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317 大围捕
    湄公河水面上。

    林军等人上船之后,阿哲与郭秃子就伸手抬上闸板,随即吼着冲船长喊道:“快走,快点!”

    “推备用发动机,全马力回舵掉头!”船长立即冲船员吼了一嗓子。

    “翁!”

    小型货轮几乎在原地转着圈,推起两三米高的浪花后,就强行调转方向往缅甸边境线那边冲刺。

    水面上,十几台快艇加巡逻船,已经蜂拥着赶往货轮所在方向,并且主要负责人也拿起了大喇叭不停的喊着。

    “前方货轮听着,立即抛锚停滞,接受我方人员进行检查!”

    “再次重申一遍,前方货轮必须停滞!”

    “……!”

    船舱内。

    船长听着外面传来的命令喊话,沉思半晌后,立即就冲着助手吩咐道:“马上出去,挂上缅甸旗,快点!”

    “好!”

    助手点头后,立即就向外面跑去。

    甲板上,阿哲,小卓,郭秃子等人合力从货厢内拽出来整整两箱枪支弹药,随即一声不吭的就开始分发武器。

    “……他们要真扑上来,我们真开火吗?”二柱眨眼问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让军哥出去!”阿哲咬牙回应道:“抓住也是个死,对方船只靠近,咱们就干!”

    “好!”二柱点头。

    话音落,众人低头就开始装填弹药,撸动枪栓。

    下层船舱内,徐占年摊坐在地上,双手戴着铐子,笑眯眯的看着林军骂道:“……你还真是有两下子哈,为了一个破融府,你他妈连命都给老金了哈?!自己亲自过来帮他干死我,我也是服你!”

    林军眯眼抽着烟,面无表情的看着徐占年一声不吭。

    “……不过挺可惜的,你这华胜的姑爷是当不上了!”徐占年舔着嘴唇,铿锵有力的指着林军说道:“我被抓回去,判是肯定判了,但我死不了,你信吗?”

    “……呵呵!”林军看着徐占年,冷笑了一下。

    “但你要被抓住了,谁也救不了你!”徐占年咬牙切齿的继续说道:“我就是蹲到六十岁出来,有徐家在,我还是现在这个状态!但二十年后,你觉得还会有融府吗?还会有吗?!”

    “徐占年,棋逢对手的时候,你能激怒我!但我拿枪就能干死你的时候,你的一切表演,在我眼里就像是一个输红眼的赌徒!”林军声音沙哑的回应道:“我林军要有你这个家庭,你他妈连跟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你都jb混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装什么?你还跟我喊什么号子?!”

    徐占年咬着牙,被噎的一声不吭。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要整死你吗?”林军歪着脖子再问。

    “你怕我!”

    “对,因为你就个小人!”林军瞪着眼珠子,点头回应道:“如果你选择跟老金和解,我们是不会走到这一步的!所以你能坐在这儿,就是因为你太贪,太自负!龙袍都jb混没了,你还拿自己当皇上呢?你等着谁救你呢?文家吗?!我告诉你,今天晚上这边所有蛇皮的船全都被停了,他们没告诉你吗?啊,没告诉你吗?”

    徐占年听到这话,满眼惊愕。

    “……你在位的时候,对谁都呼来喝去,而你一旦没了这个位置,那你还是什么?!是什么?”林军眯着眼睛再次喝问道。

    话音落,林军起身就向外走去,而徐占年则是坐在冰凉的铁板上,怔怔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市j,指挥中心内。

    一把领导在接到前方回馈的信息后,就立即请示了上层,声称企图逃跑的货轮是挂有缅甸旗的,货轮号码也是隶属于缅甸境内,所以到底要不要强行开火阻拦,他们有些拿不定主意。因为双方客观存在语言交流上的障碍,一旦打死缅方人员,回头人家说根本听不懂当地话,那可能会引起一定麻烦。

    上层接到消息后,也拿不定主意,所以就马上汇报给了省s安厅一把。但一把这回没有再往上报告,而是张嘴就骂人:“非法入境,协助重犯逃跑,为什么不能开火?!前方指挥领导,连他妈的这点魄力都没有,那你还当什么领导?一层层汇报,等你他妈的汇报完了,罪犯都跑到太平洋了!赶紧给我火力阻拦,人跑了,我全给你们撸了!”

    话音落,厅长就挂断了电话,而旁边的二把手则是劝了一句:“……还是打个电话征求一下上面意见吧,缅甸方面最近和我们……!”

    “出事儿我兜着,这事儿不讨论了,马上给我抓人!”厅长面无表情的回怼了一句,端起茶杯说道:“我今天就坐在这儿听结果!”

    ……

    厅长下令之后,水面上的武警就打开枪械保险,开始试探性的对船只进行射击。

    船内。

    “他们开火了,怎么办?!”副手双腿打颤的冲船长喊道。

    “冲过去,马上就过边境线了,什么都别管,给我开足马力往前赶!”船长蹲在驾驶楼内,高声喊道:“他们岸边的人暂时过不来,水上的这几艘快艇,暂时拦不住咱们!”

    甲板上。

    阿哲,小卓等人已经架起了枪械。

    “……打不打?”二柱咬牙问道。

    “干他,干了!”阿哲脸色红润的回应了一句。

    话音落,众人咬牙就要开火。但众人手指刚要扣动扳机,阿莱就跑了出来喊道:“都别动,军哥不让开火!”

    “什么意思?!”阿哲抿着嘴唇吼道:“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打?”

    “警方一旦有减员,事儿就大了,他们直接跟缅甸方面沟通联合执法,咱们就是过境了,也很危险!”阿莱话语急促的解释道。

    “他妈的……!”阿哲急的眼珠子都红了:“你不开枪,对面马上就扑过来了!”

    “先听军哥的吧!”阿莱也是额头冒汗的回道。

    “我去找军哥!”阿哲拎着枪,大步流星的就奔着船舱跑去。

    ……

    船舱内。

    林军伸手拽着徐占年,轻声说道:“走吧,咱哥俩找个景儿好点的地方,一块走!”

    徐占年惊愕:“你什么意思?”

    “呵呵!”林军一笑,伸手就去抓拴着小快艇的缆绳。

    “踏踏!”

    与此同时,丹哥迈步跑了过来,张嘴就冲林军问道:“警察为什么会这么快就知道咱们在这里交火,为什么这么快就能集合这么多警力?!”

    “你去楼上!”林军阴着脸呵斥道。

    “你要干什么?”丹哥面色肃穆。

    “我让你去楼上!!”

    “是你报的警,对吗?!”丹哥低吼着冲林军问道。

    话音落,林军望着丹哥无言,而徐占年也是满眼惊愕,思考了半天后,才冲林军吼道:“你他妈的真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