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73 一人一车,已开到绝境
    “你什么意思?!”褚中正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呆愣的站在原地问道。

    “开车肯定是走不出去的!”周天低吼着回应道:“老褚,咱俩的缘分就到这儿了,我开车把警察引开,你自己走!”

    “放屁,咱俩一块来的,我给你扔在这儿,怎么跟林军说!”

    “我走不出去了!”

    “我能,你就能!”褚中正烦躁的喊道:“也就是你周天,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你觉得我会管他吗?赶紧的,别墨迹!”

    “老褚,我他妈得绝症了,你救不了我!”周天嘴唇颤抖的劝说道:“咱俩都这个岁数了,什么话还用我说第二遍吗?!别为了一个死人,再搭上一个活的!明白吗?”

    褚中正从周天让阿财强行去h市干白涛和茂名的时候,心里就已经猜到了,这次周天可能压根就没想着回去,所以当周天把话挑明之后,他嘴角肌肉颤抖的回应道:“我想让你回家!回家懂吗?!”

    “……我……我注定是回不去了!”周天眼圈含泪的说道:“老褚,这样挺好的……起码我没让军……看到我现在狼狈的样子!”

    褚中正咬牙听着山坡另外一头传来的脚步声,随即深深的看了周天一眼后,二话没说,转身就跑。

    周天看着褚中正消失在了黑夜当中,伸手拉开车门,启动桑塔纳轿车就迅速离去。

    数十秒后,追击过来的武警正好看见了桑塔纳的车尾,随即就在对讲内喊道:“犯罪嫌疑人乘坐一辆红色桑塔纳轿车,车牌号是沈a96……后面的数字没有看清!”

    ……

    翻砂厂外围,茂名在自杀之后,老江等人就已经被捕。但毕澜站在混乱的枪战现场中,心里并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因为曾强已经凉透了,枪案主犯也自杀了,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上面交代。

    “你们马上通知沈y市公安局,我联系一下省g安厅,马上对全市进行封锁,一定要堵住那台红色桑塔纳轿车……!”毕澜语速很快的就跟本地刑警商谈出了对策。

    ……

    h市,东风镇。

    白涛在接到茂名电话之后,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住所,随即领着沙红刚等人,一边上了车,一边拨通了徐占年的电话。

    “喂?!”

    “茂名可能没了!”白涛是捂着胸口说出的这句话。

    “……!”徐占年闻声呆愣。

    “茂名是去沈y金州抓周天的,但应该是被算计了!”白涛咬牙再次说道:“现在金z那边肯定闹出动静了!”

    “明白了。”徐占年点头后问道:“你在哪儿呢?”

    白涛沉默三秒,毫不犹豫的撒了个谎:“我还在东风!”

    “保持电话联系!”

    “好!”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

    ……

    一个半小时后,北j某私人会所内。

    “徐哥,你俩有仇,那就让警察抓他就完了呗。”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坐在沙发上笑吟吟的冲徐占年回了一句。

    “还有点私事儿。”徐占年摆手回应道:“我要人,把人弄住,剩下的事儿我来办。”

    “呵呵!”青年目光暧昧的看着徐占年一笑,随即摸了摸脑袋问道:“我爸现在管我管的特别严,一再叮嘱我,让我少掺和点……!”

    “小珂,帮我一次,我不会忘了你。”徐占年面容严肃的打断了青年的话。

    “哎呀!”青年再次摸了摸头发,随即点头说道:“也就是你,真的,徐哥,换另外一个人,今天我都不能见!”

    “时间紧迫!”徐占年再次问道:“能不能办,给哥一句痛快话!”

    “沈y是吧?”

    “对!”

    “我打个电话。”青年斟酌再三后,还是掏出了手机。

    “我要人!哪怕十几个小时就行。”徐占年再次补充了一句。

    “我试试!”青年拿着电话就走出了包房,而徐占年则是搓着脸蛋子,身体靠在沙发上,目光焦躁。

    ……

    通往吉l的路上,天叔脸色苍白的用左手握着方向盘,随即右手再次勒紧了还在往外渗血的伤口。

    他救命的药已经没了,身体不但有伤,而且已经透支到了极致!

    他开着车,仅凭着一口气在硬挺着!他已经为融府做完了一切,现在只想去办点私事儿,看看老婆,看看孩子!

    在导航都搜不到的土路上高速行驶了四十分钟后,周天已经知道自己快接近吉l境内了。但正如他想的那样,城市周边的主要干道都已经被封锁,他把车刚开上国道,就看见了前方有四五台警车在临检。

    “吱嘎!”

    周天猛踩一脚刹车,随即毫不犹豫的就要掉头。

    “前方车辆,请停在路边,接受检查!”警车上方的喇叭声音响起。

    “咣当!”

    周天将方向盘扣死,直接转了一个大弯就掉了头,随即顺着来时路继续狂奔。而警车四周站着的警察追了十几米远后,连开数枪,但依旧没有能逼迫桑塔纳停滞。

    “市局吗?我是x06国道检查岗,刚刚发现一辆红色桑塔纳轿车从国道边的土路行驶上来,但拒绝接受检查,已强行向市区方向逃窜……!”

    “收到!”很快对讲系统内就传来回话。

    土路上,天叔依旧驾车狂奔,因为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支撑不了他徒步前进。

    “……就看一眼……就看一眼就行!”天叔在撞见了检查岗之后,嘴里不停的轻念着,祈求着。

    ……

    沈y市区,曾经辉煌一时的凯撒皇宫,如今已经变成另外一家大型的娱乐会所,名叫帝豪国际。

    帝豪国际门口。

    一三十五六岁左右的青年,领着十五六个人迈步走下台阶后,就站在路边拿着电话说道:“齐哥,是我,小豪。恩恩,我已经出来了。哎呀,你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北j那边直接打来的电话,是啊,我自己都得去!你怎么安排的啊?”

    “人往102那边去了,对,京哈老道,对,我刚刚收到的消息!”齐哥语速很快的回应道:“我的人会晚到二十分钟,你过去提前把事儿办了,一台红色桑塔纳,对,本地车牌号,沈a96开头!”

    “……齐哥,国道啊!出事儿怎么办?”小豪皱眉问了一句。

    “那块的监控今晚全坏了!”齐哥低声回应道。

    “你办的?”小豪惊愕。

    “我哪有这两下子啊,北j那个人打的招呼。”齐哥话语简洁:“这事儿成了,你还能往前迈一步!”

    “那我明白了!”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电话。

    ……

    与此同时,北j会所内,徐占年拿着电话冲白涛交代道:“人一到手,你马上联系林军跟他谈判!他要想周天不死,明天一早之前,必须把资料交出来!”

    “知道了。”白涛点头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