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56 骏马啊四条腿,脑袋里啊全是水
    一周后,大l市周边某农村的三间房屋内,十几个男子正围着一张油渍麻花的饭桌,在玩着扎金花。

    “……我跟一千,你跟不跟?”一个青年站在桌子旁边,手里掐着三张牌问道。

    王小利眯眼扫了一眼桌上的钱,低头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牌,表情略显犹豫。

    “你瞅啥啊?一共就五千多块钱,现在就剩咱两家了,你要跟就扔两千掀我,不跟就弃牌!”青年再次催促了一句。

    “你他妈啥牌啊,叫的这么欢?”王小利额头冒汗,还是有些犹豫。

    “艹,你开我,不就知道我是啥牌了吗?”青年笑着回了一句。

    “老王,信我的,这把别跟了。”旁边一朋友张嘴劝了一句:“你一共才扔进去不到一千块钱,咱犯不上!”

    “我怎么感觉他唬我呢!?”王小利蠢蠢欲动。

    “……稳点玩一会得了。”朋友再次劝了一句:“我感觉他是有牌!”

    “你别说话行不?”青年直接冲着王小利的朋友训斥道:“你玩还是他玩!”

    话音落,王小利的朋友也就不吭声,而青年再次说道:“你到底跟不跟?”

    王小利低头扒拉了一下自己面前的两千多现金,随后犹豫再三回了一句:“慢慢长夜,不争这一把,我不要了!”

    “真不要了?”

    “恩,不要了!”

    “呵呵,那行!”青年咧嘴一笑,伸手就把五千多现金划拉到了自己面前,随即语气调侃着问道:“你啥牌啊?”

    “345顺子,这牌不大不小,太烦人!”王小利有些丧气的就将手里的牌扔在了桌子上,随即又问了一句:“你啥牌啊?”

    按理说,在东北玩扎金花,如果有一方没有花钱掀开对方的牌,那对方基本就不会当众亮开自己的牌。这样做有两点好处:一是会让其它赌徒摸不清自己的路数;二是彼此也给彼此留点面子,因为很多人在看见对家的牌之后,都会后悔骂娘。不过今天与王小利对赌的这个青年,有点小痞子的感觉,他一把赢了五千多,就稍微有点飘。

    “你猜我啥牌?”

    “艹,我要猜出来,还用想这么半天啊?”

    “啪!”

    青年咧嘴一笑,将牌扔在桌上摊开,语气非常嘲讽的说了一句:“你会玩扎金花吗?我他妈闷的牌,你说能有多大?!哈哈,艹,你345还小啊?我才k大的!”

    王小利当时就气的脸色发紫,扭头冲朋友埋怨了一句:“我就说开他,你非得跟旁边说话!”

    朋友没吭声。

    “要不你揍他一顿,呵呵!”青年调侃了一句。

    “揍你妈b啊?玩就玩,你嘴怎么那么碎呢?!”王小利心情极为不爽的骂了一句。

    “你他妈骂谁呢?!”

    “骂你算事儿吗?我他妈还干你呢!”王小利赌品非常一般,平时没有人撩拨的时候都经常骂人,所以今天碰上个嘴这么贱的人,当场就炸了。

    “你干……!”

    “嘭!”

    青年的话还没等说完,气急败坏的王小利抄起农村用来铲煤的小铁锹,抡圆了照着青年的脑袋就连砍了三下,并且砍出的声音非常具有节奏感,噗噗噗的三声。青年当场捂着脑袋就退后了三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砍完之后,王小利也懵b了半天,因为他就是一时来气才做出如此冲动的行为,所以在看见青年的脸颊被铁锹砍出了两道极深的口子后,也是心里有点后悔。

    “艹你妈的,你怎么还打人呢?”

    “谁干仗呢?!”

    “……!”

    屋内短暂愣了不到五秒后,本地的这帮赌徒,包括放赌局的老板,全部围了上来。

    “去你妈的吧!”王小利抡了两下铁锹后,二话不说,数个箭步就冲出了屋内,并且冲朋友喊道:“跑啊!”

    ……

    一个半小时之后,村口处。

    “艹,你说你玩牌就玩牌,动什么手啊?!”朋友呼哧带喘的走过来,一脸无语的说道:“那小子报案了!”

    “……!”王小利听到这话,顿时也是一脸丧气。

    “你这怎么整?你给他砍那样,不得是个毁容重伤啊?”朋友十分烦躁的说了一句。

    “妈了个b的,点真背!”王小利摸着装的全是水的脑瓜子,沉默半晌后,皱眉回应道:“艹,那我走吧!”

    “哥们,这真不是我不留你,你说你要在这儿被抓住了,我也没钱帮你办啊。”朋友也挺无奈。

    “老吴,别说了,这几天给你添麻烦了。”王小利摆了摆手,随即思考半天,直接从兜里掏出那两千多块钱说道:“我就这么多了,留二百当车费,剩下的你拿着,就当我这几天在你家呆着的伙食费了。”

    “你别扯没用的了,我差你这两千块钱啊!”朋友骂了一句后,低头从裤兜里掏出了三千多一点:“你拿着吧!”

    “艹,我要拿你这钱,你晚上回去,媳妇不得给你挠成土豆丝啊?”

    “哎呀,没了再挣呗,拿着吧,拿着吧!”朋友说话间就硬将钱塞进了王小利兜里。

    王小利蹲在地上看着朋友,想了半天后说道:“这钱我还你!”

    “再说吧!”朋友摆了摆手:“找个地方老实呆一段时间吧,别赌了!”

    “哥们,我没白交你这个朋友!”王小利咬牙站起身,拍着朋友的肩膀说道:“我走了!”

    “路上注意点!”

    “没事儿!”

    二人寒暄几句后,王小利就顺着出村的小路,连夜走掉了。

    ……

    走了五六个小时之后,王小利才来到了一处县城,而他站在县城街里,看着寂静无人的街道,眼神略显迷茫。

    兜里一共不到五千块钱,唯一一个愿意收留自己的朋友,如今也没办法挽留自己!

    世界之大?该去哪儿呢?继续走……脚疼,不走,更不知道该在哪儿歇着!

    想了半天,王小利低头就打开了一直关机的电话,准备联系一下媳妇,让她找一找亲戚,看有没有地方能让自己躲几天。

    “滴玲玲!”

    电话刚开机,一阵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随即王小利低头一看,只见电话内早已存了十几条未读短信。

    “我是曾强,你在哪儿呢?”

    “你跑什么啊?我想和你谈谈!”

    “还没开机?!”

    “老王,如果你答应毕队出面指证,我给你五十万!”

    “……!”

    王小利粗略的扫了一遍短信,最后就把目光放在了那五十万的数字上,并且久久无法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