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66 锁定周天
    同化乡派出所内。

    “我能跟你玩什么花样?”曾强坐在铁椅子上,皱眉反问了一句。

    “为什么王小利失联了?”

    “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失联了?我跟他所有的通话你都在场,我说什么暗示的话了吗?”曾强有些激动的吼着回应道:“我被抓之后,已经足够配合你们办案了,你要不信我,就不要用我!”

    毕澜双眼死死盯着曾强,沉默半晌后,才调整情绪问道:“你感觉他会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或者是跑了?”

    “我还是那句话,我觉得王小利没有骗警察的胆子,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不会敢骗官方的钱。”曾强稍稍想了一下后,轻声回应道:“他可能是在犹豫,也可能是在处理家里的事情,我建议再等一等。”

    “我是怕他已经出事儿了。”毕澜眉头紧皱,内心十分担忧的说了一句。

    曾强闻声没有接话。

    ……

    h市市局。

    阿财的司机兄弟和晓俊,在坚持了不到四十八小时后,最终还是在d瘾的折磨中,与警方采用的熬鹰战术下崩溃,如实交代了国会门口枪击案的所有细节。

    “你说一下,所有细节。”

    “……是阿财接的这个活儿!”

    “阿财全名叫什么?”

    “孙本财!”

    “你继续说!”办案人点头后,皱眉嘱咐道:“交代过程中用全名叙述!”

    “好!”晓俊精神萎靡的继续说道:“是孙本财接的活儿,中间人叫褚中正,但在这之前我并不认识他。接完活儿之后,孙本财就买了一台商务车,和三幅假牌子带我们来到了沈y。在沈y的时候我见到了褚中正,还有那个叫周天的,我们一块吃了个饭,谈了枪杀白涛和茂名的事儿!”

    “在这过程中,周天是否直白的说过,让你们枪杀茂名和白涛?”办案人再问。

    “这种话他是不可能挑明了说的,但意思就是那个意思。而且他也跟我们说了,这个事儿挺难的,如果办不好,自己也有可能折里。”晓俊如实交代道:“不过最近“制药儿”抓的太严,孙本财的很多原材料供货商都被扫进去了,我们没有制作地点和原料,手里就一直没有钱花……所以我们也是没办法,才接的这个活儿。”

    “我一个月才挣不到六千块钱,我也没饿死啊。”办案人十分反感的回应道:“什么叫没办法?我看你们就是歪门邪道的钱来的太快,惯的你们臭毛病!”

    “一个人,一个活法吧!”晓俊一笑。

    “你继续说!”

    “吃完饭,谈完事儿之后,我们就在沈y住下了,周天和褚中正晚上给我们安排了点节目,也好像没少花钱。”晓俊思考一下后,继续说道:“第二天一早,褚中正过来找我们,给了一半的费用,又告诉了我们办事地点,然后我们就来h市了!”

    “你们的作案枪支,弹药,都是谁提供的?是周天和褚中正吗?”

    “不是,是我们自己带的。”阿财摇头。

    “周天他们用哪个账户给你打的钱?”

    “那我不清楚,钱是孙本财接的。”晓俊再次摇头。

    “你再仔细回忆一下,周天招待你们的饭店,酒店,包括你们曾经一起出现的街道之类的。”

    “饭店好像叫……!”晓俊仔细回忆了一下后,就再次如实坦白。

    ……

    三小时后,h市这边联系上了沈y警方,并且根据晓俊所交代的饭店,酒店,很快就调出了当时的监控。

    晚上。

    h市省公安厅召开会议,而主要负责侦破“国会门口恶性枪击案”的负责人,先是整理了一下资料,随即话语简洁的介绍道:“根据犯罪嫌疑人张晓俊,和司机朱明德交代,此次国会枪击案的主谋是长c万合集团股东之一周天。但案发前的几个月,周天已经退出融府,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身份,并且把股份交由其他人代理!根据调查,给周天介绍孙本财的人叫褚中正,目前此人也因曾国民失踪案和成都诈骗拒捕案在逃……孙本财接活之后,先去的沈阳与周天和褚中正碰面,然后对国会枪击案的细节进行了密谋……我们根据两个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找到了当时几人见面的酒店和饭店,并且调取了当时监控。经核实,基本与张晓俊和朱明德说的一致。所以,我觉得咱们抓捕周天的证据已经成熟,可以对他进行调查了。”

    “案子发生了,周天肯定已经跑了!抓捕,你有什么计划?”

    “我查过周天的一些资料,此人最近频繁出境,所以我们要先给他上黑名单,防止对方马上外逃!”办案人低头拿着小本上记的计划,继续说道:“并且我们可以对融府高层人员进行一下询问,据说他们中间有人曾和周天发生过矛盾……!”

    h省公安厅在锁定周天之后,就火速展开了调查,限制周天出境,并且又专门派人去了融府,企图找张世峰进行摸底。但对方则是拒绝接见,直接让秘书就将他们打发了。

    ……

    国会门前的一次枪击案,周天就把警方注意力全部拉到了自己身上,随即开始着手布置最后的收尾工作。

    第二日,早晨八点。

    就在毕澜内心担忧王小利之时,对方终于给他来了个电话。

    “是我,王小利!”

    “你去哪儿了???”毕澜目光阴沉的问道。

    “我一直在等我媳妇过来找我,我跟你们合作之前,要把她安排好啊!”王小利轻声解释了一句。

    “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一声?!”毕澜声音低沉的喝问道。

    “……我在我媳妇的亲戚家里,屋子很小,我不方便给你们打电话。”王小利皱眉解释道:“你别问了,我现在不是跟你联系上了吗?”

    毕澜沉吟半晌:“你在哪儿呢?”

    “大l金州!”王小利话语简洁的说道:“我媳妇明天走,你们明天过来接我,我直接跟你们回吉l。”

    “具体位置!”

    “具体位置我明天再告诉你!”王小利态度强硬的说道:“还有,你必须带着曾强一块过来,还有剩下的八十万现金!”

    “为什么要让曾强过去?!”毕澜疑惑。

    “我要当面问他一些事情!”

    “不行!”毕澜毫不犹豫的拒绝。

    “如果不行,二十万我退给你,咱们就别见了。”王小利十分烦躁的回应道。

    毕澜闻声沉默。

    “就这样,明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告诉你地点。”王小利扔下一句后,就挂断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