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307 大佬们的反击
    林军联系完了于亮之后,就接连又发了两条短信,内容一样,话语简洁。

    “付饶已死,弗里敦的内战已经打响,咱们两线同时反击,可以收尾了!”

    ……

    去往的黎波里市郊的街道上,三台suv正在极速飞驰着,而车内副驾驶上的中年,则是拿着电话不停的问道:“还得多久啊?!我们就在这儿转悠,早晚是会露的!废话,这里是哪儿你不清楚吗?你快点给我问问啊……怎么出境?扯淡呢?夏华宇一出事儿,你觉得我们能开车冲出去吗?外面肯定有岗,去了就是露,明白吗?好,好,快点吧!”

    话音落,中年就挂断了手机。

    夏华宇坐在汽车后座,闭着眼睛,插着手掌一声不吭。

    “……你给华胜总部打个电话,让他们把西南方向的人全部撤出去!快点!”中年仔细思考了一下后,还是觉得继续等待不是办法,所以就回头冲着夏华宇喊了一声。

    “呵呵,时间过去了这么久,白涛还没把活儿干完啊?”夏华宇笑着问道。

    “少废话,我让你打电话!”中年低吼了一声。

    “你敢杀我吗?”夏华宇歪着脖子问道。

    “啪!”中年直接把枪口顶在夏华宇的脑袋上,咆哮着喊道:“我要是没命走出去,你说我敢不敢杀你!”

    “你杀了我,不光一个人没命!华胜能让你全家陪葬,明白吗?”夏华宇依旧插着双手回了一句。

    “……你不用吓唬我,老子没家人!”中年无力的低吼着:“打电话!!”

    夏华宇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依旧一动不动。

    “我让你打电话!”中年再次吼了一声。

    “嗡嗡嗡!”

    话音刚落,空中泛起噪音巨大的破风声,而开车的司机抬头一看,顿时惊愕的喊了一句:“哥……哥……有……有直升机!”

    夏华宇闻声后,双眼就神采奕奕的坐直了身体。

    “谁的人,能看清楚吗?”

    “是,是警察,不是华胜的人!”司机言语结巴的回了一句。

    “怎么他妈的会有警察呢?”

    “下方的武装人员听着,这里是的黎波里警局特种作战大队!我方限你十秒钟释放人质,缴械投降!”直升机内的黑人军官高声用英文喊道。

    “妈的,拿扩音器,拿扩音器,告诉他们,如果直升机不马上保持低空飞行,我就杀了夏华宇!”中年红着眼珠子喊道。

    “我每年给的黎波里的政府,要捐八千万美金的善款!”夏华宇摸着大背头,抬手一个嘴巴子抽过去骂道:“艹你妈的!我要死了,这八千万找你拿吗?!在这儿绑架我,还用华胜收拾你吗?用吗?”

    中年被抽的发懵,坐在副驾驶上一动不动。

    “僵持下去,我保证你们一个人都走不出去。放我走,老子每年给你在的黎波里监狱存一万美金!”夏华宇整理着衣衫,话语干脆的继续说道。

    中年目光挣扎,一动不动。

    “吱嘎,吱嘎!”

    就在这时,一直看似平静无比的公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十多台私家车,横着拦在路面。

    中年惊愕半晌,扭头看着夏华宇问道:“你们早都知道了?!”

    “妈了个b的,弗里敦今天刚开打,就有人恰巧要请我吃饭,你当我是傻b吗,就那么缺饭吃?必须得今天去?!”夏华宇目光睥睨的说道:“停车吧,就你们这个体格,都不够机枪一梭子突突的!”

    ……

    缅甸雨寨周围。

    “嘭!”

    突兀见,一发信号弹在空中升起极为刺眼,随即挟持着向南的领头军官,迈步就冲到了室外,看着天空问了一句:“怎么他妈的会有信号弹儿!”

    “滋溜!”

    向南坐在屋内,依旧翘着二郎腿喝茶。

    “嗡嗡!”

    数十秒过后,埋着李浩的邙山上,冲下来上百名穿着正规军制服的士兵,宛若潮水一般冲了过来。

    “怎么有人!”

    “控制住向南,快点!”

    “……!”

    霎时间,二十多人的突击团队一片混乱,大部分持枪士兵全部冲进屋内,将枪口对准了向南。

    “你们他妈的在搞什么?!外面的人如果进来,我就冲民众开枪!”领头士官红着眼珠子喊道。

    “这个寨子,曾经一年之内,让土地红过三次!!”向南依旧坐在原位上,指着外面站着的人说道:“你问问他们,他们那个没见过几条破枪?!你唬我?我他妈跟正规军干的时候,你还蹲网吧里接活呢!”

    “翁!翁!”

    大功率马达声音在寨子外面泛起,一辆挂着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首府旗帜的59式作战坦克,直接从土坡上拱了上来,炮口直接对准了二楼门口。

    “咣当!”

    装甲车车门弹开,一名团籍干部,直接敬礼用中文喊道:“我方接到第四特区作战司令部指派,全员参加保护雨寨行动!实到135人,作战坦克一部,装甲车5台,作战皮卡二十台,子弹三万发!随时可以开火,投入战斗!”

    领头军官与将近二十名的突击小组,全部懵b。

    “噗咚!”

    张奔迈步从车上跳下来,抬起自动步,对着天空就是一梭子:“艹你妈的!!雨寨需要武装吗?需要吗??说缅甸是吹牛b,但在勐拉!我向家人就他妈是第二政权!”

    “枪放下!”老仙指着领头军官呵斥了一句。

    “你们早有准备?!”

    “准备你妈了个b啊?你有多大个脑袋敢打这儿?!”老仙上去就是一拳,摆手喊道:“全他妈给我绑了!”

    “别动,都别动,赶紧来,我马上开火……!”

    “亢!”

    领头军官还没等把话说完,狙击手一枪直接爆头,人当场就倒在了地上。

    “把枪都给我放下!”张奔再次喊了一声。

    “哗啦!”

    老仙从抽屉里拿出一把老掉牙的古董是手枪:“我他妈都信佛了,你还逼着我杀生?!”

    “亢亢亢……!”

    话音落,一串枪击声响起,领头军官的两名副官全部被当场打死。

    “缴械!”

    “缴械!”

    “……!”

    屋外喊声震天,剩余的突击小组成员,相互对视了一眼后,就全部放下了武器。

    “绑了!!刚才开枪打小孩的那个,给我拉邙山上处决!正好浩子昨天晚上给我托梦,说他缺个扫地的。”老仙扔掉左轮,摆手就冲张奔喊了一句。

    “刷!”

    向南扫了一眼现场情况,迈步站起身,根本没管外面发生的事儿,而是一边楼上走,一边给向辉发了一条短信:“……白涛没讲情面,那咱也别客气了!全员支援驰援融府!”

    ……

    的黎波里,夏华宇坐在老何宴请他的酒楼内,一边喝着汤,一边看着跪在地上的老何说道:“我说了,咱俩肯定还得在这儿吃顿饭!”

    “……老夏,我……!”

    “求饶的话就别说了,政府管我要人,我也保不了你们!”夏华宇打了个指响儿,让秘书拿出了一份合同后无耻说道:“但你要能把公司卖给我的话,那就是自己人了……我在这儿说句话,你减刑能快点!”

    老何咬着牙,一声不吭。

    “滴玲玲!”

    电话铃声响起,夏华宇直接接通了手机:“喂?”

    “我是李潇,我看见向辉的人动了!”

    “……!”夏华宇沉吟数秒:“不惜一切代价摘出来方圆,他要没了,我这个小舅子就得……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