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81 玉姐的电话
    当天晚上。

    张小乐和方圆谈完之后,就已经接近九点了,随即方圆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走啊?”

    “今天晚上,坐火车!”小乐扫了一眼手表:“还有不到一小时就开了。”

    “坐火车啊?”

    “恩,坐飞机得半夜能到,我去了今天也办不了事儿,还不如坐软卧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到那边直接就去店里了。”张小乐解释了一句。

    “也行吧!”方圆轻声回应道:“我一会要见几个朋友,就不送你了。”

    “送啥送,咱俩也不是见不着了,你呆着吧!”张小乐无语的回了一句。

    “行,那咱俩就南苏丹见吧!”

    “恩!”

    ……

    半小时后,世忠亲自开车将张小乐送到了火车站。

    “我走了昂!”

    “乐哥,你等会!”张世忠叫了一句。

    “怎么了?”小乐愣了一下后问道。

    “……我……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世忠面容略显焦躁的点了根烟,说话时有些犹豫。

    小乐观察着世忠的表情,试探着问了一句:“想跟我说你哥的事儿啊?”

    “……军哥没回来之前,我哥因为天叔的事儿,整个人就很低落。现在军哥回来了,他就更不好受了,你明白吗?”张世忠有些上火的看着小乐,语气十分诚恳的说道:“乐哥,不论我哥做什么,我都敢保证,他是真的为了融府好,站在公司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你明白吗?”

    “世忠,你觉得军儿是在质疑峰哥对融府的忠诚度吗?”张小乐反问了一句。

    世忠静静听着,没有吭声。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天叔走的时候,我对你哥的做法很不满,但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存在什么立场问题!我自始至终都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尽一个董事的责任,尽一个长辈的责任!”张小乐掏心肺腑的说道:“可有的时候,理智上看着对的事儿,却在感情上没法行得通!天叔刚没,军一时间很难接受,你明白吗?”

    “恩!”张世忠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明白军儿为啥让你们四个抬棺吗?”小乐再问。

    张世忠沉吟半晌,低头回应道:“我懂!”

    “上一辈的事儿,就让上一辈自己解决!你是峰哥的弟弟,同样也是军的弟弟,不论上面有什么变故发生,你都是孩子,都跟你没有一分钱关系!”小乐细心的开导道:“长辈之间出现问题,你跟着操心有啥用?”

    “我懂了!”张世忠再次点了点头,随即笑着看向小乐说道:“谢谢你了,乐哥!”

    “融府未来是你们的了,好好干,对得起这个机会,也对得起给你们铺好路的这帮人。”张小乐同样笑着回应道。

    “一定的!”

    “行,我不跟你唠了,火车都进站了!”张小乐推开车门,摆手冲着小忠说道:“回去吧!”

    “一路顺风,乐哥!”

    “妥了,呵呵!”张小乐摆了摆手,迈步就走向了火车站内部。

    “呼!”

    小忠坐在车内,目送张小乐离开后,长长出了口气说道:“对,上一辈的事儿,就让上一辈自己去整吧,我是没工夫再操这个心了。”

    ……

    四十分钟后,张小乐等火车开了,就从软卧车厢内走到了门口抽烟区,并且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

    “喂,小乐呀?!”

    “呵呵,玉姐!忙啥呢?”张小乐笑着问道。

    “没忙啥啊,刚刚跟几个朋友吃了个夜宵!”玉姐笑着问道:“你回来了吗?”

    “啊,我已经坐火车往回走了,明儿一早就到!”张小乐点头。

    “那太好了,明儿咱们见面聊吧!”

    “好的,明儿见面,正好我也跟你说点事儿。”

    “好滴,那先这样哈,小乐!”

    “好!”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而张小乐一边抽着烟,一边站在门口又拨打了几个电话,一直忙活了二十多分钟,这才返回车厢休息。

    软卧车厢共四个铺位,而除去张小乐之外,剩下的三个铺上,住的是一家三口。一对年轻的夫妻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这孩子上车就开始闹,又哭又嚎的也不睡觉,所以原本准备关机休息的小乐,只能躺在下铺,无聊的翻着手机。

    一个多小时后,火车就开进了辽n境内,张小乐打了个哈欠,正准备出去上个厕所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喂!新宇啊?”张小乐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就接起了电话。

    “你在哪儿呢?”新宇声音有点急的问道。

    “火车上啊,怎么了?”张小乐一愣。

    “今儿玉姐儿联系你了吗?”新宇直奔主题。

    “我俩刚刚还通了电话呢!”张小乐面露疑惑的再次问道:“你问她干啥啊?”

    “金叔刚刚告诉我,玉姐两天前就被最高检的反贪局工作人员给带走了。”新宇声音压的很低的说道:“她可能是出事儿了!”

    “什么?!”张小乐听到这话后,猛然就从床铺上坐了起来。

    “是她给你打电话,让你回北j的?”新宇语速很快的再次问道。

    “妈的,她肯定吐了!”张小乐咬牙回应道。

    “哥们,你小声点,我孩子要睡觉了。”上铺的年轻爸爸,语气挺横的说了一句。

    “啪嗒!”

    张小乐根本没有搭理他,而是左手拿着电话,右手拎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单肩包,穿上鞋就走出了软卧车厢。

    “这是什么脾气?!我就说一句,他就走了?”年轻爸爸非常费解的冲媳妇嘀咕了一声。

    乘务员值班室外,张小乐拿着电话敲了敲玻璃。

    “怎么了?!”

    “您好,我问一下,下一站是哪儿,什么时候能到?”张小乐笑着问道。

    “沈y北,还有四十分钟就能到。”乘务员打着哈欠回应道。

    “好,谢谢!”张小乐扫了一眼手表后,就立即点了点头。

    ……

    四十分钟后,火车开进沈y北车站,张小乐左手搭着外套,脑袋上顶着一顶老年帽,迈步就跟随其他旅客下了车。而他刚走不到半分钟,乘务员就领着七八个人来到了张小乐刚刚躺着的软卧车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