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320 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会议上。

    “我受林军先生委托,宣布一个决定,和三条建议。决定是,林军先生的百分之三十万合集团股份,和周天先生生前的百分之二十五股份,共分两份,无偿转让给夏青凝女士和杜子腾先生……其中夏青凝占百分之三十五,杜子腾先生占百分之二十,望两位股份既得者,能够好好运用这份权利,带领融府再攀高峰。剩下的第一条建议是,其余万合集团股份,在重新整理后,平分给李英姬,林伟,还有张世忠先生,以确保融府一代和二代高层,能顺利完成交接;第二条建议,南苏丹的阿卜杜拉贸易公司,还有几内亚矿区,依旧交由于亮先生和大勋先生共同领导,至于股份如何分配,小乐,方圆股份占多大比例,则有二人自主决定,而刘小军的飞龙地产,最好依然独立核算,因为这是小军该得的;第三条,公司未来运营方向,主要以融府康年酒店为主,在确保公司运转正常的情况下,要多做慈善,多贴近主流价值观……!”律师话语简洁明了的冲着众人,详细交代了林军最后的安排。

    众人闻声都没有说话,大家心里对股份分配,也没有任何想发表意见的心思。他们都没有缓过来,都还沉寂在湄公河岸边的爆炸当中。他们更希望林军能回来,但他留给众人的只是那条被警察找到的手掌。

    “他已经做好了所有安排,为什么还告诉我要等着他……他是骗我吗?”夏青凝面色憔悴的捂着脸颊,缓慢的摇头呢喃着。

    众人闻声悲恸,沉默着,一声不吭。

    北j。

    新宇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问道:“已经确定徐占年死了是吗?”

    “对,今天他大部分的尸体碎片都已经找到了……肯定死了。”老金轻声点头。

    “那林军呢?”新宇又问。

    老金闻声沉默,没有回话。

    “我他妈就不明白了,他一个大哥,为什么亲自去干这事儿,又为什么自己打电话报警让警察过去!”新宇十分焦躁的捂着脸骂道。

    “他不死,融府是保不住的!从北j到东北,再到云n,所有的官方都在找他,你觉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后,能最后不了了之了吗?”老金叹息一声回应道:“他回国之前,我就劝过他,告诉他不要回来,但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而我那时候就知道,他可能回来了,就没打算再跑出去!”

    新宇闻声无言。

    “……不论怎样,融府算是熬过了这一关啊!有我和远东这边找找关系,林军这些年打下的家底儿,起码都能保住。”老金宽慰了一句:“人都期望美好,但如果美好天天在,那就不是美好了!”

    “叔,小乐和张世峰,能不能保住?!”新宇抬头问道。

    “……小乐就是涉嫌贿赂和转移非法财产,他没有多大罪的。至于张世峰……我尽力吧!”

    “叔,能活着就行!林军最后拼掉徐占年,有一半都是因为我,你明白吗?”新宇声音颤抖的说道。

    “恩!”老金重重的点了点头。

    ……

    一个月后。

    融府康年成立了自己的慈善机构,专门用于无偿投资教育事业。而刚开始李英姬的想法是,以后不管是融府投资的中学,或者是小学,都以林军命名,但北j那边与他合作的官方慈善机构,直接回复道:“心情可以理解,但林军这俩字不宜再出现在公共场合!”

    四个月后。

    张世峰因涉黑罪,伤害罪,非常持有枪支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而这个结果是老金和远东商会共同努力的结果,刑期虽长,但起码保住了一命。而张世峰被判之前,除却李英姬和张世忠之外,杜子腾,小崔,还有其他一些融府高层,则是集体投案自首,进行最后洗白,分别被判了3-5年实刑。因为大部分的案子,全部被峰哥一个人扛了下来。

    张小乐因转移非法财产罪,贿赂罪,被判处十五年。他没有上诉,而是欣然接受了这份判决。

    杜子腾和小崔等人自首之后,李英姬,张世忠,林伟等人依旧被限制出境,并且长期活在警方的暗中监管当中。因为在湄公河沿岸,依旧没有发现林军的完整尸体,所以警方并没有对处于困境当中的融府,放松任何警惕。

    ……

    弹指一挥间,三年半的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在融府的阵痛中流逝。

    夏青凝依旧戴着钻戒,依旧在每年的初秋,都去一趟缅甸,站在那璀璨的灯塔下,翘脚瞭望一下。刚开始她祈求奇迹的出现,直到最后变成了绝望,麻木,和痴痴的等待。

    这一年,炎热的夏季。

    已经年过四十的夏华宇,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宣布自己将要举行婚礼,而女方则是他认识了不到三个月的国内某公司高管。

    结婚之前,夏华宇和新娘秦玲一块找到了夏青凝。

    “……有事儿呀?”夏青凝坐在办公室内,喝着奶茶问了一句。

    “找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呀?”夏青凝一愣。

    “呃……!”夏华宇有些语塞的看着妹妹,显然有些难以启齿。

    “怎么还吞吞吐吐的呢?”夏青凝捋着发梢,话语干脆的催促道:“快点说,我一会还要开个会!”

    “我和秦玲这次要办婚礼,不发生的有点突然吗?!她去问了一下,如果现定做婚纱,起码得一个半月左右……但我俩喜帖都发完了!”夏华宇有点忐忑的看着妹妹说道。

    “……!”夏青凝怔了一下,一边看着电脑,一边问道:“要穿我的啊?”

    “借用!”夏华宇非常注意措辞,生怕会引起夏青凝心里藏着的东西。

    “不用借用了,拿去用吧,反正也是给嫂子,没什么的!”夏青凝大大方方的回了一句。

    “青凝,你不会……!”

    “哎呀,我没事儿,拿去吧!”夏青凝笑着摆了摆手。

    “谢谢你啦,青凝!”秦玲非常客气的说道。

    “……一家人,不说客气的话。再说……我留着婚纱也没什么用了,呵呵!”夏青凝依旧俏脸充满笑意的说道:“明天我给你拿去保养一下!”

    “好!”

    ……

    当天晚上,夏青凝回到房间,拿出那件早都定制好的婚纱,一边怔怔的抚摸着,一边轻声呢喃道:“……将近四年了……我还是等不到你呀!你这个骗子,你说过你会回来的……你就让我这么一直等着……非要让我等的变老了……变丑了吗……你给我股份,给我股份有什么用?!我要的是一场婚礼,有你,有我的婚礼……!”

    客房昏暗,夏青凝抱着那件婚纱,哭着,呢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