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80 元老准备出国
    两天后,天叔后事彻底处理完了之后,张小乐就找到了林军。

    融府客房内。

    “你吃点东西没啊?”张小乐坐下后问了一句。

    “吃了。”林军表面上的状态,看着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冲着小乐说道:“我正想找你和圆圆呢!”

    “怎么了?”张小乐问道。

    “你俩既然从董事会上退了下来,那就别等了,马上出国吧。”林军话语简洁的说道。

    “这么急?”张小乐一愣。

    “该走的都早点走,我心里能踏实点。”

    “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信儿了?”张小乐有所怀疑的问道。

    “没有,只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我要动白涛,并且也得把手里的东西递上去,所以我怕徐占年狗急跳墙,拿你们说事儿。”林军并没有跟张小乐说出,他回来之前金政委对融府的警告性提醒,因为他怕一出说来,小乐就不会走了。

    “……是这样啊。”张小乐听完林军的解释,又沉吟半晌后主动说道:“我和圆圆虽然退下来了,但帮你办点事儿,还是没问题的。要不让他先走,我留下?”

    “不!”林军直接摆手回应道:“你俩在这儿,我总是提心吊胆的,老得防着徐占年那一边。更何况我让你俩先走,也是有安排的。”

    “什么安排?!”

    “你俩回到南苏丹之后,想办法约付饶出来见一面。”林军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约付饶,他能见我俩吗?”张小乐惊愕。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不会见!”林军坐在床上解释道:“但现在就不一定了。因为如果只付饶造反,那白涛还有茂名可用,但现在茂名也死了,那白涛就等于没了左膀,也断了右臂,他现在要是继续和咱们整,明显已经能量不够了……我想了一下,觉得白涛很有可能现在已经出国了!”

    “去弗里敦拿回公司?”张小乐皱眉问道。

    “对!”林军点头应道:“外面现在还跑一个靳辉,白涛应该会找他帮忙,重新夺回弗里敦公司的控制权!”

    话到这里,林军还是没有跟张小乐说实话,只说了白涛离开的表面原因,但却没有说,他之所以这么肯定的认为白涛已经出国,那是因为老金曾经提点过他,说上面已经盯上了融府和白涛集团,所以白涛如果嗅觉足够灵敏,那这会肯定就见事儿不好的跑了。而白涛跑,会在哪儿落脚呢?他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呢?

    重新杀回弗里敦,抢夺公司控制权,这样即使国内崩盘,他在国外也依旧能缓过一口气来!

    这就是林军为什么这么肯定,白涛一定会和付饶争起来。

    “……徐占年在弗里敦公司的事儿上,应该是一直持模棱两可的态度,不然付饶不会一把位置坐的这么稳。”张小乐怀有疑惑的问道:“你觉得徐占年会在这时候改变主意,支持白涛吗?如果他的态度还是模棱两可,那付饶没有和咱们见面的理由啊。”

    “如果你是徐占年,白和付二选一,你会选谁?!”林军话语直白的问道。

    张小乐想了半天:“应该还会是白涛吧!”

    “为什么?”

    “两点原因:一,白和徐共事儿太多,目前已经很难分清彼此了,如果弃了白,那徐也会遭到报复;二,我还是那句话,付饶能在弗里敦站稳脚跟的前提,必须得是徐占年默认支持,但白涛却不用,他要真想抢,那徐占年拦不住啊!两者一比较,还是白涛更有含金量!”

    “对!!”林军立即点头回应道:“徐占年刚开始是想让白涛和付饶分江而治,但茂名一死,白涛内部乱套,又无人可用,所以一定会玩命夺回对弗里敦公司的控制权!而只要白涛逼迫徐占年二选一,那付饶就有可能会被弃掉。”

    “有道理!”张小乐点了点头。

    “所以,你现在和圆圆去找付饶谈,他就是表面不敢见你们,也会让其他人过来跟你谈。”林军话语果断的说道:“这人呐,你当二哥,可以要脸,要个宁折不弯的忠名!但当大哥,只能看利弊说话,该跪下,就得跪下。”

    “好吧!”张小乐点头应道:“那我和方圆说一下,让他先订机票走!”

    “他先订机票?”林军一愣。

    “我得回北j一趟啊!这次走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古董店那边我得安排一下,顺便见两个朋友!”张小乐解释了一句:“你知道的,那边的账,别人弄不行,只能我去办!”

    林军闻声沉默半晌,皱眉问了一句:“时光草堂的古董店,一共走过多少钱?”

    “七八千万吧。”张小乐回想了一下后,轻声应道。

    “如果你要回去,就把账目销了,把一些知道内情的主要员工安顿好,然后等个三五个月,再把这个店关了。”林军脸色凝重的嘱咐道。

    “为什么?”张小乐不解。

    “……七八千万,数目不小了!”林军还是没有过多解释的答道:“你不在,我也不会从这个店里再走钱,先关了吧!等过个一年半载,咱们再换个名儿,把它开起来!”

    “也行!”

    “恩,那就先这样,一会你跟圆圆打个招呼,让他尽快启程吧。”林军嘱咐了一句。

    “行,我知道了。”

    ……

    半小时之后,张小乐刚刚离开客房,夏青凝就迈步走了进来。

    “聊完了?”夏青凝走到林军身前,用小手捧着他的脸颊问道。

    “恩!”

    “……刚刚我在大厅碰到了峰哥,和他坐在餐厅聊了一会!”夏青凝一边帮林军按着太阳穴,一边轻声说了一句。

    “他说什么了?”林军反问。

    “倒也没说什么,但大概意思就是,你从回来到现在,和小乐还有方圆聊了四五次,但却一次没找过他和子然。”

    “……!”林军听完后,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军,其实峰哥当初提反对意见……!”夏青凝抿着红唇,欲言又止的冲林军说了半句。

    “我没说他提反对意见是错的。”林军接着夏青凝的话茬,叹息一声回应道:“但有的时候,你对一个人的感觉,并不全部来源于对或错啊!!我现在每天晚上都会想,天叔被撵出融府时,自己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是何等落寞,何等无助的样子!天叔不死,怎么都好,怎么我都能忍,但他死了,我真的就接受不了……你明白吗?”

    “我明白!”夏青凝心疼的搂住林军的脖子。

    “呼!”林军喘息了一声,闭着眼睛说道:“告诉他,要在短时间内,解决小军对融府心怀怨气的问题!……人是他伤的,那就让他去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