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311 胜利的旗帜,早已沾满鲜血
    弗里敦贸易公司的冲突结束后,于亮,大勋,向辉,李潇等人刚准备领人围了大龙时,他竟自己主动走了出来。

    “我们谈谈。”大龙歪脖冲于亮说道。

    于亮咬牙看着他,犹豫半晌后才点了点头。

    ……

    十几分钟后,办公室内。

    “……你不玩小心思,老沙不能死。”于亮脸色极致阴沉的看着大龙说道。

    “你错了,我想不想抓方圆,他都得死!你们至始至终就没信过我,我就是真想帮忙,方圆也不会信。”大龙声音沙哑,低头点了根烟继续回应道:“不过我承认,我确实是要抓住方圆来着。”

    于亮死盯着他没有吭声。

    “没有方圆,我们就没有任何安全保证。”大龙使劲儿裹着烟头,再次补充了一句。

    “……!”于亮看着大龙,面无表情的掏出了配枪,直接摆在了桌面上。

    “林军答应过我,事情结束后,付饶的这帮兄弟都会没事儿。”大龙眼神从未有过的流露着哀求情绪,望着于亮继续说道:“我不知道这话还算不算数?”

    “……军答应你了,我没有。”于亮咬牙回应道。

    “白涛死了吗?”大龙主动问道。

    “死了!”于亮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他没死,你们有理由铲草除根,但他已经死了,真的有必要把事情做绝吗?”大龙声音颤抖,双眼死死盯着于亮说道:“我们高层有数十人,核心武装成员也有数十人,全杀了,你晚上能睡着觉吗?”

    “我干的就不是一个能睡着觉的活儿!”于亮声音颤抖,低头就抓住了桌上的配枪。

    “下面的人放了,我自己站出来,走到弗里敦军方监狱,给这次冲突一个交代。”大龙眼珠子通红的喊了一声。

    于亮闻声愣住。

    “我说了,我最后杀付饶,不是为了我自己!”大龙棱着眼珠子回应道:“你们融府有亲兄弟,我们也有啊……!”

    于亮沉默。

    “你跟林军打个电话,行不行?如果他觉得我进监狱依旧不保险,那我……死在这儿!”大龙再次补充了一句。

    于亮攥着手枪,内心挣扎的犹豫了数秒,随即还是拎着枪,掏出了电话。

    几分钟后。

    “……!”林军听完于亮的话,沉默许久后回应道:“白涛一倒,他们就不足为虑了,这帮人和白涛没感情!”

    “你怎么看?”于亮追问道。

    “将近百人全处理了,太过极端,有违人性啊。”林军叹息一声,话语干脆的补充道:“底层骨干全部释放,高层骨干和担任过重要位置的领导,全部扔进弗里敦监狱,让当地政府去判决他们……至于大龙,我挺服他,所以愿意成全他。”

    “我知道了。”于亮点头:“国外事情已经结束,你什么时候出境?”

    “快了!”林军点头,轻声嘱咐道:“把国外收尾工作干好,我……你就不用管了!”

    “军,我们等着你!”

    “哎!”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深夜,十点多钟。

    刘玉堂等高层因弗里敦贸易公司的武装冲突事件被当地政府收押,随即其他武装人员各自解散,不过说是解散,但其实数十人都是坐在公司门口,木然呆愣的看着漆黑的天空,不知道该去哪儿,该在哪儿安顿下来,国内回不去,公司彻底废了,他们就像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对未来充满茫然……

    “……哥们,有新地儿吗?”

    “没有!”

    “你朋友不在中东有活干吗?你让他给咱介绍介绍呗?”

    “他他妈的是安保后勤单位的,主要负责设备保养,现在自己都快没活儿干了,我去饿死啊?”

    “唉,上哪儿!?”

    “你问问上帝吧,艹!”

    “呵呵!”

    就在这时,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向辉溜溜达达的走过来,背着手说了一句:“上帝就在这儿呢?谁找我啊?”

    众人一愣后,全部抬头看向了向辉。

    “中东安保单位,一月八千美金,有保险,有正规军队级别的居住环境,谁有兴趣,可以上我们的车。”向辉话语简洁。

    众人闻声都有点犹豫。

    “我就查仨数昂,就仨数!”向辉笑着冲众人喊了一句。

    “八千块,我干了!”

    “我也干了!”

    “不是后勤吧?有补贴吗?”

    “都有!”

    “那我也干了!”

    话音落,众人蜂拥着就将向辉围上,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赶紧把人给我拉走,别等着李潇过来!”向辉阴损的扔下一句后,率先就坐车跑了。

    半小时后,李潇领着二十多人开车赶到大门口,冲着一炸断半截小腿的士兵问道:“其他人呢?”

    “跟太和走了!”

    “艹!”李潇骂了一句:“你咋没走呢?”

    “……我们不爱跟他走!”一个脸上缠着绷带,眼球部位还往外渗血的青年问道:“大哥,华胜还要人不?!我有三年安保教官经理,一线上不去,可以做培训……!”

    “等我啥时候弄个残联安保,我在找你哈!”李潇二话没说,开车就走了。

    “大哥,你在考虑考虑呗,我真的能当教官……!”青年追着喊道。

    话音落,车内瞬间就消失在了众人视线当中,而留下的十几名重伤士兵,在亲眼见到生龙活虎的同伴被领走之后,心里的落差,孤独无援的情绪,瞬间爆发,他们抱在一块开始痛哭……

    越野车内。

    “……这帮人太可怜了,回国回不去,也没有公司照顾,怎么生存啊?”副官叹息一声。

    “我想管,可我不是老板啊!”李潇也叹息一声,不在说话。

    再过十五分钟,大勋领人撤离之前,再三犹豫之后,坐在车上冲那十几名重伤士兵喊道:“五千人民币一个月,去几内亚矿区维持秩序,有人干吗?”

    “有!”

    “有!”

    “我去,我去!”

    众人喜极而泣的报名。

    “哥,这种情况太多了,你能管过来吗?”小博的一个兄弟无语的问道。

    “……唉,做件好事儿,给咱们兄弟积积德吧!”大勋憋了半天,皱眉说道:“他们公司,我掏!一个月五六万,我就当给佛祖上香了!”

    “长官,你肯定长命百岁!”瘸子士兵敬礼喊道。

    “……我那些能长命百岁的兄弟,早都死了。”大勋扔下一句后,开车扬长而去。

    ……

    弗里敦贸易公司一楼。

    大龙穿着西装坐在付饶的尸体旁边,低头给他倒了杯酒摆在脑袋上方,随即自己拿着瓶子闷了一口说道:“林军可以,没有食言……小饶啊……白涛也死了……咱们哥们没别的事儿了,该团聚了……!”

    数秒过后,酒瓶子当啷一声倒地,随即一声枪响传遍室内。

    走廊外,宝熊被当地军官拉着,跪在地上喊道:“龙哥!!龙哥,我谢谢你……!”

    “咣当,咣当!”

    磕头之声,不绝于耳的在走廊内响起,那些因为大龙而能活下来的士官,全部为他进行着最后的送别。

    ……

    公司院内。

    准备撤离的南苏丹团队,上百人持枪冲天空鸣放,于亮,方圆等人抬着老沙的尸体,缓缓前行着。

    ……

    国内。

    徐占年拿着电话,声音沙哑的问道:“死……真……死了吗?”

    “死了,白涛尸体都被抬出来了。”一个中年男子话语简洁的解释道:“我已经打听了政府军那边,跟他们再三确认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