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297 这一跪,融府团圆
    张世峰望着刘小军,沉默了大概能有四五秒钟后,转身冲着会议室内的其他人说道:“我解释两点!第一,当初我在董事会上,确实是提出不再给飞龙公司注资,但我从没有说过,不管飞龙公司死活的话,而是极力建议让飞龙公司返回长c。但我不知道这话怎么传到你们这边以后,就变味儿了?有可能这就是谣言和“恶人印象”吧!第二,直到此时此刻,我依旧不觉得支持飞龙是对的!所以,今天我给你们跪下,并不是承认自己错了,而是尽一份责任,用自己能做到的方式,让融府保持完整,不在最为难的时刻,搞内部分裂,搞矛盾!”

    话音落,屋内鸦雀无声,而张世峰扭头看向刘小军,双膝弯曲后,就噗咚一声跪在地上喊道:“我张世峰求你,带着飞龙回家吧!”

    这一跪,屋内所有人全部瞠目结舌的看着峰哥,没想到这个年过四十,掌控着融府大量资源的老总,会跪的这么干脆!

    而刘小军在峰哥跪下的前0.1秒钟,就让开了身体,从正面躲开了峰哥,让他直接跪向了董事会的众人,而不是自己。

    “……!”刘小军盯着峰哥看了数秒,随即转身冲着屋内二十多名飞龙公司高层说道:“你们跟我要的交代,我给了,也做到了!所以从今天开始,你们在私下里不准有任何闲话,没用的话!之前的事儿,全部翻篇儿,如果我听见有谁还在拿这个说事儿,别说我翻脸!”

    “……我无话可说!”小宏点头赞同。

    “我没意见!”范勇点头。

    “峰哥,你起来吧!你能跪下,我服你!”耿浩也迈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过去搀扶。

    “起来,起来!”林伟也架起了峰哥。

    “哗啦!”

    峰哥起身的一瞬间,刘小军直接拉开椅子,话语干脆的说道:“你跪的是给融府卖命的兄弟,不是我!所以这一下,我个人还你!”

    话音落,刘小军冲着峰哥就跪了下去:“以前我跟你不熟,以后我认融府有你这样一个大哥!”

    “……呵呵!”峰哥一笑,伸手抓着小军胳膊说道:“有过自己当家经历的人,是不一样哈!难怪军会让你先回h市,你是值得单独托付一摊的!起来吧,孩子!”

    至此,峰哥这一跪,解决了融府和飞龙公司高层之间的所有矛盾,而刘小军也在底下骨干给予自己的高压之下,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其实,刘小军比谁都怕融府和飞龙高层之间不合。他骨子里流淌着融府的血,比谁都渴望回家,就像付饶渴望能和白涛和解是一样的……

    当晚刘小军摆酒宴请了众人,而张世峰则是喝的叮咛大醉,不停的拉着杜子腾等人说道:“年轻好啊,融府有你们,就不会断代啊……!”

    ……

    两天半之后,弗里敦。

    黎姐姐躺在季康的怀里,闭着眼睛问道:“今天就是付饶和白涛谈判的日子吧?”

    “不知道,不清楚!”季康打着哈欠,习惯性的扣着自己胸前两处抢伤留下的疤瘌,似乎已经对什么都不关心了。

    “我听这个公司的其他高层说,付饶好像还是选择了白涛。”黎姐姐此刻完全是一副聊家常的老娘们样子,如果手里再配点瓜子啥的,那简直看着就太有风韵了。

    “付饶比我还傻b!”季康话语简短的评价道。

    “你也这么觉得?”

    “白涛是老板,大旗这样的才能叫兄弟。”季康撇嘴回应道:“把命放在兄弟手里,那叫信任,但把命放在老板手里,那不是疯了,就是脑袋瓜子让炮崩了!”

    “我以前也拿白涛当兄弟……!”

    “我以为是姐们呢!”季康龇牙一笑。

    “你滚,姐们是后来的事儿……我刚开始……是男的……!”黎姐姐纠正了一句。

    “你恨白涛吗?”

    “……突然不怎么恨了,因为我现在觉得他也挺惨的!”黎姐姐叹息一声说道:“我爸虽然进去了,但起码还活着……你看他……他身边的人全没了!”

    “唉!”季康闻声长叹了一句:“……是啊,他好像比我还可怜!”

    就在二人交谈,评论之时,那个别人口中值得同情的白涛,已经悄然入境了。

    ……

    弗里敦总部。

    “踏踏踏!”

    二十多个主管公司运营的高层,大步流星的走进了会议室,随即看向了付饶和大龙等人。

    “小饶,白涛快来了,我们什么时候走?”付饶在弗里敦公司的副手刘玉堂,率先替众人问了一句。

    付饶坐在老板椅上没有吭声。

    “怎么了?”刘玉堂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因为他主管办公室业务,在资本运作,复杂走账,处理人际关系上是强项,所以事先并不知道付饶已经改变计划。

    “小饶,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大龙实在忍不住的劝了一句:“我们还有时间进行调整!”

    “……送玉堂他们走吧!”付饶沉默半晌后,依旧态度坚定的回了一句。

    “什么意思?你不走吗?”刘玉堂此刻还没有反应过来。

    “刷!”

    付饶站起身,冲着二十多个骨干高层鞠躬喊道:“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你们一直以来在弗里敦公司对我进行的支持……对不起!”

    众人听到这话后,全部懵掉。

    付饶含着眼泪喊道:“大龙,宝熊,送他们走!”

    大龙坐在原位,沉默了将近半分钟后,摆手喊了一句:“小韩!”

    “到!”

    一名持有自动步的副官,穿着迷彩服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什么意思?!付饶,到底怎么了?!”刘玉堂十分不解的追问道。

    “走吧!老刘!”大龙迈步扯着刘玉堂就往外面拉。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刘玉堂被大龙和士兵拉倒门外后,就高声的喊着问道。

    “你还没明白吗?!他选择的……不是融府,也不是我们!”大龙咬牙回了一句:“走吧,弗里敦不是我们的地方了!”

    刘玉堂等二十多个高层听到这话后,集体呆愣。

    数秒过后。

    “付饶!!你疯了啊?”

    “糊涂啊!你怎么还相信他?”

    “……我们拿命帮你,你就这么对我们?”

    “付饶,我看错你了!!你真不是一个当boss的料,你投降算对了,就你这样的,一百个加一块也对付不了一个白涛!”刘玉堂歇斯底里的冲着办公室内喊道:“我们活该,你也活该!你活该给别人打江山,我他妈算是瞎了眼了,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让我们走?我他妈往哪儿走,我回国都回不了了……!”

    付饶站在办公室内,听着众人的话,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