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310 你可曾记得,融府有过老沙?
    二楼。

    “靳辉!一定要把沙红刚和方圆全留下!!”白涛推开拥簇着自己的人群,急迫的喊道:“他们跑了,就完了!”

    “跟我来!”靳辉拎着枪就向走廊拐角处跑去。

    ……

    靠着楼梯方向的房间内,沙红刚步伐踉跄着冲了进来。

    “你没事儿吧?”方圆瞪着眼珠子问道。

    “没事儿!”沙红刚直接抢过小博手里的自动步,随即一边听着走廊内响起的脚步声,一边扫了一眼屋内的地形。

    “来……来人了!”小博倒在地上冲着方圆喊道:“哥你跳窗户跑吧!”

    “不能跳窗户,出去就是靶子!”沙红刚在看见这个房间还有个相对宽敞的卫生间后,就立即说道:“进卫生间,进去,外屋守不住!快点!”

    话音落,方圆扶起小博,背对着沙红刚就钻进了卫生间,随即他回头喊道:“老沙,这屋没有窗户……!”

    “咣当!”

    方圆的话刚说一半,沙红刚在外面直接就拽上了房门。

    “你干什么?”方圆惊愕。

    “啪!”

    沙红刚左手先将木板门反锁,随即蹦起来,左手拽着立柜的边角,用身体的力量使劲儿斜着一拉。

    “咕咚!”

    两开门的立柜应声而倒,直接封死了木板门。

    “嘭!”

    沙红刚弯腰,用肩膀供着立柜,直接将其顶在了木板门上!

    “老沙!!你他妈干什么?!”方圆砸着门板暴跳如雷的喊道。

    “我接的就是必死的活儿!你俩无论如何别出来!”沙红刚急迫的吼了一句,转身就要向门口走。

    “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靳辉这边过来搜索的兄弟,在听到声响后就要强行进屋,而他们刚一迈步,就正好与沙红刚四目相对!

    “哒哒哒!”

    双方完全没有废话,见面直接开火,沙红刚穿着防弹衣,被自动步的子弹打的连续后退两步,随即一个低射,直接将门口的两个士兵,双腿活活扫折!

    “呕!”

    沙红刚扭头吐了口鲜血,直接扔掉已经没有子弹的空枪,迈步就冲到了门口。

    “我艹尼玛!”

    还没等沙红刚弯腰捡枪,就又两人冲进了屋内。

    “嘭!”

    沙红刚肩膀一拱,直接撞开一个,随即放弃捡枪,而是左手薅着另外一人的脖领子,右手直接从他的腿包里抽出军刺,完全凭借本能反应,一刀直接摸在了身前这人的脖子上。

    “泚!”

    鲜血宛若喷泉一样只喷房顶。

    “亢亢!”

    之前被沙红刚用肩膀拱开的士兵,仓促间打了两枪,沙红刚大腿流血,单膝跪在原地,脑袋顶着对方的腹部,右手机械般的往前捅着……

    十几刀过后,士兵胸前的防弹衣上挨了数刀,右肋防弹衣的连接处被刀刃捅烂,内脏都流了出来。

    “嘭!”

    沙红刚喘息着推开士兵,扔掉手中的军刺,弯腰就捡起了一把雷明顿喷子。

    走廊外面,靳辉的七八个兄弟,看着屋内门口处宛若小河一样在流淌的鲜血,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哗啦!”

    沙红刚坐在地上撸动枪栓,高升喊道:“艹你妈,来啊,我坐着跟你们整两枪!”

    “冲进去!!”靳辉怒吼着喊了一声。

    七八个士兵心里也知道,方圆和沙红刚如果抓不住,那自己也必死,所以相互对视了一眼后,咬牙就要往屋内冲。

    “亢,亢亢……!”

    沙红刚躲在墙壁后面,冲着门口处墙壁薄弱处,连开三枪,直接打碎墙壁,将两人当场喷死!

    “妥!”

    扭头吐了口唾沫,沙红刚低头扫了一眼枪内子弹,随即伸手又在死尸上捡起了一枚*!

    走廊拐角处,白涛指着站在自己身旁的士兵,极度愤怒的吼道:“跟他们打过去啊?!这些人跑了,谁都得死!”

    话音落,白涛身边的十多个人,也迈步冲进了沙红刚等人所在那条走廊。

    “亢亢亢……!”

    数秒钟过后,枪声再次宛若爆竹一般响彻走廊,而躲在一楼半拐角处的大龙,则是听着枪声喊道:“哥们,哥们,来我这边,你来我这边就能活着!!”

    屋内,沙红刚穿着的防弹衣已经破损,雷明顿也已经再次换成了自动步,他听着大龙的话,看着屋内的横七竖八躺着尸体,笑着回应道:“我他妈去你那儿,不比去白涛哪儿后果还严重吗?!”

    大龙闻声默然无语。

    沙红刚身体极度透支,双腿已经被子弹打的变形,他无法站直身体,只能后退一步,后背紧贴着有衣服挂钩的墙壁,使劲儿往下一坐。

    “吱嘎!”

    衣服撕裂的声音响起,墙壁上的挂钩,勾住沙红刚的衣领,让他还能站在原地!

    “哗啦!”

    沙红刚撸动了一下枪栓,听着一楼澎湃响起的枪声,咬着牙,就开始疯狂向门口点射!

    靳辉等人连续从门口处往里冲了三波,但都被老沙活生生的打退了回去!!

    “妈的,就一个人,就进去不?!”靳辉急的眼珠子通红。

    “他不要命啊!!他已经不要命了!”

    “他一直在点射!露头就是死!”

    门口处,七八具尸体摞在一块,已经堆起了将近一米高的人肉围墙。

    “炸开,给墙壁炸开,架枪打死他!”靳辉吼着喊道:“不要他了,就要方圆就行!架枪!”

    “于亮啊!!你他妈的还没上来?!”沙红刚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喊了一句。

    “挺住!!挺住,我上来了!”于亮的回应之声在走廊内响起。

    “轰隆!”

    话音刚落,墙壁被靳辉的人黏贴*炸开了一个缺口,随即七八把枪从废墟中对准了屋内。

    “啪!”

    老沙扭头咬开唯一一枚*,眼珠子瞪着,左手攥着保险,沉默三秒!

    “他有雷,往后退,后退!!”

    “嗖!”

    沙红刚挂在墙壁之上,直接将*奔着天棚扔去。

    一秒后,轰隆一声闷响,天花板和屋外早都破损的承重墙轰然倒塌,老沙站在那里,直接就被废墟拍到!!

    “沙红刚!!”方圆悲恸着吼了一声。

    “你……你不能死啊……不能死……!”沙红刚最后的呢喃,就在这废墟之中响起。

    三天前,林军和沙红刚的最后一次通话。

    “……关键时刻,我会不惜一切救下方圆!”

    “你走不了了,怎么办?”

    “我接的这活儿,就是必死的活儿!”

    “……!”林军沉默。

    “军啊,我可以死,但你不能死啊,我知道你留在国内……抱着的是跟我一样的打算……想把警方视线引到自己身上……!”沙红刚面色红润的轻声说道:“可你要死了……多年之后,那些新上来的小孩,有谁会记得融府曾经有过我沙红刚这样的人……又有谁记得……沙红刚不是叛徒……所以你得活着……有你在……我老妈……我老弟才能好……!”

    “……我活不活着,你家人也会好!”

    废墟内,沙红刚身上压着水泥板,瞪着眼珠子,一边吐着血,一边嘀咕道:“……我就想好好当个警察……想好好的……错在哪儿了?为什么撸了我……为什么啊?为什么……!”

    话音落,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废墟内,靳辉踢飞了自己被砸断的胳膊,盯着满头灰絮和鲜血,迈步就要往屋内走,但一台头却发现,卫生间的门早已经被沙红刚堵死,而走廊内有三四十人冲了上来。

    “艹你妈!!”于亮一抬头就看见了满地尸体和废墟,还有沙红刚露在外面的半截尸体:“白涛!!你今天就埋在这儿了!”

    白涛眼神呆愣的坐在走廊内,手里攥着枪说道:“……没有向南,我没有今天!没有向南,我就没有今天啊!十年前我希望你倒台!十年后,我他妈多希望你还在家啊!茂名,大旗,付饶……我白涛对不起你们……重来一次,我会选择就在东风……就在那儿!”

    话音落,白涛扬起胳膊,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踏踏!”

    十几名士兵冲着白涛冲来。

    “亢!”

    一声枪响率先响起,白涛脑袋一歪,太阳穴哗哗淌出鲜血。

    ……

    公司大院内,员工宿舍楼内。

    黎小权躺在床上搂着季康,眨眼问道:“你怕死吗?”

    “……怕……不也得死吗?”季康闭着眼睛回应道。

    “……你现在想啥呢?”

    “想点以前的事儿。”

    “都想到了什么?”

    “大旗,茂名……呵呵,混了这么多年……我感觉最不累的时候,就是在东风的时候……那时候白涛还不是老板,没有现在牛b哄哄架子,那时候茂名和付饶还能坐在一块喝酒……那时候我们从来没有为了钱红过脸……唉,那时候好啊……那时候再也回不去了……!”季康越说声音越小,越说眼泪越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黎小权闭着眼睛,静静的趴在季康的身上听着,直到嘴角流出泪鲜血,直到呼吸微弱。

    床头柜上,那两瓶已经见底的毒药,送走了这两个享受了一段宁静日子的伴侣……

    ……

    主楼内。

    方圆被人救出来之后,一边刨着老沙的尸体,一边哭着喊道:“你他妈的……你堵门干啥?你死了,我欠你的怎么还啊?”

    靳辉目光呆愣的坐在走廊内,捂着断臂,一声不吭。

    “刷!”

    于亮擦着眼角举起了*。

    “我自己来,行吗?”靳辉咬着嘴唇问道。

    “不行!!!”于亮怒吼一声,双臂抡圆了就剁了下来。

    “噗嗤!”

    刀锋入体,靳辉直接一歪脖子。

    ……

    弗里敦公司外围。

    “白涛已经凉了……!”

    闫博听着电话内的声音,沉默许久后叹息道:“唉,辉煌近十年的人物,也走了……!”

    p.s.:最后一章三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