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95 他的决定
    弗里敦公司总部。

    付饶表情焦躁,目光犹豫的在办公室内来回渡步,并且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

    “咣当!”

    宝熊推开办公室的房门,迈步走进屋内说道:“四天后的人员部署,我已经安排完了!咱这边的经理级别的高层,全部跟你进市区的酒店,剩下的事儿,我们来办!并且徐占年的几个嫡系,我也已经控制好了,保证他们不会在谈判当天搞事儿!”

    付饶听到这话后,背着手,目光复杂的看着宝熊没有吭声。

    “……怎么了?”宝熊感觉付饶有些奇怪,所以主动问了一句。

    “我……!”付饶面对宝熊,还是难以启齿心中的想法。

    “到底怎么了,哥?!”

    “……我昨天已经见过他了。”付饶硬着头皮回了一句。

    “谁啊?!”宝熊惊愕的问道。

    “谈判已经在昨天完成了!”付饶再次咬牙说道。

    “什么?!”宝熊呆了许久之后,脸色傻白的看着付饶问道:“哥,你……你什么意思?”

    “宝熊,武邵阳是融府安插到咱这儿的鬼,你明知道他的身份,还要让我放他走,这是为什么?”付饶声音略有些颤抖的问道。

    “哥!这一样吗?”宝熊反应过来之后,咆哮着喝问道:“一样吗?”

    “我面对他的状态,就是你面对武邵阳的状态!明白吗?”付饶摊着手掌,企图极力的向宝熊解释着。

    “……我是一个小弟,马仔!你是一个大哥,大哥明白吗?!”宝熊十分激动的回应道:“我可以为了救武邵阳,残了,甚至死了,但你能吗?!你坐在这个位置上,就要承担这个位置给你带来的责任!你知不知道,龙哥已经跟那边谈完了,我们把所有的事情都准备了,你最后却告诉我,你是这个选择!啊?!”

    “宝熊,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饶哥,我脑子这么笨,我都能想通这些事儿,你为什么就不能呢??”宝熊指着付饶低吼道:“你知不知道,当时你和白涛闹翻的时候,弗里敦这边有多少高层因为你得罪过他!你又知不知道,因为你一句话,这些支持你的高层,在弗里敦公司这边杀了多少白涛安排的人?”宝熊激动的抓住付饶的胳膊,眼珠子通红的劝说道:“……这些东西是掀不过去的!”

    “他已经答应我,以前的事儿既往不咎。我对他下不去手,他同样对我下不去手!”付饶攥拳回应道:“……宝熊,你要相信他!我们再怎么争,也是吃一碗饭,绑在一块十几年的兄弟!你明白吗?”

    “饶哥,茂名在h市要杀你,你说白涛知不知道?”宝熊瞪着眼珠子问道。

    付饶沉默许久:“想做和真要做,是两回事儿!”

    “……呵呵!”宝熊呆愣的笑着,眼圈里含着泪水回应道:“哥,你真糊涂了!”

    “宝熊,我知道你在怕什么?!当初是你和大龙提议要我铲除白涛,所以你们怕他回来……!”

    “哥!我他妈在国内就该死了,能活着逃到这儿是幸运!我要怕死,我还跟你出来吗?”宝熊指着付饶的胸口:“我想的是你,是跟着你的这帮兄弟!明白吗?”

    “宝熊,你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付饶对天发誓,哪怕就是我死了,你们都不会有事儿……!”付饶激动的竖起手指,张嘴要再劝宝熊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大龙就在门口站着。

    宝熊看见付饶愣住,就回头扫向门口,随即立即冲着大龙吼道:“龙哥,你劝劝他,饶哥已经……!”

    大龙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制止住宝熊的话后,抬头看着付饶问道:“你真决定这么做吗?”

    付饶双眼看向大龙,双拳紧握,内心充斥着因自己的决定而对大龙产生的愧疚感,沉默许久后,突然噗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的说道:“大龙,你不用信他,你信我一次行吗?!融府和我们之间的平衡,早晚有一天会打破!而我们要失去了徐占年的支持,也很难在弗里敦立住脚啊!”

    “你就那么相信他?”大龙攥拳问了一句。

    “……我跟他十几年,你让我借外人的手杀了他,我做不到,你明白吗?”

    “好!”大龙木然点了点头。

    “你和宝熊如果有担忧,我可以安排你们和其它骨干高层先走!”付饶再次补充了一句。

    “呵呵,走?”大龙惊愕过后,笑着问道:“国内我回不去了,国外我一个人都不认识,你让我往哪儿走?”

    “我给你钱,你要多少都行!”

    “小饶,我大龙要图钱,融府比你给的多!”大龙话语铿锵的回应道:“既然你做出决定了,那我就什么都不说了!你想怎么干,我们听着就完了!”

    话音落,大龙转身就走,而宝熊则是瘫软的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地板,搓着脸蛋子补充道:“哥啊,你是错的……但我跟了你……就得选……明知是错的,也得帮你把事儿干好!”

    “哥,只要不死,就一定护住你们!”付饶坐在地上,脸色非常认真的说道。

    一小时之后,付饶通知了分管私人武装的几个高层,重新对四天后的谈判进行部署,但却没有明白的告知其他骨干高层,自己最终的决定。

    ……

    国内。

    张世峰坐在灯光昏暗的办公室内,低头看着秘书为自己送来融府这几年写的工作日志,目光有些呆愣。

    “咣当!”

    房门被推开,张世忠从门外走进来,皱眉问了一句:“怎么不开吊灯呢?”

    “呵呵,没事儿,我坐这儿看点东西。”张世峰咧嘴一笑,难得的问了一句:“你和凌涵相处的怎么样?”

    “……!”张世忠一愣:“我俩能怎么样,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没事儿,我就是琢磨着,你和凌涵也结婚挺长时间了,她咋一点动静都没有呢?”张世峰摆手喊道:“来,坐,聊一会!”

    “什么动静?”张世忠被大哥突来的温柔整的有点懵b,所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孩子!你俩准备啥时候要孩子啊!”张世峰插着手掌,笑吟吟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