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75 叔侄缘断,无处话凄凉
    小豪一声令下,四个小伙就毫不犹豫的窜上了车,随即扔下周天,三秒内就离开了现场。

    “噗咚!”

    天叔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李英姬等人骂道:“褚中正给你们打电话了?”

    “打了!”李英姬看着眼前这个无比狼狈的中年,满眼泪痕的点了点头。

    “他告没告诉你,我得绝症了?”

    “告诉了!”

    “那你他妈的还来?!”周天咬牙骂道。

    “……你护着我们七年,今天你要走,不管路多远,多难走,我们都送你。”李英姬流着眼泪,指着身后的众人说道:“你看看咱家的这些孩子,全来了!”

    “……!”周天抿着嘴唇,喉结蠕动,久久无语。

    “他们也来了!”张世峰说话间就让开了身子。

    天叔的前妻张芳,领着他们的儿子,就站在车辆旁边。

    “……谢谢!”天叔盯着儿子,非常感激的看着张芳说了一句。

    “安排好的留下,其他人回家!”李英姬摆手招呼了一声。

    ……

    几分钟后,大批警车赶到现场,但国道入口处却发生了七车连撞事件,把路彻底堵死了。

    “起来,我们在执行任务!!”齐哥穿着警服,指着一司机高声喊道。

    “我也想起开啊,但车撞的打不着火了,我能怎么办?给他推走啊?!”小伙皱眉回应道:“那你能推,你推吧!”

    “你嗮脸是吗?”

    “那你抓我吧!”小伙直接伸出了双手。

    ……

    回吉l的路上。

    天叔躺在车内,握着儿子的手掌,闭眼看着峰哥问道:“……呵呵,你也来了?”

    “……来了!”张世峰坐在副驾驶上,木然的点了点头。

    “你是对的,真的……!”周天脸上早已不见了疲惫之色,看着很舒适,很祥和。

    “天儿,我不知道,如果知道……我……也许不会。”峰哥语气有些结巴。

    “公司不能永远喊一个号子啊,它确实需要有不同的声音……!”周天摇头回应道:“我没后悔拉你进融府。”

    “……你让我……怎么他妈的跟军交代啊……他还等着判决,等着回来见你呢。”张世峰虽然依旧没有回头,但声音却也颤抖了起来。

    “老张,你千万不要有这个想法。我的路,是我自己走出来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周天轻声回应道:“……隋文波你不认识,他是我特好的一哥们……在我失败的时候,走投无路的时候……如果没有他……我可能连孩子都养不起……他被白涛祸害死之前,我答应过他……要救活他的酒厂……可老天不给我时间了……上一次从国外回来……医生就告诉我,我最多也就半年了……世峰,我没办法啊……对活人的承诺,不兑现就不兑现了,但你不能拿话忽悠死人啊……我临走之前,真的想回到h市!!就站在文波的墓前,把曾经跟他吹的牛b,变成现实!!可我还是没做到啊,咳咳……这天要收我……我没办法啊……!”

    张世峰闻声落下眼泪。

    ……

    越南,林军签完释放书,处理完一切后续手续,就被人搀扶着走出了会场。随即他掏出手中电话,刚想给夏青凝拨一个时,就突然接到了一条短信。

    “军儿,当你收到短信时,叔可能就已经走了。最近融府一直挺忙的,咱爷俩也没好好唠过嗑,这临走之前,我跟你说两句吧。

    三年前,我就开始肝功能严重衰弱,我想治,但医生说不行,因为我这老毛病存在时间太长,手术风险太大,靠药物维持也早晚得恶化。唉,没办法,人这寿命到了,你再怎么抗争也没用……

    这三年时间,我每一天都当还剩三天过,因为叔知道,自己能为你做的,能为融府做的已经不多了……

    说句实话,我周天这个人挺毒的,三十五岁之前学会不择手段,三十五岁之后学会善用手段……有的时候,我自己也想不明白,怎么他妈就跟你们这几个孩子纠扯不清了。

    今天晚上,我蹲在一个破工厂里,裹着军大衣,喝着小酒,就想起了咱们之前的那些事儿。

    我记得,因为扫雪的事儿,我和小乐,还有方圆闹了矛盾。

    我也记得,天儿最冷的那会儿,是你们几个孩子顶着小雪来我家找我,有点不要脸的要请我再回去。

    我更记得,融府评了五星之后,你跟我说,叔啊,咱们挣钱了,一人在海南买一套房子……

    一眨眼,七年时间过去了,我们这些人摸爬滚打,已经彻底搅合在了一起,也可能这就是咱们爷们纠扯不清的原因吧。

    军啊,叔年轻的时候只顾自己,却没能留住身边的东西,所以这后半生就特别怕失去,怕失去一些除了钱和名利之外的东西。但幸运的是,咱们爷俩想到一块了,你缅甸呆四年,该见到的都见到了,而我失败一回,也知道什么东西是我看重的……

    七年时间过的太快,叔还没跟你搭档够,这就……就到站了!

    唉,挺遗憾的,但也只能这样。

    临死之前,叔给你留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徐占年的资料,一样是三句话,这三句话就在资料里存着,你回家就能收到它。

    你要听我这三句话,融府就绝不会有太和的下场。但如果不听,白徐倒台之后,融府必将面临向南之前的困境。

    怎么选,怎么做,还是老规矩吧……由你来拍板。

    写到这儿,咱爷俩就算道过别了,如有来生,咱俩开一坛老酒,再叙叔侄情谊!

    愿我死之前,能替你扫平茂名,曾强。

    愿我死之后,融府安泰,喜乐吉祥……

    周天绝笔。

    林军看完短信,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手机啪的一声就坠落在了水泥地面。

    ……

    国内,汽车还在开。

    周天抓着前妻的手,儿子的手,在轻声呢喃着。

    “别恨我……我真的以为……你离开我……才是最好的……!”

    “儿子,爸不求你争强好胜,不求你当大明星……一辈子踏踏实实的……比什么都强……我不是一个好榜样……不是……!”

    呢喃的话,家长里短的话,在车内响的越来越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满头白发的中年,就彻底的闭上了眼睛。

    一个多小时之后,当车行进到了吉l市区之时,上百名刑警与武警已经将道路堵的水泄不通。

    “人没了,先办丧事儿行不行?!”张世峰咬着牙冲领队的警察问道。

    “……不行,必须带走!”领队的警察无奈的回应道:“你们不该去沈y,老张,听我的,人让我们带回去,你们还有机会送送他!”

    张世峰沉吟许久后,转身摆手喊道:“全都下车!”

    “呼啦啦!”

    十几台车内走下来密密麻麻的融府骨干。

    “我亲自抬!!”张世峰直接脱掉了外套。

    “天叔,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

    众人齐刷刷的站在道路两侧喊着,而峰哥则是与子然,李英姬,林伟三人,将周天抬过了头顶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