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85 自己吓自己的刺激
    齐哥被同事送回家了之后,就先洗了个澡,随即坐在沙发上就准备写辞职报告。但这烟抽了四五根,纸上却只憋出来不到二十个字儿。

    “啪!”

    低头扫了两眼a4纸后,齐哥就烦躁的将它团成一团扔在了垃圾桶里,随即后背靠在沙发上,使劲儿揉搓了一下脸蛋子。

    此刻,齐哥心里要说不后悔那是骗人的,因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林军刚刚在走廊里,盯着他的阴霾眼神。所以他觉得自己因为一时贪婪,就掺和到了这种类似神仙打架的政治斗争中,是一件十分愚蠢的事儿。

    躺在沙发上,齐哥越想张小乐和林军的关系,心里就越害怕,害怕自己一不留神,这脑袋就搬家了。

    “刷!”

    齐哥猛然从沙发上坐起,低头扫了一眼手表后,就立即站起身走进卧室,并且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齐哥,怎么了?”一个声音甜甜的女人接起了电话。

    “你在哪儿呢?”

    “在店里呢。”

    “别上班了,赶紧回家,我一会就过去。”齐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哥啊,我这月还差二十个包没订完呢!更何况我小妹在我家呢……你要来,也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啊。”女人挺无语的回应了一句。

    “给你小妹拿点钱去宾馆住吧,奖金我给你,赶紧回去吧,别墨迹了。”齐哥催促了一句。

    “……那……行吧,你什么时候到啊?”

    “最晚一小时!”

    “好叻!”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而五分钟后,齐哥就换衣服出了门。

    ……

    下楼之后,齐哥就去小区停车场,开出来一台宝马5系,这台车他已经买了很久了,但却一直没怎么敢在公共场所开过,因为他们处长的配车才是一台a4,而他要开一台宝马,那在处里也很难活过三集……

    开着车,抽着烟,齐哥就出了小区准备转弯到情.妇那儿过夜,但车刚刚在正街上行驶不到五十米,搞刑侦出身的齐哥就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看见有一台陆地巡洋舰从对行街道开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区内。而他一眼就认出,这台挂着长c牌照的车是刚刚在帝豪国际门口停着的,并且是林军等人开过来的。

    “翁!”

    齐哥看见陆巡之后,猛踩一脚地板油就跑了,并且脸颊和头发上的汗水,已经流的跟刚从汗蒸房里出来一样。

    “我艹你妈的……还真敢动我啊。”齐哥坐在车里咽了一口唾沫,一边骂着,一边不停的回头向后望去。

    持续行驶了将近五公里后,齐哥将车停在一条空旷的街边上,手掌哆嗦的就掏出了手机。

    “喂?!”

    “李局,是我,我,小齐!”

    “我知道是你,你怎么了?”对方听见齐哥语气急促,顿时皱眉问了一句。

    “林军他们要报复我,我刚回家,他们就有车过来堵了。”齐哥嘴唇抖动的回了一句。

    “……你看清楚了吗?”

    “我就是搞刑侦出身的,这点事儿我还不确定吗?”

    “你跑了?”对方再问。

    “啊!”齐哥立即问道:“我怎么办啊?”

    “你是干啥的,你自己不知道啊?你问我怎么办?!”李局无语的回应道。

    “我是干啥的,也挡不住他们要整我啊!”齐哥额头冒汗的回应道:“张小乐和林军那是死抱一把的兄弟,林军急了……要真给我弄了……我不完了吗?”

    “你别慌!”对方烦躁的回应道。

    “李局,我可是为了给你和徐老总办事儿啊,你说我现在弄的,家都不敢回了,而且也得罪苏润了,处里肯定待不下去了……!”齐哥完全慌神的说道:“你能不能跟徐老总商量商量,给我安排个地方啊,我是真不敢在沈y呆着了。”

    “……你一挂衔的人,说跑就跑了?”李局恨铁不成钢的反问了一句。

    “我明天就交辞职信,用邮箱发过去,说啥我都不干了!”

    “……唉,你啊!”

    “李局,我做的这些事儿,可都是听你和徐老总的,这时候你俩要不管我,那我真完了。”齐哥眼珠子滴溜乱转的补充了一句。

    “……你等我电话吧!”

    “好叻!”齐哥擦着汗水点了点头。

    “恩!”李局哼了一声,就挂断了手机。

    “咚咚咚!”

    就在齐哥刚松一口气的时候,右侧的副驾驶玻璃突然泛起闷响,而齐哥一回头,就看见一个面容苍老的老头,顶着满头白发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哎呀,我艹你妈的,谁啊?!!谁,谁啊?”齐哥吓的嗷一声,双腿直哆嗦就奔着手扣摸去,但他却忘记了,这台车里啥都没有。

    “咚咚咚!”面容苍老的老头再次砸了砸车玻璃。

    “你他妈要干啥?!谁,谁啊?!”齐哥吓的缩成一团,靠着车门嗷嗷喊着。

    “你喊什么玩应啊?!艹,吓我一跳!”老头破口大骂。

    “你干啥?”

    “啥玩应干啥?!你抬头看看这是哪儿!”老头指着后面的牌匾喊了一句。

    “刷!”

    齐哥一抬头,就看见老头身后的大门上挂着沈y第二火葬场的大牌子,随即再次吓的妈呀一声。

    “大半夜你来这儿找鬼啊?!赶紧给车挪开,一会有他妈灵车开进来,别给你带走了!”老头指着阴暗的小路再次骂了一句。

    “你有病啊,有没有素质啊?大半夜一点光没有,你就敲窗户?”齐哥已经吓到了变态的程度,声音尖锐的喊着。

    “这是喝懵b了,来这儿找亲人了。”老头一边背手奔着火葬场值班室走去,一边随口评价了一句。

    ……

    另外一头。

    林军在苏润的运作下,终于趁着北j最高检没来提人之前,见到了张小乐。但由于这种非常规接见,是极度触犯有关条例的,所以林军也没敢多呆,只跟张小乐谈了不到十五分钟,就迅速回到了车上。

    “办完了?”苏润问了一句。

    “恩!”

    “……哥们,最高检要的人,我是真没办法。”苏润挺抱歉的冲林军补充了一句。

    “不光你没办法,谁都没办法。”林军长叹一声,低头回应道:“小乐跟我说,这样也挺好,出事儿了,心里就踏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