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2321 迟到的婚礼(终章)
    三天后。

    飞机轰鸣着冲上蓝天,夏青凝坐在机舱里看着窗外,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中午,巴厘岛海滩之上,婚礼现场已经被搭建了起来,但出乎意料的是到场的来宾却并不多,几乎只有融府和太和的人马。

    典礼现场,李英姬擦着汗水,扭头冲着刚刚到的大脑袋说道:“这个婚礼怎么这么诡异呢?”

    “大喜的日子,你别满嘴跑火车昂!招不招人烦!”大脑袋喝着饮料回应道。

    “你真不觉得诡异吗?!”李英姬指着人群说道:“来,你看看,这个现场除了咱融府的人,还有向辉他们,你还看见其他客人了吗?”

    大脑袋闻声扫了一眼四周,眨眼回应道:“是哈!以夏老板这个地位,人来的确实不太多哈!”

    “……能不能是还没到呢?”刚出狱的小崔,抻着脖子问了一句。

    “这他妈的还有半小时婚礼就开始了,你告诉我,那些没到的是不是要坐着火箭来?”李英姬烦躁的骂道:“你怎么蹲了三年零俩月,还这么虎b啊?!”

    “滚,傻b!”小崔斜眼骂了一句。

    遮阳伞下方。

    向辉坐在椅子上,穿着大裤衩子叹息了一声。

    “咋了?!”新宇扭头问了一句。

    “……我看着青凝都上火!”向辉叹息一声说道:“参加这种场合,你说她是什么心情?”

    “是呗,三四年了,她还是没走出来!”新宇也挺上火的感慨了一句。

    远处。

    庆杰的孩子,还有李英姬和林伟的孩子,正穿着漂亮的婚礼伴童装,在水边嬉戏打闹。

    夏青凝一个人坐在海边,望着远方,不停的给自己倒着香槟。

    时近正午,大喜的时刻来到,随即夏华宇的贴身助理,迈步走上主席台,拿着麦克风说道:“咳咳,大家靠拢一下哈,婚礼马上就开始了!”

    台下。

    方圆十分疑惑的冲着于亮,还有褚中正和大勋说道:“这怎么司仪也找一个非专业的呢?”

    “那谁知道了呢,玩个另类呗!”大勋轻声应了一句。

    褚中正听着二人的话,没有吭声,而是表情非常奇怪的看向四周,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主持人喊完之后,众人就围着典礼台坐好,而夏华宇和秦玲则是消失不见,一直没有露面。

    “在婚礼开始之前,我先朗诵一段今天新郎的真情告白……!”主持人微笑着说道。

    “哎呀,这孤寡老人骚起来,你挡都挡不住。四十多岁了才结婚,我不知道有啥可告白的……!”小博无语的坐在椅子上说道。

    “你闭嘴!”李英姬呵斥道:“挺庄重个场合,你注意一下素质昂!”

    “恩,恩,来,我听听他整的啥词儿!”小博无奈的摆了摆手。

    “告白,这是一份关于承诺的告白。”主持人低头打开手稿,清了清嗓子之后,声情并茂的朗读了起来:“……新郎说,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我让你等了四年!”

    话音落,台下众人集体愣住。

    “四年,怎么四年?”李英姬目光茫然。

    海边,哄着孩子玩的夏青凝,闻声猛然抬头看向了主席台。

    “新郎说,对不起亲爱的,我曾答应了你要回来,却没有告诉你期限!”

    “新郎说,对不起亲爱的,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让你担心,让你流下无数泪水!”

    “新郎说,对不起亲爱的,那一年仲夏,我为你戴上了戒指,却没有给你披上婚纱!”

    “新郎说,对不起亲爱的,我在你最美的年华,自私的浪费了你的青春,我对得起所有人,却唯独没有对得起你!”

    “亲爱的,我爱你,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但此生不会结束。”

    “亲爱的,我爱你,是你把我从曾经灰暗的记忆中拉扯出来,让我知道,已经逝去的人可贵,但活着的人更值得我去珍惜!”

    “亲爱的,我无比希望得到你的原谅,因为你值得我去用任何东西来挽回!”

    “亲爱的,此刻的我,已经褪去了一身枷锁,愿意用余生来守护你,陪着你,一直到老!”

    “亲爱的,我回来了……给你一场迟到婚礼!”

    主持人朗读完这一份告白之后,抬头就看向了夏青凝。

    主席台上,融府所有人全部呆愣的站起了身体,怔怔的看着红毯尽头的大门。

    “我……我哥……回来了!”阿哲瞬间流出了眼泪。

    夏青凝呆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有那满头秀发,随风而舞着。

    婚礼进行曲适时响起!

    夏华宇牵着秦玲的手,悄然无声的走到了夏青凝身旁。

    那扇门打开!

    是他捧着夏青凝的婚纱,缓缓走了出来,而他身后,丹哥搀扶着有些坡脚的波战神,穿着西服,满脸微笑!!

    夏青凝木然的看着他走到自己身前,早已满面泪痕。

    “……原谅我,好吗?!”折了右手的林军,身躯挺拔的单膝跪地,微笑着问道。

    “你值得原谅吗?!你值得吗?!”夏青凝瘪着嘴喝问道。

    “我会用后半生告诉你,值不值得!”林军真诚的说道。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你知道绝望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吗?!”夏青凝崩溃的哭着,厮打着林军。

    “……你不原谅我,我就跪在这儿!”林军在阳光下笑着说道。

    “你快拉倒吧!!真让你在这儿跪个十年八年的,你都得成化石了!”夏华宇无语的呵斥道:“领上台去,直接宣布了就完事儿了,这都中午了,我们挺饿的!”

    “你说的特别有道理!”林军猛然站起,伸手就将婚纱搭在夏青凝肩上,随即双臂直接将她托起:“今天就娶你了,爱咋地咋地吧!”

    “你给我松开,林军,我还没消气呢!!!我生气呢!”

    “都瞅什么呢,不认识了?!都给起立唱婚礼进行曲!”林军冲着台下的人大喊了一声。

    “我给你唱个屁啊!!”李英姬流着眼泪,嗷的一声扑过去:“揍他!!”

    “揍他!”

    语毕,于亮,方圆,大勋,南征,向辉,新宇,小崔,大脑袋,阿莱,阿哲,小卓,郭秃子,大柱,二柱,刘小军,耿浩,范勇等数十人同时暴起,宛若浪潮一样就扑向了林军,丹哥,波战神等人。

    “哈哈!”林军抱着夏青凝,绕着主席台就跑了起来。

    “艹,这帮疯子,挺好一件衣服,你看弄的!”丹哥从人缝中挤出来,迈步走到褚中正面前踢了一脚,斜眼问道:“岸边那一炮是不是你打的?”

    “……儿子撒谎,老子打过这么多炮,就干你们这一下最不托底!我一看船都飞起来了,心都凉了!”褚中正笑着回应道。

    “……别说你凉了,我他妈以为我们都得凉了呢!”

    “四年,你们都去哪儿了?”

    “朝x,远东总部!”丹哥话语简洁的应道。

    “四年啊!你们都在那儿干啥了?”褚中正惊愕。

    “林军现在是远东荣誉副会长,新名儿,林正权!”

    “原来如此!”褚中正了然的点了点头:“我说,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到呢!”

    “这四年,家里的人不好熬,林军更不好熬!他比谁都想你们,但家里盯的太严,他是真不敢露面啊!”丹哥叹息一声。

    ……

    一个月后,迪b海边。

    林军搂着夏青凝躺在沙滩上,晒着太阳。

    “天叔留的字,到底跟你说的是什么?”夏青凝的大眼睛充满狡黠的问道。

    “当天我不就跟你说了吗?”

    “放屁!就你还想骗我?如果你跟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怎么会那么快就把纸条烧了,那可是天叔留给你最后的东西!”夏青凝根本不信的回了一句。

    林军沉默。

    “事情都过去了,你告诉告诉我呗,要不我就得被逼出强迫症!”

    “其实一共是三句话!第一条,第二条你都知道了……!”林军闭着眼睛,叹息一声说道:“第三条是,忍痛弃掉飞龙,把我亲自干的这些事儿,全部交给小军做,用飞龙的倒台保住融府。”

    “……其实……天叔……是想保你啊!而且除了小军,耿浩,范勇之外……飞龙的骨干,其实都对融府没什么感情,所以他才会选择牺牲这里吧。”

    “天叔的意思,我清楚!”林军吻着夏青凝的额头说道:“但……他心疼我,我也心疼小军!区区一个飞龙交给他独立核算,我都觉得……他拿的少了!”

    “你回来了,以后就都会好的。”夏青凝亲昵的依偎在了林军怀内。

    “……你跟我说实话,等我的这四年里,你是不是都要放弃了?”林军笑着问道。

    “妈哒,这也就是我!天生骨头硬,心硬!换成另外一个女的,早他妈去峨眉山出家了!还原谅?原谅尼玛啊!”夏青凝掐着林军的鼻子回了一句。

    “哈哈!”林军放声大笑。

    “呕!”夏青凝突然扭头干呕了一声。

    ……

    中东某地,某重刑犯监狱门口。

    三台加长版路虎停滞,静静等待着。

    一小时后,钟振北剃着光头,在二十多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哗啦!”

    路虎车内的人立马下来迎接,并且弯腰喊道:“钟部长,欢迎回家!”

    “部长?!呵呵,怎么回事儿?”钟振北笑着问道。

    “赫苏斯将军说,你为他蹲一年,他给你升一级!四年,正好部长位!”领头青年恭敬的回应道。

    “呵呵!”钟振北摸了摸自己左眼上的黑色眼罩,指着领头青年说道:“告诉赫苏斯,我钟振北只要出来了,那上升通道就永远不会关闭!部长?!在我眼里那就是一过渡!”

    “是!”领头青年立即点头。

    “安排飞机,我要去一趟南苏丹!”

    “您去南苏丹?”

    “我兄弟出事儿,我没赶上,结婚我也没赶上……!”钟振北叹息一声:“我得去看看他!”

    一小时后,飞机启程去往南苏丹。

    一年后,太和国际风险投资公司,在上h开业,夏华胜亲自送了一幅喜联。

    龙游四海,终归故土。

    南坐北望,万里江山!

    (大结局)

    ps:此章完本,后面还有完本感言,大家一定看一下,我会在那里写新书预告和开书日期。