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77 回到曾经的起点
    “你是要替徐占年养着我,帮他清除这个威胁吗?”新宇抬头问道。

    “他是你哥哥!”

    “不,他只有在快要失势和处境艰难的时候,才是我哥哥。”新宇摆手回应道:“你说我们是家人,可你在遇到问题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帮着徐占年圈住我,堵住我的嘴,让我像傀儡一样的依附着你们生存!金叔有什么政治诉求,我不管,但他对我好不好,我却能感受得到!”

    “你在帮着外人!”

    “不,从我的角度来看,你才是外人!!”新宇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双眼盯着徐总继续补充道:“从我妈被强行踢出体制,剥夺一切上升通道开始,我们就不是亲人!如果当初不是金叔跪在地上求那个老家伙,我和我妈可能早都冻死在了冰天雪地的林子里了!他自己犯的错误,却像一个懦夫一样没有勇气承担,而是选择让跟着他的女人永远闭嘴!就凭这一点,我他妈一辈子都瞧不起他!……我和徐占年之间的事儿,不是我先挑起来的。如果不是你们狭隘的认为老头子后悔了,愧疚了,要分东西给我,我或许会听我妈的,永远不和你们产生任何交集!可徐占年容不下我,也容不下金叔……走到今天,你让我为了什么可笑的血缘关系后退,那对不起,这话感动不了我!”

    徐总目光蕴藏着愤怒,声音严肃的说道:“……你想过吗?如果老金败了,你会有怎样的结果?!”

    “无论什么结果,我都不后悔,看到你们和徐占年有今天的这个狼狈样!”新宇扔下一句后,转身就走向了门外。

    徐总坐在沙发上几次想张嘴叫住新宇,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几分钟后,徐总离开二楼时,给徐占年发了条短信:“谈是不可能了,你想别的办法吧。”

    ……

    东北双c市,某公寓内。

    “咳咳……!”

    白涛一阵剧烈的咳嗽后,脸色苍白的冲眼前坐着的律师问道:“这几份股份转让,什么时候能做完?”

    “做完不难,难的是如果确实有人已经盯上你了,这些办法其实都起不到什么作用。他们想查,很容易就能查出来。”律师轻声解释了一句:“我的建议是,如果你觉得很严重,还不如直接把资金转移,就别想着再保集团了。”

    白涛沉默半晌:“转移还来得及吗?”

    “……资金会牺牲一部分,但这也是正常的。你不让官方锁住一点,那怎么分散他们注意力啊?”律师轻声解释了一句。

    “那这事儿就委托给你了,国内你来操作,其他通道我会安排好。”白涛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真的这么严重吗?”律师皱眉问了一句。

    “唉!”

    白涛长叹一声:“早做准备而已。”

    “那您是要马上出国?”律师又问。

    白涛扫了他一眼,摇头回应道:“谁都能走,但我不能走啊!”

    “哦!”律师有些狐疑的点了点头,随即也就没有再问。

    ……

    十五分钟后,律师离去,而白涛则是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谈完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恩,这边股份转让的办法可能是行不通了,没办法,只能做资金转移了。”白涛靠在沙发上,声音沙哑的说道:“我已经被限制出境了,如果有人查到你,你也很快就会面临这个问题。所以,你现在就要走,马上!”

    “好吧,我清楚了。”女人沉默半晌后,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怎么办?”

    “我只能走非常规渠道了呗!”

    “去哪儿呢?你和徐占年说过这事儿吗?”

    “不能现在就跟他说,我要到国外之后再说。”白涛摇头回应道:“你走你的,我去哪儿你就不用管了,到国外我们再联系。”

    “好吧!”

    “那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

    ……

    晚上,八点钟左右。

    白涛乘车突然再次返回了东风镇,回到了这个让他辉煌近十年的起点。对于外人来说,白涛可能是不择手段的江湖大哥,是商人,是投机者,有光辉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不过对于东风镇的村民来说,白涛不仅是草根阶层的榜样,而且还是振兴家乡,为大家带来了许多实惠的好企业家。

    白涛发迹之后,在老家做了许多不太计较回报的投资。捐过小学,中学,搞旅游开发,搞低利率贷款,牵头本地小型企业,修了之前啥也运不出去的几条土路,而且更是将之前的粮食站分摊分点的承包了出去,带着一批人富了起来,也解决了不少就业问题。

    一个镇,有了白涛之后让人熟知,也因为白涛变的经济条件相对优越。所以不论白涛在外面混的名声怎么样,他的家乡人,评价他时都会习惯的竖起大拇指表示赞赏。

    回到东风镇之后,白涛十分罕见的去了几个邻居家串了串门,见了见村里那些熟悉的面孔,聊了会家常,送了一些礼物。

    拜访完邻居之后,白涛又返回了自家的三层小楼。

    “哎呦,小涛回来了?”一个穿着花布外套的老太太,围着头巾问了一句。

    “四舅母,你在这儿呢?”

    “啊,和你爸他们打会扑克。”老太太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这都几点了,还不睡觉啊?”白涛背手,笑着问了一句。

    “……我儿媳妇在家压豆子呢,机器太响,我也睡不着!”

    “哈哈!”白涛一笑,点头问道:“今年买卖挺好的啊?!”

    “恩,挺好的,挺好的,我儿子又买了两台机器榨油,一年能挣不少呢。”四舅母龇着牙,褶皱的脸颊上泛着笑容回应道:“涛子啊,俺家欠你的钱,明年就能还上!”

    “不急,不急,呵呵!”

    “一码归一码,说明年还,就一定还!”

    “行,四舅母!”白涛用力的点了点头。

    “你们唠吧,我回家看看。”

    “好叻!”白涛目送着邻居离开,随即看着依然习惯坐在土炕上的父亲,笑着问了一句:“想没想我啊?爸!”

    “你今儿晚咋回来了呢?!”

    “……!”白涛看着老父,眼圈一瞬间红了的回应道:“我想你了呗!”

    ……

    与此同时,林军和夏青凝抵达长c机场,到场迎接的车辆多达三十多台,不光有融府的人,也有不少赶来的朋友,包括万隆昌,魏彬等人。

    “回来了就好!”魏彬拍着林军的肩膀劝了一句。

    林军冲着魏彬和万隆昌点了点头,随即指着李英姬等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走了不到四个月,你们整了一次内讧,扔了小军不管,这又送走了天叔……恩,你们很忙啊,辛苦了!”

    众人听完,全都低着脑袋一声不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