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76 小姑
    林军准备回国参加天叔葬礼之前,金政委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

    “小林,节哀啊!”老金叹息着说了一句。

    “……!”林军沉默着没有回话。

    “小周的事情我也是刚听说,很突然啊。”老金沉吟半晌,直奔主题的说道:“新宇跟我说过你和他的感情,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

    “劝什么?”林军声音颤抖的反问道。

    “先别回国,国内这边的情况很复杂,目前查你们的,不只是你们能看见的那几个部门。”老金话语简洁:“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很上线啊。”

    “我必须得回去。”

    “……白涛已经被限制出境了。”老金再次提醒道:“回来容易,出去难啊。”

    “他为了我连命都没了,我得回去给他披麻戴孝。”林军依旧毫不犹豫的说道:“……金叔先这样,一切等我办完丧事儿再说。”

    金政委闻声无奈的嘱咐了一句:“问题可能会在北j这边发生,你心里有个准备。”

    “……我知道了。”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两小时后,林军与夏青凝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

    国内,吉ls公安厅的办公室。

    “……已经抓住的犯人,不送看守所,而是一直非法拘押,找一个证人,还需要警察自己掏钱去贿赂!要援助,武警特警我都给你了,四五十人的抓捕团队,最后让两个人给玩了!”厅长眉宇间闪烁着怒气,背手冲毕澜呵斥道:“你还有什么解释的??”

    毕澜腰杆站的笔直,低头回应道:“我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沈y市局现在非常不满,说你在抓捕过程中的反应能力和部署安排,都存在着极大的失误!”厅长指着毕澜:“你知道我让你担任这个专案组组长,是顶着多少的压力?你现在就给我这样一个答卷?”

    “……曾强如果不非法拘押,而是放在了看守所,那你觉得我会捋出褚中正这条线索吗?!王小利那边我确实给钱了,但那是我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出去换来的钱,是私人的,是干净的!跟专案组没有一毛钱关系……我这么做,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破案。”毕澜嘴角抽动着继续说道:“至于最后的抓捕,我们虽然中了周天布置好的圈套,但也确实面对了茂名他们的反抗,并且成功抓捕了老江等骨干……!”

    “你是在跟我邀功吗?”

    “我是在告诉您,专案组从我到下,都在玩命的干活,但我们面对的不是一般意义的犯罪集团。他们的组织纪律性,严密性,都远远超乎预期,而且每个团伙都具有很强的社会能量!”毕澜十分激动的回应道:“最后一刻,原本周天能落网,但为什么国道口的监控全部坏掉了?为什么有另外一伙罪犯,比我们的刑警还提前的到达了现场,并且还开了枪!这也是我的责任吗?”

    厅长无言。

    “我说这些不是在给自己找理由,真的不是!”毕澜看着厅长,话语非常认真的回应道:“我是告诉您,我并没有辜负您对我的信任!”

    话音落,毕澜从兜里掏出配枪和警官证摆在桌子上,语气反而平静的继续说了一句:“这次抓捕出现这么多问题,我确实该承担责任,这一点我也没想过要逃避!辞职信和检讨书,还有抓捕细节的报告,我马上会交给您,上面对我的一切处分,我都背着。”

    “……毕澜,我清楚你现在的情绪!”

    “厅长,我现在没有任何情绪。”毕澜直接打断着回应道:“这个警察我就是不当了,案子我一样会查下去!我脑袋顶着十几年的国徽,我得对得起它!”

    “不行,你接受处罚期间,必须回避这个案子!要不你会有麻烦,大麻烦,明白吗?!警官证一掏出来,你就没有执法权!”厅长完全是出于好心的劝说道:“你先休息……!”

    “厅长,我给你敬个礼吧!”毕澜再次打断对方的话,随即标准的敬了个礼后,转身就往外走。

    “你回来!”

    “我不干了!”毕澜头也没回的摆手离去。

    ……

    一天后。

    北j市郊某非公开营业的庄园内,一台宾利轿车缓缓停在三层别墅门口,随即一四十五六岁的中年女人,穿着白色西服套装,梳着干练的短发推开了车门。

    “徐总,他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好,你在停车场等我二十分钟,我们马上还走。”叫徐总的女人,略微点了点头后,就迈步就进了三层别墅。

    十分钟之后,别墅二层的会客室内。

    “小姑。”新宇站起身来,语气有些别扭的叫了一句,似乎对这个称呼十分陌生。

    “来一会了吧?市区内的交通太差劲了。”徐总一笑:“坐吧。”

    “哎!”新宇点头后,就再次坐在了沙发上。

    “小宇,我一会还要去机场赶往无锡,所以咱俩这次见面,秘书就给了我二十分钟时间。”小姑双腿交叠的坐在新宇对面,一边帮他倒着茶水,一边轻声说道:“咱们是一家人,小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

    “好!”

    “你和占年是亲兄弟,无论怎么闹,那也是咱们家自己的事儿,我的意思,你明白吗?”小姑将茶杯推到新宇面前问道。

    “他找你了?”

    “我是听说了!”徐总话语含糊。

    “小姑,我想问你个问题。”

    “什么?”

    “我姓徐吗,我是叫徐新宇吗?”新宇笑着问了一句。

    徐总闻声顿时皱起眉头。

    “……小姑,我从来都没被你们承认过,你为什么说我们是一家人呢?”新宇再次问了一句。

    “新宇,你不被承认,这也不是占年的安排啊!”徐总叹息一声回应道:“你妈妈和你爸爸的关系,本身就是非正常的,当初如果公开你的身份,你爸爸仕途就完了啊。我们是政治家庭,你享受这个家庭带给你的一些东西,就必然会有所牺牲。街边像你这么大的孩子,有几个能开得起六七十万的宝马性能车,又去花一百多万改装呢?”

    新宇歪着头,一声不吭。

    “你退伍吧,我在集团内给你安排个工作,等几年再成个家,不挺好的吗?”徐总话语简洁:“老金有他自己的政治诉求,你跟着他,前途未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