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304 一份忠诚换来的这一场杀戮
    弗里敦公司的一楼办公室内。

    “涛如果会防着,那一定就是咱们拥有话语权,拥有造反的能力!明白吗?”付饶言语急迫的冲大龙解释道:“但如果你把自己的权利削弱呢?你把股份交出去了呢?那你还有威胁吗?你没有威胁,他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呢?!”

    大龙瞪着眼珠子看着付饶,牙齿咬的嘎嘣作响。

    “大龙,我真的想好了,从我让白涛回来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想通了!他怕我在造反?那好,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他,我不要了,不争了,这还不行吗?”付饶抓着大龙的双臂,眼含泪水的说道:“你知道是什么让我改变了不跟融府合作的决定?!谈判的前两天,白涛对我说,他对我的信任一直没有改变过,如果我能和他和平解决弗里敦的公司问题,那所有的事情在他哪儿就都翻篇了!然后我就跟他说,你既然对我还信任,那你敢不敢单独来一趟弗里敦!结果你是知道的,白涛就自己过来了!我问你,他怕不怕我会杀了他呢?!怕不怕?”

    “他是吃透你了!他了解你,远比你了解他要多的多!”

    “你不在场,你根本感受不倒我和白涛当时的心情!”付饶死死攥着大龙的双臂解释道:“他就跪在地上,跪在地上跟我说,小饶,我们能和平解决弗里敦的问题,那现在有的这帮人,就不会倒在自己人的枪下!茂名没了,大旗也没了,他不想看着家里的这帮人,全都死在内斗上!你明白吗?”

    大龙盯着付饶,一声不吭。

    “我也不希望,真的不希望,你,或者宝熊,或者是玉堂,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下!”付饶眼圈通红的继续补充道:“我知道涛回来要削弱我的权利,这不难想象!!但只要我能保住你们,我愿意退下来!你明白不明白啊?”

    “……呵呵!”大龙哭着笑了。

    “听我的行吗?”

    “小饶啊,你说你放弃权利,是因为想保住我们!可你握在手里最重要的枪都没了,又拿什么保我们呢?!你把所有的主动权都交给白涛了,只天真的坐在这儿等着,等人人家会怎么做?这叫保护吗?这他妈的叫等待判决!你能活多久,我能活多久,都得看人家的脸色!”大龙嘴角抽动的继续说道:“你以为徐占年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是给白涛听的吗?我艹!那是给你听的,他在和白涛一块演戏,人家回来之前就计划好了这一步!”

    “……你怎么还不明白呢?!我已经不在乎他是不是演戏了,我只求结果!我一个人下课,你们都有个好归宿的结果!”

    “扯淡!!我他妈是要杀过白涛的人,他会让我有个好归宿吗?!你手里的底牌一旦没了,我,宝熊,刘玉堂他们马上会死!会死在百人坑里!”大龙咆哮着吼道:“付饶!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拒绝交给白涛股份,强行控制住方圆,你就还有和徐占年对话的资本,要不然三天之内,就是咱们死期!”

    “我明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付饶愣了半晌,突然笑着说道:“你这么反对我和白涛合作,原来是怕你曾经动过杀了白涛的念头,所以他会除掉你对吗?你怕死三天内就死,对吗?”

    “……我杀白涛是为了帮你成事儿!而你作为大哥,本应该就替我们这些卖命的人考虑考虑!我把一腔热血给了你,但换来的就只是你这种不负责任的决定!!”大龙指着付饶的胸口,掷地有声的回应道:“人都是他妈的肉做的?你告诉我,我凭什么不怕死?!凭什么要像一个傻b一样的死?!我命交在你手里上了,你在乎过吗?你考虑过吗?你他妈的不在乎,还不允许我自己抗争吗?”

    “你要抗争什么?”付饶冷眼问道。

    “……我提醒你,骂醒你!!”

    “滴玲玲!”

    话音刚落,大龙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随即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立马就接通了电话:“喂?”

    “龙哥,我已经与白涛他们交上火了,损失惨重!我请求马上让援兵进行协助!”

    “务必保护好刘玉堂他们,我马上打电话!”大龙立即回应道。

    付饶听到这话,短暂一愣。

    “是!”士兵在电话内喊了一声后,就挂断了手机。

    “援兵是谁?!你们他妈的到底在搞什么?”付饶扯着大龙的脖领子骂道。

    “……你他妈的没听明白吗?!白涛根本没信你,他要武力控制刘玉堂,逼迫你交出股份!”大龙瞪着眼珠子吼道。

    “我问你,援兵是谁?!”付饶再次喝问道。

    大龙双眼死死的盯着付饶,一动不动。

    “为什么我说的话,你们都他妈的不听呢?!白涛是狠,融府比他还狠!我们这么多年的恩怨,能因为扣住个方圆就解决了吗?两年?!白涛一倒,给你十年你也撵不上融府!”付饶气急之后,一个嘴巴子直接就抽在了大龙的脸上:“我问你话呢!援兵到底是谁?!”

    “小饶,我不干了……你松开我……我走了!”大龙极度疲惫的回了一句。

    付饶愣住。

    “我累了……真累了……!”大龙靠在墙上闭着眼睛说道:“我找黎小权拿了两百万,叫了一批中东的亡命徒,原本想着做为最后的底牌……但我对你……彻底失望了……彻底!”

    付饶缓缓松开大龙的衣领,目光也有些呆愣的沉默半晌,随即咬牙说道:“……走……走了也好!你走了……!”

    “啪!”

    突兀间,大龙猛然伸出手掌,直接捂住了付饶的嘴,右手拽出军刺,一刀就捅了下去。

    “噗嗤!”

    刀锋入体,屋内一片寂静!

    “……你……大龙……你捅我?”付饶满眼绝望的说道。

    “我大龙永远是你兄弟……干死白涛……我吞枪下去陪你!”大龙木然流着眼泪回应道:“刘玉堂,宝熊他们把所有身家性命都压在你身上了……你不能对不起他们啊……不能!”

    “噗嗤!”

    话音落,大龙抽刀在捅。

    “扑棱!”

    付饶后退之时,右腿故意踢翻了一把椅子弄出声响,并且双眼看向门口,仿佛想透过木质门板,看到站在外面的宝熊。

    门口处,宝熊蹲在地上,一边哭着,一边抽着烟,宛若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