包庇罪上的量刑就相对宽容,采用“相亲则隐”的条令。也就是说,假如你的亲人犯罪了,而你如果对执法部门隐藏他的行踪或窝藏,一般是处罚很轻的,甚至不予处罚。

    而且越南虽然人民法院启用的是二级审判制,但在特殊情况下,最高人民法院有权进行初审,同时进行终审,而远东帮忙给林军运作的价值就体现在了这儿。他们直接找关系让林军在最高人民法院接受无罪判决,这样会省去大量的诉讼时间,从而能让林军迅速脱罪。

    但这个制度有一点不好,那就是人民法院直接接手之后,要向全国进行报告工作,以彰显司法的公正性,所以林军对这事儿大为恼火。他感觉这种做法十分形式主义且脑残,因为如果媒体一大肆渲染,声称国内某企业家在越南境内牵扯到了暴乱枪击案当中,并且还被越南最高人民法院进行了判决,那自己回国之后就很麻烦,弄不好是他妈要上黑名单的。

    案子进入到了越南最高人民法院之后,林军特意给李宁打了一个电话:“你能不能让远东在中间协调一下,让法院别瞎整了,行不?犯罪了就判刑,没犯罪就释放,我就没听说过判刑之前,还他妈要给嫌疑人开个新闻发布会的!说什么啊,交代什么啊?你让我跟越南民众说,他们的执法人员就是一坨狗屎,自己抓不到罪犯,让他妈的我来抓,我要抓不到,就判了我吗?”

    “……你冷静冷静!”

    “我冷静个毛啊?!钱也花了,孙子也当了,现在主犯落网了,还他妈要给我这个被害人游街示众,这是不是有点扯啊?欺负人没有这么欺负的啊?”林军暴跳如雷。

    “……发布会肯定得开,因为皇冠这个案子已经引起社会关注了,你私下判了的话,民众不知情,军政这边也会很难做。”李宁安抚着说道:“但咱们可以研究一下别的策略!”

    “啥策略啊?”

    “你反正也是无罪释放,那咱们就花钱买点媒体呗,让他们从你“被害人”的角度进行报道。就说你是来越南旅游的,无意中掺和到这个案子当中,被冤枉了,但越南警方英勇神武,经过数十天昼夜奋战,终于证明了你的清白。而你内心善良,对无辜受害民众饱含着深切的同情与关怀,所以从私人角度愿意对遇难死者进行一定捐助……数额不大不小就行呗!”李宁很有才的整理出了一大段台词。

    “……艹!”林军憋了半天后,就只骂了一个字,

    “都不容易,相互体谅,相互给点面子吧,那你咋整!”

    “捐助谁他妈拿啊?”

    “……那你让我拿也不合适啊?”李宁斜眼回应道。

    “艹!”林军再次骂了一句,摇头叹息道:“这个社会把你都改变了,还有谁改变不了?!”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李宁也挺无语的说道:“我还是我,只是学会了关门放火,夜晚吹灯!”

    “行,李政委,你他妈赢了!”林军无奈妥协。

    “哈哈!”李宁一笑:“剩下的我安排。”

    “好叻!”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电话,而林军心里虽然还是抵触媒体,但毕竟在人家的底盘,就得听人家的话。再加上他马上就能出狱,可以提前回到融府召回天叔,解决内部矛盾,所以仔细一想后,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与李宁通完电话之后,林军抽空用看管士兵那儿的手机给夏青凝发了个短信,内容简洁:“联系一下天叔,告诉他我马上出去,让他把所有事儿都放一放,一切等我出去再说!”

    “ok!”夏青凝很快回了一条。

    ……

    另外一头。

    茂名跟白涛商量完了之后,就立马找到了阿财,并且直言冲他说道:“你想好怎么跟周天还有褚中正说了吗?!”

    “司机和晓俊都进去了,我跑了,身上受伤了,电话丢了……所以暂时没有联系上他们。”阿财思考半晌后,话语简洁的应道。

    “这几天你都干嘛了,去哪儿了,用了大概多少时间,都要想清楚!”茂名再次提醒了一句。

    “恩,我明白!”阿财点头。

    ……

    与此同时。

    毕澜提审了曾强,并且言语严肃的问道:“你是不是在跟我玩花样!”

    “什么意思?!”

    “为什么王小利拿完钱,就和他的媳妇,全部都失联了?!”毕澜目光如炬的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