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86 白涛的回马枪
    中东,叙国某地。

    “弗里敦公司内乱,是你自己没安排好付饶,这是你的私事儿!我为什么帮你呢?”靳辉翘着二郎腿问道。

    “你开个价!”白涛喝着马黛茶,轻声回了一句。

    “呵呵!”靳辉一笑:“我不是吕炎,我在国外想拿枪赚点钱,你觉得难吗?”

    “不为钱,你为什么帮徐占年呢?”白涛抬头反问。

    靳辉面带笑意,沉默不语。

    “……徐占年对付林军,都这么狼狈,你自己干,你觉得你有多大把握啊?”白涛话语简洁:“你帮我,我就帮你啊,更何况我跟林军有多大的矛盾,你是清楚的。”

    “恩,这个理由比光给我拿钱靠谱!”靳辉听到这话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我靳辉自从在国外拿枪吃饭之后,只在融府手里折过不止一次!所以,你要整他,我们是能谈谈的。”

    “弗里敦的公司,只要我能拿回来,我有一个安家之所,你也不用东奔西跑。咱们拧成一股绳,最后跟融府试试!”白涛直言问道:“怎么样?!”

    “……白涛,你对付饶真的能下去手吗?”靳辉歪着脖,突然问了一句。

    白涛闻声沉默半晌,低头轻声回应道:“……公司肯定要拿回来,但说句实话,付饶这边……我还没想好!”

    “你真没想好吗?”靳辉笑着再问。

    “你只需要端好你的枪,我怎么做,你没必要知道。”白涛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呵呵!”靳辉点了点头,随即就没再吭声。

    当天晚上,白涛直接拨通徐占年的电话。

    “怎么了?”

    “我在中东,刚见完靳辉!”白涛这次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而是话语简短的说道:“弗里敦的公司,我必须拿回来。老徐,你也必须给我表个态,你怎么想?”

    徐占年闻声皱眉,陷入了沉默。

    ……

    六小时后,弗里敦,徐占年的贸易公司总部内。

    “……徐先生,我们之前已经达成了一致,不是吗?”付饶言语有些激动的站在落地窗前问道:“现在您说这话,什么意思啊?”

    “付饶,我个人是欣赏你的,当初也希望你能在弗里敦的公司站稳脚跟,这一点你应该是能感觉到的。”徐占年沉吟半晌,继续说道:“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白涛和林军在国内全部都被上层盯上了。说句难听的,白涛要是再晚走几天,有可能都没机会出国了,你明白吗?!”

    付饶闻声没有吭声。

    “……国内风声鹤唳,茂名又死在了周天手里,现在白涛是迫不得已必须得出国,而且必须得拿回弗里敦的公司,才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徐占年话语严肃的劝说道:“所以,他要动你,你觉得我能拦住吗?”

    付饶咬着牙,满脸倦容。

    “……再说一句现实点的话,白涛和我共事儿太多,我们之间已经不分彼此了,你让我弃了他,那他会怎么对我呢?更何况,如果你俩真弄起来,你觉得你有几成胜算?弗里敦完全交给你去做,如果融府把矛头对准这儿,你能给我挺住吗?”徐占年现实无比的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后,叹息一声再次补充道:“付饶啊,说到底你和白涛才是一家人,情感肯定比我要深的多!所以我劝你一句,有啥话你们哥俩坐下来好好聊聊,咱们争取和平解决弗里敦公司问题,要不然,我难,你也难……话已至此,该说的我全说了,剩下的事儿,你自己琢磨一下吧!”

    话音落,徐占年就挂断了手机。

    “徐占年怎么说?!”大龙看见付饶挂断电话之后,就立即上前一步问道。

    付饶默默无语的看着玻璃窗,沉默许久之后,一脚踹飞凳子,咬牙回了一句:“都他妈是利益养的狗……哪块肉多往哪儿走呗!”

    大龙听到这话后,也感觉胸口喘不过气来,像是被压了一块巨大无比而且还挪不开的石头。

    “……原本我想着能趁徐占年有小心思的情况下,先让咱们在弗里敦喘口气。但没想到茂名死在了周天手里,上层也盯上了白涛集团!”付饶无力的长叹道:“这就是命啊,命里该着我他妈的躲不开白涛啊。”

    大龙坐在沙发上,低头抽着烟,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那边的人约见咱们了,老付,见一下吧!”

    付饶沉默。

    “别犹豫了,你等着白涛先动,那一切都晚了!”大龙言语急迫的劝说道。

    “……你去吧!”付饶站在窗口,声音无奈的回了一句:“你见吧,先谈谈!”

    “好,我安排一下。”大龙毫不犹豫的就点了点头。

    ……

    两天后,深夜的南苏丹。

    “军还没给你打电话?”于亮穿着睡衣,打着哈欠冲方圆问道。

    “没有呢,他可能忙着呢吧。”方圆此刻并不知道国内小乐已经出事儿了。

    “……地点你跟他们约完了吗?”于亮又问了一句。

    “约完了!”

    “他们谁过来?”

    “付饶现在肯定是不会露面的!”方圆毫不犹豫的回应道:“我估计是那个叫大龙的!”

    “行,明天我和勋哥,一块跟你去!”

    “妥了!”方圆点头。

    “怎么样?你这让人给撸了,心里有没有啥波动啊?”于亮笑着问了一句:“用不用我给你做做思想工作啊?”

    方圆沉默数秒,抓起地上的红酒瓶子,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说道:“我一个瘸子,一没野心,二不缺钱,在不在那个位置上,又能怎么样呢?”

    “想开就好!”于亮觉得方圆的心态是没问题的。

    “亮子,与名利相比,我更想天叔像我这样的多活两年……当一个富贵闲散人……每天啥都不用管,不用想,只好好享受几年生活,就必啥都强!”方圆说这话的时候,眼圈再次通红,因为他在融府内部,跟天叔接触的最多,曾经也被戏称为天叔的关门弟子。

    于亮闻声长叹:“……唉,我一直以为咱们五个人里,最先没的会是我……!”

    “叮咚!”

    二人一口红酒,配一口故事,一直喝到了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