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314 回到最初的起点
    张世峰投案自首之前,留给李英姬的信内有如下交代。

    “子腾,英姬,我们在北j的关系已经把话挑明,一个小乐,不足以解决融府所有问题,而我选择自首,已是深思熟虑过的,是自愿的,就跟小乐,圆圆,老周他们的选择一样,不需要任何同情。因为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在融府,当它陷入为难,我们理应挺身而出。如果我们这些老家伙无法解决,我相信,你们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1.我自首之后,不需要律师,不需要找关系,你们只听判决就好。

    2.我被签捕之后,融府必须和我撇清关系,董事会必须公开宣布对我进行清退,对林军,对张小乐,对方圆清退,以此保证融府对司法机构的绝对支持,股权问题会有律师找你们进行商讨。

    3.司法机关介入调查之时,融府务必全力配合,包括账务,涉嫌的刑事案件,不能包庇,不能知情不报。

    4.北j安排好的接款公司与融府联系时,我们要最快时间内捐出大额善款,并且融府需要成立自己的慈善机构。这钱,为自己,也算为我们生活过的这片土地,做一些实事儿吧。

    5.多劝劝小忠,我的离开,也是为了他能过的更好。

    以上几点,务必做到。峰哥,最后祝你们这帮孩子,能够在这次动荡之后,彻底成长腾飞,摆脱自己身上的这些标签,好好生活在阳光下面。

    我们不说再见,我们荣辱与共。

    世峰留字。”

    李英姬看着这不足半页的字迹,木然流着眼泪,掏出兜内的打火机,将它焚烧在了烟灰缸内。

    峰哥自首第二天,子然正式宣布退出融府,将自己手里所有股份,无偿转让给了林伟。

    至此,融府一代彻底消失在了公众视野。

    三天后。

    北j某官方慈善机构主动接洽融府,派专人前来商谈合作计划。李英姬受其他股东委托,宣布融府将拿出三个亿专用款项,投入到本土的教育事业当中,每年至少给政府教育部门补贴五千万,用于资助偏远贫困地区的学校,家庭……

    老金将慈善机构介绍给融府之后,又与远东商会的“大太子”在电话内进行了十分钟的左右的商谈。

    “融府的衣服是穿上了,但林军依旧上线,他不出结果,我不好说话!”远东商会的大太子,话语简洁的冲老金说了一句。

    “他会有结果的。”老金轻声回了一句。

    “……当初他入会远东,是代表个人,不代表融府,所以他要出事儿了,那我们忙活这些事儿,利益点在哪儿呢?”大太子话语非常赤.裸的问道。

    “如果林军真出事儿了,自然会有下一个人入会的。”老金托着下巴应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你的保证,能左右融府的做法吗?”大太子问道。

    “这是林军要我向你转告的。”

    “好,那我清楚了。”大太子点头:“等吧,那边有结果,我会进京的。”

    “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对话。

    ……

    深夜,缅甸雨寨。

    “滴玲玲!”

    向南在睡梦中被吵醒后,扭头就接通了手机:“喂?”

    “……我这一两天过境,你安排人接一下!”林军的声音响起。

    向南闻声猛然坐起,随即皱眉回应道:“好!”

    “如果……我……晚一些的话,你就安排其他人先走。”林军舔着嘴唇再次说道:“不用等!缅甸和国内有引渡条款,我怕时间一长,过去的人会出问题。”

    “你到底要玩什么?”向南十分担忧的问道:“那个老徐现在已经要啥没啥了,你何必着急把事儿做绝呢?”

    “他是徐家的孩子,给他个三两年,身边就还会有白涛,靳辉这样的人。”林军皱眉回应道:“他到现在都不想和老金和解,你足以看出这个人行事很极端,不到进棺材里,是不会闭眼的,所以我不想再给自己留尾巴了!”

    向南闻声无语。

    “答应你的事儿,我已经和老金说完了!五到七年,太和的公司分部就会出现在国内,再慢慢运作一段时间,你身边的人,都能回国看看……!”

    “谢谢!”向南重重的点头。

    “咱们不说谢了,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了……融府,你帮忙多照应!”

    “唉!”向南长叹一声,久久无语。

    林军沉默数秒,咬牙就挂断了手机。

    ……

    湄公河沿岸。

    林军,丹哥,阿莱,**,阿哲,小卓,郭秃子,大柱,二柱围坐在草地上,正各自喝着手里的白酒。

    “哥,你看啥呢?”小卓闲着没事儿问了一句。

    “呵呵!”林军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无奈的笑着说道:“七年前,我就自己背个包,从这儿回的国,没想到转了一圈,我又回到了这儿……回去的时候,想家啊, 走的特别急,这再来这儿,还是匆匆忙忙,心里也特别想家。”

    众人闻声无言。

    “真他妈的就跟做梦一样,这一觉睡了七年,醒来后,发现自己还在原地。”林军拍着丹哥的肩膀说道:“但我欣慰的是,这次再来这儿,我不是自己,身边有你们这群兄弟!”

    “……兄弟现在想抽点,你能满足不?”丹哥斜眼问道。

    “你就不能戒了啊?”林军无奈的问道。

    “……明天我要能去河岸对面,我他妈就戒了!”丹哥像是开玩笑似的说道。

    “你有那脸吗?”

    “我喜欢艹b,但从来不吹牛b!”丹哥舔着嘴唇:“我要真答应的事儿,就一定做到!”

    “真的吗?”

    “你这明天都不知道是睡床上,还是小盒里的人,我骗你干啥!”

    “那你抽吧!”林军笑着点头。

    “来,你伺候伺候我,给我架个枪,我都好几天没抽了,手特别抖!”丹哥盘上双腿,兴冲冲的说了一句。

    “……你是真牛b,融府也就你一人敢跟我说,让我给架枪的。”林军无言。

    “我给你干这么多活儿,你给架个枪咋了?能不能行?”

    “哈哈,行,来吧!”林军笑着点头,伸手就帮丹哥托起了壶。

    “咕咚咚!”

    丹哥坐在原位上抽着,其他人躺在草甸子上,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第二晚。

    徐占年进入云南暂时休整,随即转日下午,就火速赶往了边境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