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93 刘小军的条件
    一天后,国内h市万达城酒店。

    “……唉,你看着都老了哈。”刘小军坐在沙发上瞧着杜子腾,十分感慨着回了一句。

    “在里面盐吃多了,两年以前我鬓角就有点白头发了。”杜子腾插着手掌,咧嘴笑着问道:“你还怨我吗?”

    “……刚开始是怨,后来是想,尤其是我在浙江刚起步的那段时间,我最想你们。”刘小军低头回应道:“子腾啊,人是随着自身经历逐渐成长的,如果当初我有现在的心态,你也有之后的经历,我们之间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对吗?”

    “……谢谢。”杜子腾伸手拍了拍刘小军的肩膀。

    “子腾,我知道你今天来的意思。”刘小军插着手掌,低头继续补充道:“但这次和上次不一样!我飞龙公司回到h市之后,法人瞿正道就进去了,明权死了,小宏身边有七八个兄弟被抓……我可以说,我和我的这帮兄弟已经为融府做了所有能做的事儿。但关键时刻,军哥刚一进去,我们就被弃掉了……收购满北伐的股份,是天叔自己拿的钱,而我领着剩下的兄弟,就这么被晾在了白涛眼皮子底下!如果不是军哥出来,如果不是白涛被官方盯上,你觉得我们这帮人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杜子腾一声不吭。

    “现在满北伐出局,江北的地皮我们全额持股,飞龙公司已经进入了稳定时期,而你又代表融府叫我回去!”刘小军叹息一声问道:“你给我一个必须回去的理由?!”

    杜子腾无言以对。

    “你来之前,我和军哥已经通过电话了,他对我没有任何要求,回不回融府我自己说的算。”刘小军停顿半晌,搓着脸蛋子继续说道:“子腾,我给你交个实底儿,这一次,如果我心里这口恶气不消,那是绝对不会再和融府扯在一块……军哥对我提出所有要求,我都没二话,但融府这个公司,我刘小军并不欠它什么,没理由给它卖命,你明白吗?”

    杜子腾低头点了根烟,张嘴继续说道:“融府一代短时间内全部退掉,这是军哥的意思,并且已经开始执行了,从圆哥和小乐开始的!”

    刘小军闻声没有接话。

    “未来融府的高层格局,有你,有英姬,有伟伟……你回来,以后咱们遇见事儿商量着来,行吗?”杜子腾再次劝说道。

    刘小军坚持着说道:“子腾,我下面也有兄弟,你一句话,我就忘了之前的事儿,屁颠屁颠的加入董事会,那他们心里会怎么想?!”

    “怎么做,之前的事儿能翻篇儿?”杜子腾再次追问道。

    刘小军沉默。

    “你说,能办的我一定办!”

    “你办不了!”

    “你说了,我就能办!”杜子腾掷地有声的回应道。

    “……好!”刘小军咬着牙,目光直视着杜子腾回应道:“当初是张世峰提议放弃飞龙,并且给天叔撵出董事会的!别人我不找,我就找他!他想让我回去可以,那你让他来h市,跪着跟我们这帮人把话说完,我就回去!”

    杜子腾愣住。

    “行吗?”刘小军追问。

    “……他再有错,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杜子腾略显激动的问道:“这跪下,你让他把脸往哪儿放?”

    “我们的命都差点没了,他折点面子都接受不了吗?!”刘小军毫不犹豫的回应道:“我考虑他的感受,他考虑我的了吗?考虑我曾经有多难吗?”

    “……!”杜子腾无言以对。

    “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我要回去,必须得给下面的人一个交代,这就是条件!”刘小军话语坚定的说道:“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唉!”杜子腾叹息一声,心中也是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话,因为他知道刘小军当初是面临怎样的处境,也知道小军心里的这口恶气,不是毫无道理的。

    ……

    长c,某五星级酒店的餐厅包房内。

    “刘局,我敬你一杯,你放心,我答应捐给局里的设备,汽车,最多不超过一个月就到位。”李英姬舌头喝的梆硬,手里端着酒杯,满面通红的冲着坐在中间位置的一个富态中年拍了一句马屁。

    “小李,酒咱可以喝,但捐助我们是真不敢要!”局长皱眉摆了摆手。

    “……!”李英姬一愣,笑着问道:“捐款都不要?!”

    “别的公司的能要,但融府的不行!”

    “我们怎么了?”李英姬停顿半晌后,轻声追问道。

    “怎么了,你不比我清楚吗?”刘局拽着李英姬坐下,话语简洁的说道:“毕澜是下课了,但专案组新的负责人,比他还难缠呢!”

    李英姬无言。

    “小李,你人就在圈里,这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肯定比我清楚!”刘局声音很低的补充道:“白涛看事儿不对就跑了,这事儿让上面很震怒!因为下令调查的,根本就不是市里和省里,而是北j!你明白吗?”

    “……!”李英姬放下酒杯没有吭声。

    “北j不说话,那有些案子就可以有,也可以没有;但北j打了招呼,你说谁敢说融府和白涛集团没有任何问题?!我不敢说,省里也不敢说!”刘局叹息一声回应道:“我知道你们融府核心高层已经开始该走的走,该撤的撤!但融府这俩字儿,你能给抹了吗?你抹不了,它只要还存在,那就是个问题。”

    “……刘局,你给指点一下,我们怎么能渡这一关!”李英姬小声问道。

    “林军走了?!”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李英姬点头应道。

    “方圆走了?”

    “你不听说了吗?”

    “领头的都走了,案子怎么结?”刘局又问。

    “……!”李英姬没有回话。

    “既然是调查,那就必须有个结果,想拖到不了了之,那是不现实的!”刘局舔着嘴唇说道:“首先有分量的人先站出来,北j再有个关键的人帮你们一把,那这事儿就还有缓儿!”

    “……他们从哪个案子切入呢?”李英姬忍不住又问。

    “小李啊,你怎么还没明白呢?!”刘局皱眉解释道:“上面会用哪个案子判你,这事儿还用较真吗?你经得起查吗?以前的都不说了,就这一年多,你们和白涛掐出了多少刑事案?!你问我他们在查哪个,我上哪儿知道去!”

    李英姬听到这话后,心里才算有谱。

    ……

    再过一天,杜子腾回到吉l之后,在张世峰强烈的逼迫下,终于说出了刘小军的条件。而峰哥听完沉默许久后,笑着回了一句:“……行,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