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315 等船
    仰光国际机场。

    华胜的私人飞机抵达后,夏青凝,夏华宇,于亮,大勋,等二十多人,就火速坐上了张奔等人开来的汽车。

    路上。

    “他说是今天晚上吗?”夏青凝攥着小手,黛眉紧皱的问道。

    “应该是今天晚上。”张奔点头问道:“他没有告诉你吗?”

    “……这个王八蛋!”夏青凝磨着牙骂道:“他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

    “你不用惦记,他提前联系好了向南,就说明后面的事儿有自己的安排,等着就行了!”夏华宇劝了一句。

    夏青凝闻声有些失神的看着窗外,抿着小嘴一声不吭。

    ……

    晚,八点半左右。

    境内靠近湄公河沿岸附近的公路上,徐占年坐在车内,拿着电话问道:“那边的船什么时候来?……不用,我就是借道进越南,坐什么船不重要,到那边之后,文家会安排我走的。恩恩,快点吧!”

    雨寨内。

    向南背手站在客厅内,皱眉冲管家说道:“跑船的都打过招呼了吗?”

    “打过了!”管家恭敬的点了点头。

    “国内那边咱不管了,但一定要保证,湄公河其他流域的船,今晚全部熄火。谁要为了俩b钱,给我过去接徐占年,就地收拾!”向南再次嘱咐了一句。

    “明白!”

    ……

    云n省公安厅,景h市公安局,在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就接到了北j发过来的协查通报,声称务必要阻止徐占年在逃出境。

    协查通报一下来之后,当地警方就迅速出动搜捕可以偷渡越境的几个常规地点。但说是搜捕,但难度却极大,因为湄公河的流域太长,只要是个岸边就能登船,所以短时间内想搜索所有可偷渡地域,那需要超常规的警力部署,但……这根本不是短时间内能调动的。

    就在云n省g安厅被逼无奈,率先传唤在黑名单内的几个大蛇皮,企图用他们的内部消息,摸清楚徐占年逃跑路线的时候,景h市公安局却接到一个匿名举报电话,声称林军今晚可能会阻击徐占年,并且也在湄公河流域偷渡出境,而且这个匿名电话还给出了大概的偷渡地点。

    警方接到匿名举报电话之后,虽然质疑其可信性,但毕竟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线索,所以只能根据举报信息,派出大量警力赶往偷渡地点。

    ……

    一小时后,湄公河沿岸的树林子内。

    徐占年叉腰站在原地,面容焦急的看着漆黑无比的水面,正内心烦躁的等待着。

    “……我……我们这是要走啊?”老齐跟了徐占年一路后,心里越发不托底了起来,因为此刻只要不是傻b,那都能看出来徐占年这次是准备偷渡出境。而这么大个人物,能被逼到已经准备偷渡,那就由此可见,他是摊上了什么样的麻烦。

    原本老齐想的是,自己虽然丢了工作,但起码是搭上了一个通天的人物,并且成功的取得了司机的位置。但没想到的是,他自己可能是个丧门星,给谁干活,谁他妈就点背……他刚来,就赶上了老徐要跑。

    “少说话,不该问的别问。”站在老齐旁边的中年,目光锐利的看向四周,态度反感的训斥了一句。

    老齐咬了牙,也就没敢再吭声。

    “怎么这么久还没来?”徐占年越等越焦躁,随即指着中年喊道:“给文家打个电话,看看他们的船到底开到哪儿了。”

    “我已经打过了,文家说船早都已经开出来了,但水路上今天可能查的严,会比平时晚一会!”中年态度恭敬的解释道。

    “再催一催!”徐占年皱眉回复到。

    “好!”

    话音落,中年走到一旁打电话,而徐占年则是被十几个人围住,低头点了根烟。

    “佛祖保佑啊,保佑我能顺顺利利的……!”老齐转身回到车上,看着倒视镜下方挂着的玉佛挂坠,不停的叨b了起来。

    ……

    另外一头。

    林军坐在破旧的越野车内,穿着风衣,嚼着口香糖。

    “还没信儿?”丹哥眨眼问道。

    “再等会!”林军扫了一眼手表,不慌不忙的回了一句。

    “可靠吗?”

    “小袁的人干活稳妥,徐占年那边有个人,在离开东北就被盯上了。”林军笑着回头说道:“都活动活动,热热身,今晚肯定出结果!”

    “好叻!”小卓龇牙点头。

    “哎哎,秃子,秃子……!”大柱闲着没事儿,就冲郭秃子叫了一句。

    “干啥?”郭秃子正低头看着电子书,有些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哎,你不当过和尚吗?你整一段金刚经咱祈祷祈祷呗?”大柱憨乎乎的问道。

    “你是不是傻b啊?金刚经是他妈瞎唱的吗?!那玩应是超度才喊呢!咋地,你要走啊?”郭秃子无语的骂道:“再说我当和尚的时候,也不看金刚经啊……我看的都是阿宾了,小洁了啥的……!”

    “艹!”二柱无语。

    “哈哈!”

    众人一阵大笑。

    “别笑,挺严肃个事儿,都笑什么玩应!”大柱皱眉呵斥着,也在活跃着紧张的气氛。

    “滴玲玲!”

    就在众人交谈之时,林军手机响起,随即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拇指在接听键位上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挂断。

    “嫂子啊?”小卓抻着脖子说道:“她惦记你呢,你给她回个电话呗!”

    “……回了更惦记!”林军叹息一声,随即低头给夏青凝回了一条短信:“等我!!”

    缅甸湄公河岸边,夏青凝接到短信后,捋着发梢,站在风中回了一条:“你说的让我等……我就一直等!”

    五分钟后。

    林军刚启开一罐啤酒,手机就再次响了起来。

    “喂?”

    “坐标我发给你……!”对方话语迅速的就冲林军交代了起来。

    ……

    偷渡岸边。

    徐占年又等了将近半小时后,依旧没看见水面上有任何动静。

    “妈的!”叉腰骂了一句后,徐占年亲自拨通了文家那边负责接应人的电话:“喂?船到底到哪儿了?”

    “……我这边一直在打电话,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联系不上了。”文家的关系,言语急迫的说道:“要不,你今天先别出境了,在等一天,明天我让人亲自押船过去!”

    “你知道我在这边等一天,是要冒多大风险吗?”徐占年十分烦躁的回应道:“今天就得走!”

    湄公河水面的国境线上,一艘货轮正在熄灯停滞。

    船舱内,电话铃声突兀响起,船长接通电话问道:“张先生,我们一直在等!”

    “入境吧,按我给的坐标前进,接上人马上就走!”张奔话语简洁。

    “好!”船长立即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